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語言遊戲 曾貴麟

文、聲音|曾貴麟 繪圖|王聖光

獄窗的話筒是冰涼的嗎?我問

與故事無關,她答。

哀傷的指甲是紅色的嗎?無關。

他的罪是無辜的嗎?不,沒有人是無辜的

她說了一則海龜湯:「女人定期為男人探監,男人總是沉默,直到某天冬末,男人問女人:『庭院的花開了嗎?』」


你可以開始發問了。她說

後來他們怎麼了?我問
你不能那麼問。只能用是非問句。
多麼奇怪的遊戲。窺探故事──事實柔軟的破綻
如一道門,只有深鎖或是
敞開的縫隙。

獄窗的話筒是冰涼的嗎?我問
與故事無關,她答。
哀傷的指甲是紅色的嗎?無關。
他的罪是無辜的嗎?不,沒有人是無辜的
院子的花是紫羅蘭嗎?無關
喂,妳怎麼分辨事物的界線呢。(如同語言可曾有過盡頭?)

那男人懊喪嗎?是的。
女人能感受他的懊喪嗎?不確定。
妳怎麼能不確定?我虛構的是遊戲,不是那位女人。
他不愛她了嗎?愛,是每個謎題的陷阱。
沉默,是一切最終解釋嗎?可以是無限,也可以是零。

他們的愛,暗示我們的遭遇嗎?
如果解不開遊戲,結局將是纏結。
這只是遊戲,勝與負的賽局。她說。
而真正的故事,僅關乎留與走。
春天是否造訪院子,經過語言的謎底,而不洩漏
那女人還會來到窗口嗎?
或者──是我獨自問答

語言墜入答案的池子
如原地自轉的陀螺,我一問再問
這是否是最終一場遊戲,隱喻之物的最大限度
妳留給我一道闔上的門
未曾開出的花,紛紛墜地。


備註:海龜湯,一種推理遊戲,題目作為故事的楔子,發問者透過問答推敲完整的故事情節,僅能以是非問句發問,出題人透過「是」、「否」、「與故事無關」,引導發問者猜出故事的整體脈絡。
曾貴麟(曾貴麟提供)

作者小傳—曾貴麟

1991年生,宜蘭人,淡江大學中文系、東華華文創作所畢業,曾任微光詩社社長,創辦淡水藝文誌《拾幾頁》,現任《花蓮青年》主編。作品有《夢遊》、《城市中的森林》,策劃文字x攝影展《25時區》,聯合文學《Narwhal的房間》線上語音文學課程講師。

曾獲臺北詩歌節影像詩獎、後山文學獎、金車現代詩獎,作品入選2018年度詩選,曾獲2019年優秀青年詩人獎。詩集《人間動物園》之管理員,溫柔地失職,只能一再釋放。

最多獨家更新內容,請下載《鏡好聽》APP:https://mirrormediafb.pros.is/LY67K

更新時間|2020.12.15 11:5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