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婆婆殺了我3】小媳婦在婆家承受巨大壓力 手機紀錄滿是輕生念頭

文|劉文淵    攝影|賴一銀
死者妹妹出面呼籲政府、民間重視婆媳言語霸凌問題。

對於姊姊因婆媳問題選擇輕生,張女的妹妹說,姊姊結婚7、8年了,鮮少與我們提及她的家庭生活,除了重大節日會帶著先生、小孩回家參與聚會外,生活一切看似正常,但事發後細想一些生活小細節,才發現原來姊姊在他們家忍受了常人無法體會的壓力。

她舉例,如寄送貨物未依規定時間內送達,雖只是提早了十幾分鐘,婆婆就會因此生氣;婆婆還說不能把家庭的事情告訴如娘家等外人,這說法更讓她們全家相當震驚。某次與姊姊相約在她家門口拿個東西,沒想到她異常緊張,希望我快點離開,可以感受到姊姊的心理很害怕。

在簽下借據,取得姊姊生前使用的手機後,家屬在手機內找到一段錄音檔,記載她與婆婆生前的對話內容,言談間雖沒有激烈爭吵,但可明顯感受到死者的婆婆酸言酸語及苛薄,也感受到死者言語的無奈,甚至有放棄抵抗、不做辯解的消極感。

更讓家屬意外的是,在死者手機中還發現她曾大量搜尋包括言語霸凌、想自殺怎麼辦、憂鬱症、百憂解、測憂鬱指數、找醫院治療等關鍵字,尋死前幾天還有如何自殺、上吊繩子如何打等字眼,令家屬對無法及時阻止感到惋惜。

死者生前手機瀏覽紀錄幾乎都與醫療字眼有關。(讀者提供)

死者妹妹說,事發後3個月站出來分享心路歷程,不是為了要報復,是希望姊姊的生命有代價,能給這個社會一個改變的動力,姊姊不是第一個受害的媳婦,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希望她的犧牲,能阻止更多家庭暴力的發生,讓夾在中間的媳婦們能夠有更多的自保能力。

死者身後留下兩名幼子。(讀者提供)

死者妹妹認為,家暴法其實不該只侷限在身體上,任何的不舒服應該都可以提出,像姊姊生前最後一段時間曾想要自救,但發現就算蒐證錄音也無法幫助她脫離悲慘遭遇,最後只好放棄。國內1993年成立家暴法後,幫助了很多身體受暴力對待的婦人,但在言語上的立法卻仍欠缺,希望立法機關能跟上時代腳步,與時俱進修訂具體法規規範。

 

  •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11.13 11:4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