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利率退休攻略05】存足退休金還不夠 安養信託保障晚年生活

文|劉以親    攝影|陳俊銘 吳貞慧    繪圖|林媛婷
透過信託機制,高齡者可以一舉解決在地安老、長期照護和資產傳承的需求。

金管會積極推動信託2.0,未來2年在法令鬆綁和相關業者的投入下,可望滿足高齡者一舉解決在地安老、長期照護和資產傳承的需求。事實上,根據信託公會統計,2020年上半年高齡者及身心障礙者財產信託累計本金逼近300億元,足見信託已成退休養老不可或缺的規劃。

今年64歲的李先生是鐵工廠老闆,這幾年生意驟減、打算退休,前陣子跟會計師一起盤點名下財產才發現,加總存款、股票、土地和房產,個人資產超過1億元,他煩惱說:「我老了,是時候思考該怎麼把資產分配給小孩,可是又怕他們太早拿到會亂花,或是被朋友騙走,我光想土地和房產怎麼處理就頭疼!」於是會計師建議他,不妨提早以信託方式,規劃生前與死後財產,避免日後子女為錢失和。

 

多管道服務 放心安養

過去「養兒防老」是社會共識,如今越來越多人意識到「養老防兒」,尤其台灣在2025年將正式成為超高齡社會,65歲以上的老年人占總人口比率達20%以上,究竟退休金怎麼安排?有生之年能不能照自己的意願花用?萬一失智了怎麼辦?

曾是信託公會監事的捷安達保經董事長吳鴻麟就表示:「高齡者有3大風險,包括長壽、投資和通膨等,如果只是把錢交給銀行,沒辦法同時解決問題,未來若能結合銀行、保險公司、投資機構、甚至是長照機構,才是長遠之計。」而這也是金管會計畫在未來2年內要推動「信託2.0」的宗旨,希望藉此改變長期以來信託業務大多著重在銷售金融商品,真正為客戶量身訂做比例偏低的現況。

捷安達保經董事長吳鴻麟表示,高齡者有長壽、投資、通膨等風險。

吳鴻麟解釋,「目前信託業務絕大多數的資金是透過信託去投資國內外有價證券,其餘像一般人較熟知的安養信託,這幾年金額雖然有成長,但占比仍低。」未來法令鬆綁推動信託2.0,再開放給更多業者投入後,高齡者可以更簡便享受到在地安老、長期照護和資產傳承的服務。

吳鴻麟以日本經驗為例,「現在要蓋養生村,光是土地取得成本就很可觀,但日本會善用鄰近都會區的沒落鄉鎮,把現有房子打造成養生村。反觀台灣也有很多偏鄉土地和房子是高齡者所有,如果能透過信託機制活化,交給安養業者開發管理,既能做到資產傳承,還能產出經濟效益。」

老後生活好好安排,包括老本、老友、健康和興趣,不愁沒兒女照顧。

 

晚年早規劃 不怕孤老

日前金管會主委黃天牧強調說:「信託服務不是有錢人才能享受到,像是家裡有高齡者或身心障礙者,也可以在信託架構下得到滿足所需的客製化服務。」事實上,根據中華民國信託公會統計,國內高齡者及身心障礙者財產信託的累計業務量本金,已經從2017年的124.56億元,翻倍成長至2020年上半年的297.16億元,顯示出越來越多人需要客製化的信託服務。

信託可以依據個人需求,量身訂做自己想要的服務。

今年90歲的竇玉書就是其中一例,「我年輕時沒有生養子女,自從先生十幾年前過世之後,就一個人住在台中。」她分享談到,8年前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把家裡櫃子震倒,才意識到自己不再適合獨居,毅然決定把房子賣掉、搬進養生村居住,而她同時也拿出300萬元成立安養信託,以自己為委託人和受益人,和銀行約定每個月撥款給付4萬元,用來支付機構的住宿費用和日常開銷。

竇玉書盤算過,300萬元足夠在養生村裡住上6年,晚年如果行動不便,也已經計畫會再延續安養信託,安排自己入住到能滿足照護的機構,她說:「把這些事情都規劃好,萬一有天腦筋不靈光了,也不擔心沒人照顧。」

因為在這份信託契約中,除了她和銀行二方,為了保護受益人的利益,另外還設置信託監察人,「銀行說可以找信賴的親友,或者是由社福團體擔任,我因為早年和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是同社區鄰居,就找上由他創辦的無子西瓜基金會,做我的監察人。」竇玉書說。

竇玉書以賣房收入和銀行簽訂安養信託,安心確保老後生活無虞。

 

契約客製化 減輕壓力

像這樣的客製化契約,早期常讓人誤以為資金門檻高、管理費貴,其實不然,專家表示,因為辦理信託沒有最低門檻金額,但最初簽約費約需3,000~5,000元,日後如果修改契約,也會產生500元至數千元的費用,再加上信託管理費是按財產規模計算,通常年費率在0.3%~0.5%之間。

以信託財產500萬元為例,相當於1年信託管理費2.5萬元,對比目前銀行1年期定存利率0.77%計算,靠定存利息完全扣抵還有剩。而如果是以安養信託來說,考量委託人退休後要支應的醫療及養護費用,至少準備300萬元較足以支應長達10年以上的退休安養生活。

現在銀行也有預約信託的方案,只要初期先存入較少金額成立信託,確保信託內容是依據自身意願而設立的,之後再繼續追加資金進信託,這樣一來,委託人的財務壓力較小。

 

財產先信託 避免糾紛

無子西瓜基金會也表示,常遇到長者因為資金另有其他規劃,不喜歡一次放太多錢在信託裡,且一般最常見的信託財產運用也是放定存,考慮現在定存利率低,保守的長輩喜歡先信託一筆錢,等快不夠用再增加交付金額。基金會建議,長者將財產託付信託,未來要是遇到本人無法自理財務時,信託監察人就可以協助長者動用信託在自己身上,以免碰到有錢卻不能動用的情形。例如,失智就很棘手。

曾有日本研究機構估計,2030年日本的失智症人口恐超過700萬人,而這些人名下的資產可能高達200兆日圓(約新台幣55兆元)遭凍結。在台灣,也有子女幫失智父母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證明因失智症導致不能為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原本是為了防詐騙,結果竟連子女想要幫父母解約定存,都被銀行以「無法確認本人意願」為由拒絕。

另外,過往在「法定監護宣告制度」下,有親手足為了搶當失智父母的監護人不惜翻臉,只為了拿到父母名下財產的支配權,不過在民法新增「意定監護宣告制度」後,成年人可以在意識清楚時,透過契約方式預先指定監護人,同時只要再由自己擔任委託人成立信託,那麼萬一日後失智,也能讓退休金用在自己想花的地方。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