【拜登的中台考題2】曾批習近平「流氓」 美國反中民意如何影響拜登?

文|國際組
2012年2月,拜登(右)以美國副總統身分在加州接見當時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左)。(達志影像)

從拜登在競選期間的發言可看出,在「反中」已成當前美國跨黨派共識的情勢下,他對台灣角色的看法多少會有所調整。今年10月拜登曾投書到美國的中文媒體,表示他將「深化與台灣的關係」,文中還特別稱許台灣是居領先地位的民主政體、主要經濟體與科技重鎮,也是「有效控制新冠病毒的閃亮典範」。這番友善的喊話能否平撫台灣人的疑慮,端視他未來的抗中力道。

 

延續抗中 採取團體戰,引領盟邦共同牽制中國

拜登和中國領導人打過不少交道。2001年他曾強力支持中國加入世貿組織,2年後他訪問中國,習近平還以「我的老朋友」稱之。但是在競選期間,他和習近平的交情成了川普的箭靶,致使他談及中國時措辭轉為強硬,甚至不惜用「這個人骨子絲毫沒有民主的成分」「這傢伙就是個流氓」來形容習近平。

拜登藉這番狠話宣告了他對中國的態度有所轉變,這或許是選舉考量,但美國整體民意對中國的反感和戒心讓他別無選擇。金融時報引述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萊特(Thomas Wright)的分析指出,其實這種戒心可以是拜登的施政利器。由於參議院可能仍舊由共和黨主導,拜登未來要推動內政絕對是綁手綁腳,但如果能把民主黨的提案包裝成因應中國威脅的對策,就可能得到共和黨的配合。

本屆大選選情緊繃,美國民眾投票意願踴躍,攜家帶眷前往投票。(達志影像)

過去4年,川普政府對中國採取「單挑式」出擊,陸續發動了貿易戰、科技戰,加徵中國貨品進口關稅,重點打擊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及關鍵技術發展。而拜登在今年初投書美國《外交事務》時強調,「與擁有相同價值觀與目標的國家合作,才能讓美國更加安全成功。」預料他上台後將延續川普的反中大方向,差別在於打法不同,未來可能採取團體戰,引領盟邦共同牽制中國。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