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十二夜2》跨3國取經 群募拍片反思流浪犬議題

文|祁玲    攝影|蕭志傑
紀錄片《十二夜2 :回到第零天》從源頭探索流浪動物的問題和解決方案。(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台灣是亞洲第2個實施收容動物零撲殺的國家,紀錄片《十二夜》功不可沒。今年,導演Raye Liu推出續集《十二夜2 :回到第零天》,記錄並追蹤法令通過至今、台灣動保環境的現況。

第2集的製作和發行經費全來自群眾募資,總計1,460萬元,不但是台灣史上首部透過群募拍攝完成的電影,金額亦居紀錄片類型之冠。

7年前的紀錄片《十二夜》,揭露收容動物在公告後一定時間內未經認領或認養,便會被人道撲殺,引發社會廣泛討論,促使政府於2015年2月通過動物保護法修正案,宣布2年緩衝期過後,全面停止人道撲殺收容動物。

導演Raye Liu(右)在王師(左)協助下,成功以群眾集資募得《十二夜2》的製作經費。

消息傳來,《十二夜》導演Raye Liu第一個念頭是:「若沒有配套資源,怎麼可能在2年內做到零撲殺?」當下決定再拍一部紀錄片,以回應政府「空有說法、沒有實際作為的政策」。她表示,第1集讓民眾看見流浪動物的問題,第2集希望提供更多思考的方向,進而解決問題。

《十二夜》當年創下逾新台幣6千萬元票房,至今仍是台灣紀錄片賣座亞軍,擔任監製的九把刀居功厥偉。籌拍第2集時,九把刀因故退出,Raye開始尋覓新夥伴,並在製片介紹下,認識牽猴子整合行銷公司負責人王師,雙方一拍即合,首要任務就是籌措拍攝資金。

紀錄片《十二夜》 當年創下逾新台幣6,000萬元票房,至今仍是台灣紀錄片賣座亞軍。 (翻攝自goldenhorse.org.tw)

王師有不少發行紀錄片的經驗,也常透過群眾募資籌措後期經費或預售票券,但鮮少以此方式募集製作資金。由於第1集已有很大的聲量,且動保在台灣是熱門話題,他委託群募顧問公司「貝殼放大」研究可行性,對方分析數據後認為有機會,因此啟動計畫。

第一階段募集製作經費的過程順利,於2017年募到880萬元,共有近5千位贊助者。扣掉募資相關人事和其他製作成本,可用於拍攝的金額約660萬元。此外,Raye也向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申請到150萬元的輔導金,兩者成為拍攝主要資金來源。

2年後電影完成,他們開啟第二階段募資,籌措發行費用和製作教育公播片的經費,順利達標 。總結兩階段共募集1,460萬元,創下台灣紀錄片群眾募資的最高紀錄。

《十二夜2》首場試映會超過250人,各界動保人士與藝人也出席力挺。

《十二夜》第1集聚焦在收容所,第2集主軸定調為「回到第零天」,探究流浪動物的源頭。為此Raye原本規劃赴海外取經,呈現各國流浪犬的民情,事前也做很多田調。不過募來的製作經費不及原訂目標1千萬元,最後僅赴日本、美國和奧地利三地,同時加重台灣拍攝的比例。

蹲點、下鄉固然不輕鬆,但最困難的是剪輯。由於素材和訪談數量驚人,剪得很痛苦。

過程中,她與「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和「相信動物協會」密切合作,前者常到偏鄉為流浪犬和家犬結紮,後者主打地毯式普查結紮計畫,都是台灣具規模、且已建立一套完善做事方法和系統的社團,致力從源頭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

部分台灣動保團體會定期下鄉,為犬隻結紮。(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Raye表示,選擇這2個協會,與他們的結紮任務和行動有關。他們接觸到很多不負責任、對養狗抱持傳統觀念的飼主,例如把犬隻長期關在籠子裡,只餵牠們吃廚餘、喝髒水。這類飼主數量龐大,卻是政府在觀念宣導或資源提供上,從未觸及的族群。

拍攝團隊的固定成員僅有Raye、製片、海外研究員和翻譯人員,攝影師則採輪流分工制,10人左右的班底依時間和任務性質分配工作。雖然工時長,但工作人員都憑一股熱忱付出,Raye也常身兼攝影師,讓此片的製作費用比一般紀錄片低。

《十二夜2》赴海外拍攝取經,呈現美國流浪動物收容所的現狀。(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蹲點、下鄉固然不輕鬆,但對Raye來說,第2集最困難的是剪輯。由於素材和訪談數量驚人,她不諱言:「剪得很痛苦。一開始自己剪,每個人物我都可以剪30分鐘,故事變很難看。」後來王師介紹剪輯師郭于寧給她,找出敘事結構,連同Raye自己剪接的時間,耗時1年多完成。

行銷方針上,王師認為,第2集的核心族群仍是關心動保議題的人和團體,票房不可能複製第1集的成功,「打5折就很厲害,但希望能發揮影響力。」

群眾募集也同時籌措製作公播片的資金,日後寄送到各國高中和大學。

他與團隊研究第1集成功關鍵:首先該片監製和出品人分別為九把刀和隋棠,名人效應帶動話題影響甚鉅。其次,當年聶永真設計主視覺,結合「領養,不棄養」的口號,深入人心,很長一段時間不少文青咖啡館都懸掛著那塊布旗。

《十二夜2》首場試映會上,第一集的監製九把刀也出席分享心得。(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延續這個模式,王師這回邀請吳念真擔任旁白、歌手光良演唱主題曲,並再次邀請聶永真設計主視覺,口號則改為「結紮,不放養」,以此吸引大眾目光。

歌手光良和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一起演唱《十二夜2》主題曲〈大寶貝小寶貝〉,希望藉由名人效應引起民眾更多關注。(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王師說:「第2集行銷要克服的問題非常有趣,要告訴大家,這不是恐怖片。」因為即使首集創下逾6千萬元票房、約二十幾萬人走進戲院,但有很多愛狗人士不敢看。這集是以正面的方式告訴大家,台灣正往對的方向走,只是距離理想境地仍有最後一哩路,「可能還是會掉淚,但卻感到感動和溫暖。」

當年九把刀捐出第1集票房收入,並於上映1年後把影片放在YouTube供大家觀看,如今已逾150萬次點閱,遠高於戲院觀眾人次。甚至有出版社在教案裡節錄相關故事,讓老師帶領孩子一起看片段。

《十二夜2》企圖向下扎根,將動物照護的觀念推廣到各級學校。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Raye和王師決定延續這樣的做法,在第2階段募集300萬元的發行費用時,同時籌措製作公播片的資金,日後寄送到各國高中和大學。

不僅如此,Raye將於未來2年陸續架設教育網站、研發動物保護相關教案,讓各級學校老師在課堂上與學生討論,孩子也可以和父母一起觀賞影片。企盼紀錄片走出戲院後,持續發揮影響力。

愛狗的Raye Liu表示,收容動物零撲殺政策若沒有資源和配套措施,無法解決問題。 (Raye Liu提供,藍漢光攝影)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