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兄弟檔殺警奪槍 歹徒身分證殘角成破案關鍵

文|劉文淵    攝影|攝影組    繪圖|王聖光、于子薇
新北市警局汐止分局2名員警巡邏時,遭王姓兄弟持刀砍殺、搶奪警槍。

15年前,新北市發生震驚社會的殺警奪槍案,2名汐止分局員警巡邏時,遭2名歹徒砍殺,奪走警槍及子彈,2警1死1重傷。當年監視器不多,案情陷入膠著,警方請來茅山術大師用符令加持,案發後10天,警方獲報在汐止山區1處空屋,發現未燒光的血衣及身分證殘角,掌握歹徒身分,最後在殉職員警的「二七」當天,逮捕犯案的王姓兄弟。警方將上百張殉職員警的解剖照片攤在凶手面前,終於讓2人伏首認罪。

2005年4月10日、週日中午,新北市汐止區發生一起震驚社會的殺警奪槍案,新北市警局汐止分局橫科派出所員警洪重男、張大皞,騎乘警用機車執行防竊防搶巡邏勤務,行經橫科路汐止農會白雲辦事處後門,正準備停車簽巡邏箱時,突然遭2名頭戴安全帽、一高一矮的歹徒,從後方突襲。

2名員警1死1重傷,他們的安全帽、警帽、鞋子則掉落在現場。(東森新聞提供)

 

遭刺十五刀 傷重不治

歹徒持開山刀、藍波刀朝二名員警的脖子、胸部猛刺十多刀,當時家住附近4樓的一名8歲女童全程目擊,嚇得趕緊告訴奶奶,由奶奶打電話報警。

其他目擊者指出,洪姓員警負傷倒地後,歹徒轉身砍殺張姓員警,滿身是血的洪,不顧自己的傷勢,拚命緊抱歹徒的雙腳不放,歹徒一怒之下,又回頭朝洪的胸口猛刺多刀,鮮血狂噴的洪姓員警仍緊緊抓著歹徒不放,直到氣力用盡、不支倒地,2名歹徒才騎車逃逸。

汐止分局員警洪重男遭遇歹徒突襲,不幸身亡。(翻攝畫面)

警消獲報立即趕赴現場,發現2名員警倒臥地上,電線桿、警用機車滿是噴濺的血跡,隨即將2人送醫急救。其中洪身中15刀,左前胸3刀傷及肺臟,背部2刀、右頸1刀傷及主動脈,急救1小時後仍傷重不治。張的左頸則有長10公分、深4公分的刀傷,右頸一道5公分撕裂傷,送醫時鮮血直冒,所幸急救後撿回一命。

逃過死劫的員警張大皞在醫院受訪,說明案發經過。(翻攝TVBS)

 

案情陷膠著 符令助陣

第一時間趕抵現場支援的新北市刑警大隊小隊長張貞勝,回憶當年的慘狀印象仍十分深刻,他說,這是同僚「血的慘痛代價」,也是從警三十多年來,看過最可怕的場景。

張貞勝告訴本刊,案發後,警方雖調閱歹徒可能逃逸路線的路口監視器,但因當年監視器數量不多,且拍攝鏡頭的畫素普遍不佳,加上歹徒逃逸時似乎刻意避開監視器,讓警方緝凶陷入困境。張貞勝說,為了盡快破案,只能以土法煉鋼的方式尋找線索,他們連夜過濾汐止、南港地區上千支監視器,每名員警分配3到5張光碟,每天都盯著電腦螢幕10個小時,希望找到蛛絲馬跡。

監視器拍下殺警歹徒王柏忠、王柏英兄弟共乘機車的身影。(翻攝畫面)

警方還拿出一張汐止、南港區的紙本地圖,標示出所有監視器的地點,希望能勾勒出歹徒可能逃亡的路線,但因歹徒製造太多斷點,始終無法突破。

殺警奪槍案偵辦期間,一名主跑新北市刑警大隊的莊姓資深社會記者不幸罹癌逝世,專案小組成員趁空檔赴靈堂祭拜,其中一名小隊長因案情膠著,捻香時隨口問了一句:「阿寬仔(莊姓記者),這件殺警案你看會破嗎?」結果擲筊獲得「聖筊」,讓專案小組信心大增。

