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地馬拉=咖啡?深入高原村落探訪馬雅2千年編織工藝

文|陳姿吟    攝影|陳姿吟
在瓜地馬拉的高原裡,散居著各有故事的村落。

瓜地馬拉,真的是遠得要命的國度。這個與咖啡畫上等號的國家,打開谷歌大神,中文資訊甚少,更增添它的神秘色彩,也沸騰我那嚮往遠行的血液。

「我知道瓜地馬拉,有咖啡豆。」「應該很落後吧?」「不是我們的邦交國嗎?」對於瓜地馬拉,大部分的人都是一知半解;對於古文明有些了解的人也許能講得出瓜地馬拉迷人的馬雅文化遺址,其他的資訊就像它與亞洲的距離,如此遙遠、難以傳遞。

瓜地馬拉山多,除了沿海有少許平原,整個國家幾乎是山脈或高原。在瓜地馬拉的深山裡,居住著原住民,也就是馬雅人,他們散居於各大高原村落,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常,即便在這無國界的世代,仍然難以在網路上看見關於他們的生活面貌。有的村落必須從瓜地馬拉市區拉車9小時、有的則得穿過成片的玉米田才能抵達。

有些村落得穿過片片玉米田才能抵達。

在瓜地馬拉經常會聽到人們說著「XXXXtenango」,事實上tenango在當地語言村落的意思「一個個tenango」,一個個原始質樸的馬雅村落,是此行最難忘的風景。馬雅婦女擅長手工編織,這種馬雅編織已經有長達2,000年的歷史。馬雅男人負責農事田務,婦女們則在4、5歲開始就得跟著母親學習編織。我在Chichicastenango地區經過村民同意,到他們的屋子裡頭參觀。

我造訪的一處有著三合院的家庭,婦女們各司其職。

經過綿延的泥土矮房,我進到一處三合院,偌大的院子裡都是身著瑪雅服飾的女性,有看起來14、15歲的少女,腰際上綁著一條布,布的另一頭綁在屋簷上,勤奮的編織著,她將木棒滑動發出涮涮的聲響,身手俐落熟練;也有奶奶盤坐在地上,正對著一架木製機具,同樣在進行編織;看起來是媽媽的婦女,則在一件衣裳上刺著繡,這畫面讓我不停舉起相機瘋狂的捕捉。

馬雅婦女在幼童時期便開始和母親學習傳統編織手工。
年長的婦女同樣也在進行手工編織的工作,這是她們的日常。

她們和我分享,棉線上繽紛又美麗的染料,都是就地取材、利用鄰近野生植物或昆蟲汁液,加以混和染色,造就深淺色澤。上頭各種各樣的圖騰也有故事,由於各地村落都有自己的傳說故事,她們透過耆老描述,將故事裡的神獸刺繡在布料上,也有村落裡自己的圖騰,因此她們只要看圖案,就能知道是哪個部落生產的編織品。一件傳統馬雅衣裳的製成,需要每天工作8小時以上,耗時至少1個月以上方能完成,是馬雅婦女雙手細細勾勒出的。除了上述編織村,在該國也有些羊隻多的村落,則以編織羊毛氈維生。

所有顏色好看的染料,都是以天然的成分就地取材。
也有村落是以羊毛編織維生,小女生同樣得在年幼時開始學習編織。

雖說以編織維生,但實際上產出的村落位於偏鄉,產量也不多,真正能銷售出去的數量相當有限。馬雅婦女笑笑地說,因為自己只會做這件事,所以並不會想如何賣得出去,反正天天都編織,等著人來買就行。幸好近年來瓜國政府和歐美時尚圈漸漸留意到馬雅編織之美,將馬雅村落編織結合新創品牌,開始將這些編織刺繡圖騰運用在各種衣料品上,這對馬雅人來說或許能增加收入,但在我這著迷於她們一針一線中的旅人眼中,至少馬雅編織之美暫時不會消失。有遭一日再訪,或許能再次沉醉在這樣的風景中吧?

編織上的圖騰代表的村落,當地人能就圖騰認出產出的地區。
規模較大的村落有大型的木機具,偶爾也得由男人協助進行編織。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