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起找活路2】被叔叔倒帳百萬自救接手 菜鳥團長hold不住剽悍變性人

楓傌劇場專訪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吳偉韶
為增加趣味性,詹瑞興會設計搞笑劇橋段,和觀眾互動拉近距離。

「會做這行,完全是誤打誤撞。」10年前,詹瑞興的叔叔引進泰國金東尼人妖秀,在嘉義經營蔗埕劇場,他是幫忙驗票的員工。當時國內好長一段時間無大型變性藝人演出,一推出即轟動國旅,曾1晚湧入19台遊覽車,遊客即使坐在走道上看秀,也甘之如飴。

明明生意如日中天,不到半年,叔叔就因欠債跑路,詹瑞興與黃愛惠不僅被欠薪,連出借的百萬元周轉金也血本無歸。心寒的他,騎摩托車準備回家,半途接到同是苦主的主持人米漿來電,詢問他願不願意接手劇場,詹瑞興苦惱:「要怎麼做?整個場子只剩椅子。」

在米漿幫忙下,連夜緊急承租音響、燈光、空調,硬撐到元宵節。因持續有債主上門,為釐清切割,詹瑞興更名楓傌劇場,一家一家向旅行社解釋,費了一番功夫,才平息遊覽車小姐的怒火,願試著重新排入行程。

詹瑞興(右2)與變性藝人相處像一家人,開演前,他赴後台幫大夥兒加油打氣。

詹瑞興不敢搭飛機,接手後,無法親自赴泰國挑藝人,只能透過經紀人推薦。「我的標準是她們沒穿高跟鞋時不能比我高,我164公分,還要看肩膀骨架,太大隻,一看就知道是變性人,台灣人多少還是會反感。」第一檔為打出口碑,他月燒80萬元,從泰國金東尼挖角17位變性人,團員姿色出眾,卻性格剽悍,讓菜鳥老闆完全hold不住。

楓傌劇場是全國最大規模變性藝人綜藝團,團員分別來自泰國與菲律賓。

「藝人會在後台換裝,我規定非表演者不得進後台,但她們根本不甩,把出手大方的客人帶到後台,當額外福利,後來不知道誰去報警,她們還直接脫光放話:『來抓我呀!』」

6個月合約到期,詹瑞興不敢再雇用,寧可損失機票讓她們回去,「表演是可以訓練的,身材也可努力減肥,大家相處在一起,個性和配合度比外表重要。」為了增加看頭,詹瑞興還會安插搞笑劇、魔術,邀歌手方順吉、董育君唱壓軸,討好國旅基本盤客群。

團員可以很秀氣也可以很搞笑,圖為扮巨乳丑角逗樂觀眾。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