新北市警局刑警大隊小隊長張貞勝回憶偵辦過程,記憶猶新。

此時,另一名小隊長突然想起認識一位懂茅山術的鄭老師,興起動用信仰力量協助破案的念頭。這名鄭老師是中國茅山術第二代總掌門人,他允諾以擅長的符令出手相助,原本預計開出3道符令,希望讓警方在10天內抓到歹徒,沒想到只用了2道,案發後第10天,歹徒果然現形。

鄭老師開出的符令,是採集殉職員警洪重男的魂魄,催促歹徒的元辰(八字中的凶煞),逐漸耗弱凶手的精神,再用「陰陽二將」,以翻山倒海、日夜無停之姿,讓他們落入警方的天羅地網。

 

失手燒證件 身分曝光

說也奇怪,案發後第10天,警方突然接獲民眾報案,說案發當天看到有人在汐止山區的空屋燒東西,還冒出陣陣殘煙,警方到場搜索,發現有一件未燒完的血衣,經化驗,證實衣服上的血跡就是殉職員警所遺留。此外,空屋另一角留有一堆灰燼,警方檢視後,發現一小塊留有「39巷9號3樓」地址的身分證殘角,懷疑可能是歹徒所有。

張貞勝接獲指令,先清查戶政機關的身分證換發資料,發現家住汐止區伯爵山莊的王柏忠(當年44歲)、王柏英(當年41歲)兄弟,案發後剛好換領新的身分證,2人的住址與身分證截角的地址相同,因此鎖定2人犯案。

警方尋獲未焚燒完全的身分證殘角,根據上面的地址鎖定歹徒身分。(翻攝畫面)

警方在王姓兄弟住處附近埋伏24小時,卻未見2人行蹤,最後選在案發第14天清晨攻堅破門,順利逮捕熟睡中的王姓兄弟。抓到歹徒當天,恰好是殉職員警的「二七」,也是莊姓記者的出殯日。

警方將王姓兄弟帶回訊問,2人矢口否認犯案,不過,警方發現王柏英臉色怪異,詢問後他才說:「我這陣子常常看到鬼!」甚至還稱被捕前4天就有預感警察將找上門,譏諷警察慢了4天。雖然如此,王姓兄弟認定警方沒掌握具體事證,始終不肯認罪,為了突破心防,偵查隊長請同仁沖洗上百張殉職員警的解剖照片,準備展開心理戰。

警方將殉職員警的解剖照攤在桌上,歹徒這才卸下心防、俯首認罪。

 

欠債四百萬 鋌而走險

警方特別選在深夜,把解剖照攤在王柏英面前,偵查隊長告訴王:「你敢全看完,我就相信你沒做!」王沉默了數分鐘,低著頭不敢看照片,最後終於俯首認罪,製作筆錄時還拜託律師:「能不能幫我不要被判死刑?」

警方調查,王姓兄弟犯案後不久,便前往汐止山區的空屋企圖燒毀衣物,卻因被路過民眾發現,情急之下,未等衣物燒完便逃之夭夭,事後2人重返空屋,尋找不慎遺落的身分證及一串鑰匙,也許因為2人太過緊張,當時並未發現,卻在10天後被警方尋獲。

警方在四獸山忠義宮旁的芒果樹下,起出被奪的警槍與子彈。(翻攝畫面)

警方後來在王姓兄弟的帶領下,陸續找到多項關鍵證物,包括在歹徒騎乘的機車手把上,驗出殉職員警的血跡反應;被奪走的警槍及14發子彈,在四獸山忠義宮旁的芒果樹下被發現;作案用的凶刀則在歹徒住處後方山坡挖出。

殺警凶手王柏英(左)被警方逮捕,遭判死刑定讞;王柏忠(右)遭判無期徒刑定讞。(翻攝畫面)

王姓兄弟供稱,因積欠銀行400萬元債務無力償還,加上當兵時,因小事被警察刁難,才會計畫殺警奪槍,準備未來用警槍搶銀行還債。針對這起震驚社會的重大刑案,法院最後將王柏英判處死刑、王柏忠判處無期徒刑定讞,目前王柏英尚未執行槍決,2人都還在牢裡為自己的犯行贖罪。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