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起找活路3】尊重變性人也有人權 他不設禁愛令還幫買口罩

楓傌劇場專訪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吳偉韶
對於旗下藝人的私生活,詹瑞興(左1)與黃愛惠(左2)採行愛的管理。

對於旗下藝人的私生活,詹瑞興與黃愛惠採行愛的管理。「以前我叔叔在前、後門都裝監視器,她們還是照樣偷跑出去,大家都是成年人,變性人也有人權,她們有的愛去夜店、有的談戀愛,我都不會阻止,只提醒注意安全,盡量不要在外面過夜,她們都很聽話。」詹瑞興說。

黃愛惠則是像媽媽,每隔3、5天開車載藝人們上市場採買,疫情最嚴重時,還幫忙買口罩。藝人寶兒來台時原是男兒身,靠表演存到錢才回泰國變性,她說:「我曾胖到70公斤,被前老闆退貨,他(詹瑞興)沒有因為這樣罵我,還誇我很會跳舞,讓我下定決心減肥,所以現在老闆不管要我演搞笑、扮丑角,我都OK,不會拒絕。」

仙女個性活潑,沒有演出時,也會在宿舍練舞。

為維持女性樣態,7仙女每天都要吃賀爾蒙藥,只能託人從泰國帶回,大夥兒還在宿舍拜愛神,盼替老闆招來好生意。唯獨藝人玲玲沒和大家同住宿舍,她與台灣男友交往穩定,男友是單親爸爸,沒演出時,她會燒飯洗衣,教男友小孩寫功課、哄睡,全家都把她當成準媳婦,卻不知她曾是男兒身。

黃愛惠像媽媽,每隔3、5天開車載藝人們上市場採買食材與生活用品。

一次電視新聞播報楓傌劇場,她怕把男友家人嚇死,只好趕緊轉台。每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因朝夕相處,詹瑞興、黃愛惠和七仙女更像無血緣的家人,互相關心。

藝人寶兒(紅衣者)來台時原是男兒身,靠表演存到錢才回泰國變性。

「她們很多人都是要寄錢回家養父母,今年因疫情,沒辦法讓她們賺到錢,我當老闆很自責。」詹瑞興向7仙女表明狀況,沒想到換來藝人願意不支薪,只求留在台灣等待演出場次恢復,期間更努力撙節開銷,夏天不吹冷氣、頂烈日走20分鐘赴表演場,1天只吃1餐,7人合喝一瓶500CC可樂,情義相挺,讓他感動萬分。

仙女各個比女人還女人,登台前悉心畫上精緻妝容。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