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綸鎂找腿2】讓觀眾笑比哭更難 推薦《腿》的楊祐寧「非常迷人」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劉耀勻
為了拍戲而練國標舞,桂綸鎂形容:「它有一種架勢,它不是一個短時間內可以達到的。」而她練到至少能好好跳一支舞。

《腿》不是嬉笑怒罵式的喜劇,又要揉進寫實的部分讓人信服,桂綸鎂怎麼掌握?她說:「氣呼呼的表現,包括她有些歇斯底里,那都是從張耀升導演的台詞裡,去讓我感覺到,這個角色應該是朝向這個方向的。」

桂綸鎂的確是有不安的,她提及,後來在遇到《消失的情人節》導演陳玉勳時,她還特別請教他關於喜劇這件事,「我真心覺得喜劇是一門學問,是真的需要長時間的,很難。讓觀眾哭比讓觀眾笑簡單,現在有這種感覺。」

問桂綸鎂若要推薦朋友來看片,她會介紹什麼?但她想到的不是關乎自己。她直說:「裡面楊祐寧非常迷人。我覺得他整個人的樣子被拍得很好看,跟以往大家所認識…應該是我對楊祐寧的認識,還停留在《十七歲的天空》,就是很喜劇、青春陽光,可是在這個戲裡,他完全有一種成熟男性的魅力。」

為了演出國標舞老師,桂綸鎂不斷練習,與楊祐寧也因此培養出很好的默契。(甲上提供)

她想起有一場戲,兩人是分開拍攝的,但楊祐寧來幫她站位,在那個要拍戲的當下,她深覺那個時候的楊祐寧:「聰明、敏感,完全在那個狀態裡。」

楊祐寧為戲學國標的時間比桂綸鎂晚,不過國標舞是兩個人的事,桂綸鎂回憶,她與楊祐寧的親密感,是由身體的動作培養出來的。「很多人會問我跟楊祐寧的默契怎麼培養的?其實真的是練舞開始,因為國標舞是…兩個人的下盤是要貼在一起的,很親密很親密的舞蹈,然後這個舞蹈又不是女生妳自己一個人跳,是由男生開始啟動,然後女生follow。」

工作間遇到的桂綸鎂,是不燙不冷的溫開水,令人覺得舒服,要一直保持這種恆溫,可能也需要很努力。

她誠懇溫柔再說下去:「我覺得其實也跟我們這個戲的情節相似。一開始兩個人是貼合在一起,由男生帶著整個夢想起飛,可是漸漸分崩離析,腿也斷了、無法跳舞的時候,那根線好像慢慢地鬆了,然後你們的床笫關係也不合了,舞也跳不起來了,其實這些是扣在一塊的。」

幻想屬於欲望的投射,它製造出妄念與愚痴,會讓你膨脹自己而誤判。出自靈性的主動想像,則帶來自由與治癒的力量。兩人關係,什麼是幻想什麼是想像呢?但或許,想像得再靈再多,都還不如桂綸鎂在跳舞中所理解的,由身體的感受帶來心靈的感知,是不可或缺的對偶性。

化妝:陳怡俐 髮型:Nelson Kuo (Zoomhairstyling) 服裝提供:CHANEL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