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老天爺開了香港一個很大的玩笑

文|鏡週刊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依《國安法》起訴,港府跟中共的目的很清楚,黎智英我都敢辦,整個香港還有誰我不敢辦。(達志影像)

12月11日,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被依《國安法》之「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罪名起訴。香港政府在押解他的過程中,還特別比照重刑犯,雙手被綁,鐵鍊纏在腰間。為了徹底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港府還特別允許照片公開,這樣一來不只香港人民看到了,全世界都看到黎智英的下場。港府跟中共的目的很清楚,黎智英我都敢辦,整個香港還有誰我不敢辦。

香港的民主運動從此陷入寒冬。從幾年前的雨傘運動開始,香港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運動看起來生生不息,前仆後繼,在反送中運動中達到最高峰。不過,老天爺開了香港人民一個玩笑。在運動最高峰的時候,肺炎疫情爆發,街頭上大規模的群眾運動無法進行,這給了港府及中共一個政治喘息跟司法處理的空間。街頭上沒有了人民,中共於是可以從容部署,針對反對勢力,將他們一個一個請進大牢,希望變絕望。

香港從未正式啟動民主化,他們有的只是自由化。自由化是民主跟威權之間的一個過度狀態,沒有一個社會或國家可以長期處在過度狀態之中。一個社會如果已經開始大規模的自由化時,他們的前面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通往民主,另一條則是被鎮壓,退回威權。自由化階段的社會是動盪的、活潑的、衝突的、充滿希望也充滿不安的,總之,那是一個高度不確定性的階段。自由化的階段也是政府跟社會角力的階段,當社會力大到威權政府已經壓不下去時,民主改革才會開始。

很遺憾,香港的過度狀態大概暫時是結束了。對於香港的局勢,中共是有所準備。搞運動跟搞革命出身的共產黨,怎麼會不知道箇中道理。他們比任何人清楚,再「放任」香港的民主自由運動發展下去,不只香港要走向民主,連帶地,整個中國都會被影響,進而鬆動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所以,他們心意已決,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把香港壓下去,最重要的是,要切斷香港跟世界的連結。只要沒有世界的連結,只要沒有外國勢力介入,中共對付香港就像是甕中捉鱉。

下一個觀察香港局勢發展的點是立法會的選舉。這場選舉本來是今年要舉行,因為疫情的關係被特區政府延遲到明年9月。明年9月會不會有選舉尚不得而知,就算有選舉,中共所能接受的選舉底線是什麼,也是未定之數。不過,最關鍵的問題是,還有哪些不怕死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會投身選舉?這才是香港未來的關鍵所在。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