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診間裡的女人2》選摘 五之二

文|林靜儀 繪圖|欒昀茜

繼暢銷作《診間裡的女人》後,婦產科醫師林靜儀未曾停下關懷女性的腳步,林靜儀在疾病中看見一個女人在診間裡面臨的困境,遠超乎社會所想像;她們不只是電腦裡的病例,在此刻或是未來,都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沒有水?」我放下孕婦手冊,走到Eva身後,看她正在檢查的螢幕影像。

「嗯。」她輕輕地回。螢幕上果然看起來,只有非常非常少的羊水。

「你有破水嗎?」我問孕婦。

「沒有。」她還是稀鬆平常。

「有沒有『嘩』一聲像尿尿那樣,有水從陰道跑出來?」我再次確認。有的人不清楚什麼是破水。

「沒有。」她搖頭。

「有沒有站著的時候有水從陰道一直滴出來?」沒有羊水真的太詭異了,即使破水一段時間,也不至於完全沒有羊水啊。

「沒有。」她有點疑惑我為什麼糾結在羊水的問題。

懷孕初期,胎盤組織會分泌羊水,胚胎就像包在一個水球之中。在懷孕很早期,胎兒在子宮內就會有吞嚥的動作,雖然身體裡面的代謝廢物是由臍帶透過胎盤進入母體的血液循環,由母體幫忙代謝排出,但胎兒的腎臟也會開始運作,製造小便,因此到了一定週數之後,胎兒在子宮內除了會喝羊水再尿出來,也有呼吸,肺部在出生呼吸第一口氣之前,也是充滿羊水的。

Eva在子宮的4個象限檢測羊水量,邊量邊搖頭,「羊水少到幾乎沒有了。」

先天胎兒腎臟發育有問題、母體疾病、妊娠併發症,甚至某些藥物,也可能導致羊水過少,但那通常都是逐漸出現的症狀,而她的情況是突然之間羊水就嚴重過少了。

羊水除了影響胎兒內臟發育之外,也是重要的緩衝。胎兒用臍帶連接母體,漂浮在羊水之中,才不會被子宮肌肉層壓迫到,也不會受到母體動作影響,可以舒服地漂浮在水裡。羊水嚴重過少,臍帶一定受到壓迫。

Eva的都卜勒探頭移到靠近胎兒腹部的臍帶,發出「咻咻咻」的血液回流聲,出現了2個嚴重的問題,「心搏過慢,臍帶血壓過高。」

「胎兒窘迫了。」我和Eva異口同聲。

「我來打給產房。」Eva立刻動作。

「你剛剛在S醫師那邊,他怎麼跟你說?」我問一臉疑惑的孕婦。

「他說看起來怪怪的,叫我來找你。」她還沒有緊張的樣子。

「只說看起來怪怪的?」我問,「有沒有說羊水很少?」

「沒有。」她看起來不像是會理解錯誤的人。雖然病人從診間出來之後把A講成B並不少見。

「沒有說哪裡有問題嗎?」我追問。

「沒有欸。」她再搖頭。

S醫師沒有寫轉診單給她,也沒有在她的孕婦手冊上做任何「奇怪發現」的記錄。

我手上接了一個,立刻就要爆炸的炸彈。

「我們必須趕快幫你剖腹產。」我直接跟她說。幸好已經足月。

「啊?」她是真的無法立刻從「看起來怪怪的」連結到「立刻要剖腹產」。

「不知道什麼原因,羊水幾乎都沒了,可能是臍帶受到壓迫,或者其他原因造成胎兒窘迫,小朋友現在心跳變慢了。」她連掛號都還沒辦,我只有接觸她10分鐘。

「現在嗎?」她一愣一愣。

「現在就排手術。準備好了就開刀。」我真的無法給她什麼「多考慮」這種選項了,現在是生死交關的時刻。「再拖下去胎兒會缺氧太久。」更糟的是我不知道之前是否已缺氧。

「…我要問我老公。」她擠出這句話。

「先到產房去,我們先幫你掛上點滴灌一些水,盡量先補充一些水分。同時幫你在肚子上裝胎心音監視器,至少要持續監測小朋友的心跳情況。」這真的沒得商量了。

「不能讓我回家考慮一下嗎?」她其實提出了合理的疑問。多數手術我都會請病人回家想清楚考慮過再說。

「不行!」我和Eva幾乎同時回答。

「胎兒有生命危險。不能再讓你慢慢考慮了。」事態緊急,即使是個剛接觸10分鐘的個案,我也沒有餘裕讓她跟我慢慢建立信任了。

「你先到產房去,同時請家人用最快速度來簽手術同意書。」其實她是神智清楚的成年人,自己簽名就可以,不過,在醫療糾紛威脅的年代,多一個家屬來,我們感覺上好像「安全一些」。

連讓她自己跑住院程序都不放心,我請產房立刻接手,「跟值班的X醫師通知,聯絡手術室說我們要排緊急剖腹產。」同時讓值班住院醫師學弟接手術前程序。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