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開源節流救健保

文|鏡週刊    攝影|董孟航
全民健保再鬧保費荒,安全準備金恐於明年枯竭,健保會上週開會討論提高保費,卻議而不決,本週續戰。

全民健保又拉警報,再鬧保費荒,健保會上週開會討論提高保費,結果議而不決,只好延後一星期,留待本週再戰。自有全民健保以來,健保財務警報就沒有斷過,天天烏雲罩頂,日日入不敷出。其中關鍵原因就是本質混淆,這全民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還是「醫療保險」?總是各說各話,以至於沒法定出正本清源的對策。

在美國,醫療體制是100%保險,有保險,有保障;沒保險,只能靠老天爺庇佑。當然,對貧困人等,另有一套社會救濟體制。在加拿大,醫療體制則是100%社會福利,舉國皆是全民健保,絕大多數的省分,一般民眾完全免費。台灣的全民健保體制,卻是醫療保險與社會福利交纏糾結,名義上是保險,卻不能量出為入,總有漲保費的壓力,但社會大眾又不准漲。

不過,全民健保也不是沒漲過保費。多年前,費盡千辛萬苦漲過一回,弄出「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將保費與所得掛鉤,許多所得項目如股息、稿費等,除了所得稅外,還要另外剝皮繳健保費。然而健保還是警報不斷,最近,說是安全準備金到了明年就會水位枯竭,必須增加挹注才能度過危機。這下子,又要漲保費,整個社會自然眾腳齊跳。

路邊隨便找一個平頭百姓,問問他對健保有何看法,都能講出一套道理。健保問題多矣,譬如有些阿公、阿婆習慣逛醫院,到處看病、拿藥,浪費醫療資源。有個笑話,張三、李四、王五、劉六等老頭、老太,天天上醫院、看病當逛街,有天王二麻子沒來,眾人問原因,這才曉得他生病了,所以沒來。這當然是笑話,但也反映醫療過度消費現象。

另一方面,醫院、藥局裝神弄鬼,作假詐騙之事,也經常可見。上星期就有則新聞,民眾買口罩,為圖方便,事前將健保卡交給藥局,結果竟被藥局冒用,假造交易、詐領健保款項。再不然,就是中型醫院、小型診所勾結民眾,沒病報有病,甚至假造手術單據,冒領鉅額健保款項。

在台灣,全民健保具有濃厚社會福利色彩,但歸根究底,它還是個保險制度,因而必須在「使用」與「付費」之間,建立互動關係。目前的健保體制,每個月繳納固定保費,所有資源隨便你用。正確作法,應是多用多付費、少用少付費;對於經濟弱勢、低收入的民眾,再另外建立一套社會救濟體制。這麼一來,既開源,又節流,才是根本辦法。若不如此,就算這次漲了保費,沒過幾年,還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