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遭判死】辯護律師聲明痛心:法官冷血,莫此為甚

文|陳凱俊    攝影|攝影組
新北地院一審判決書稱,吳姓單親媽媽泯滅人性、毫無悔意,判處死刑。(翻攝自pixabay)

新北市一名吳姓的單親媽媽獨力撫養一雙兒女,因生活壓力過大罹患憂鬱症,今年2月是企圖帶著兒女輕生,然而前夫發現異狀緊急救援,無奈孩子已回天乏術,吳女則被救起,遭檢方依殺人罪起訴,新北地院25日一審判決吳女死刑。吳女的辯護律師廖蕙芳表示,法官量刑時竟隻字未提吳女所面臨的巨大撫養生活壓力,還冷指吳女未善盡保護子女的責任,痛批「法官冷血,莫此為甚」。

吳女長年獨自撫養6歲的兒子和8歲的女兒,生活經濟壓力大,也因為忙著照顧孩子,失去自己的自由,於是萌生帶孩子一起死的念頭,今年2月時,她帶孩子入住汽車旅館,對孩子下藥使他們昏睡後,用童軍繩將他們勒斃,再傳訊息給前夫稱「我走了,我去陪孩子們了,不然他們黃泉路上會很孤單」,接著便吞服大量安眠藥並飲用威士忌。前夫接獲訊息連忙趕到旅館,然而孩子已沒有生命跡象,吳女則意識不清,送醫急救。

新北地院審理後,以吳女對子女有保護教養之義務,豈能僅因生活不順遂就剝奪子女生命權,更稱她影響社會治安甚鉅、無法寬待,並指出若吳女不與社會永久隔離,若日後再因壓力,會以相同手段侵害他人生命權,因此判處死刑。

新北地院一審判決書稱,吳姓單親媽媽泯滅人性、毫無悔意,判處死刑。(本刊資料照)

判決一出引發各界譁然,民眾不解,為何許多凶殘刑案的凶手被法院認定是可教化、但這個悲劇家庭卻要被趕盡殺絕,曾是受害者家屬但也是孩子父母的立委王婉諭就認為,在這場人倫悲劇之下,母親的無力應該被看見,她能理解吳女所面臨的外界眼光和壓力,「7年來的種種,怎麼會只是一時不順遂而已?」盼外界注意到父母家長的壓力,別讓類似悲劇重演。

吳女的辯護律師廖蕙芳對於法院判決也發出聲明。她指出,吳女自2個孩子出生起就獨力照顧,婚後工作又斷斷續續,案發前2個月更是沒有工作,極大生活壓力導致憂鬱症復發,這些都有醫院診斷為證;她雖與哥嫂同住,但卻因生活作息差異導致關係不睦,只好帶孩子離家出走,最終走投無路才釀成悲劇,「這些被告所遭遇到的情況,法官量刑時竟然隻字未提,明顯違反刑法第57條及59條規定。」

對於吳女先下藥後勒斃子女,自己也吞食大量安眠藥並配上酒,明顯有與子女同死之一,但判決書卻直接認定「行徑冷血,泯滅人性,且被告所為僅在宣洩其心中對生活狀況之不滿情緒,在在均顯示被告行為極惡劣,泯滅人性……」廖蕙芳認為是完全偏頗。

廖蕙芳更指出判決書不斷聲稱,「照顧少年及兒童,國家及社會同有責任」,而吳女在陳述她遇到的困境時,卻被解讀成不知檢討,廖認為法官不思國家照護失能、反而冷指吳女未保護子女,「法官冷血,莫此為甚。」

吳女在到案說明後,在法庭上完全坦白,甚至表明希望判處死刑,讓她可以去陪小孩,「完全沒有打動法官,讓判決書一再認定被告沒有悔意,泯滅人性等。那請問,被告要怎麼樣表示,才是具有悔意?」

廖蕙芳指出,吳女完全沒有前科,若非被逼到絕境也不會想帶孩子共赴黃泉,她翻遍全卷,找不到吳女日後有再犯可能的證據,認為法官輕率臆測,不重視被告人命,令人慨嘆,廖蕙芳最後無奈表示,「既然是這樣,法官,我們二審見。」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0.11.27 07:3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