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下台的藝術

文|鏡週刊    攝影|楊彩成
陳師孟上台之初,意氣風發,但仍參不透官場硬道理,不曉得他只是民進黨整個政治結構大格局裡,1顆可被取代的螺絲釘。

上週六,前監察委員陳師孟出書,辦新書發表會,會中,倒了不少內幕。根據陳師孟說法,今年初他去總統府,表面上,是向蔡總統遞辭呈;內心深處,卻是欲走還留,期盼蔡英文能慰留。詎料,蔡英文先是要他閉嘴別再對外發言,繼而「慰留但尊重其辭職意願」,他看情況不對,只好下台一鞠躬,辭職了事。

上台容易,下台難;上台看身影,下台看背影;上台冠蓋滿京華,下台斯人獨憔悴,這早已是官場通例,多少年來,都是如此。偏偏,官場芸芸眾生多如過江之鯽,卻沒幾個人,能看透、參透這簡單道理。

當年蔣經國去世後,國民黨大檔頭李煥、二檔頭宋楚瑜,暗中猛鬥行政院長俞國華,搞得俞揆坐立難安,熬了1年多,終究挺不過,跑到總統府,向李登輝遞辭呈。當時,俞國華內心,也是希望李登輝能表態力保。結果,李登輝嘴巴上說慰留,卻收下了辭呈,之後,也沒實際慰留行動。於是,俞國華知趣,只好宣布辭職下台。

若干年後,陳水扁當總統,某次大選後,新聞圈瘋傳內閣更迭訊息,所有媒體都說,行政院長張俊雄職位不保。張俊雄本人卻毫無所悉,陳水扁不哼不哈,沒個音訊。週日上午,張俊雄接到總統官邸電話,要他去一趟。張俊雄離家,去總統官邸,陳水扁簡單交代,要他下來。隨即,張俊雄摸摸鼻子回家,灰頭土臉下台。

陳師孟上台之初,意氣風發,指東打西,單挑整個司法界,對上所有檢察官與法官,掀起漫天波瀾。即便綠營大老,都對此頗有意見,認為監察委員不能這樣講話。但陳師孟依然故我,頗有「橫眉冷對千夫指」氣概。

當時,本刊〈鏡觀〉曾以「期盼監察院正常運作」為題,對此事有下述評析:

「到底,陳師孟辦案方針,是他個人立場?還是民進黨高層授意?過一陣子,自然真相大白。倘若陳忽然低調,或者憤而去職,顯示背後有人煞他的車,辦案方針只是個人立場。倘若他持續貫徹到底,毫無煞車,就顯示他是奉旨辦事。」

後來事實證明,他並非奉旨辦事,而是機動自走砲,走到哪兒,轟到哪兒。對於自走砲,上級就算沒被動踩煞車,也不會主動催油門。因而,落到自請辭職下台,也是意料中事。只不過,陳師孟似乎還是參不透官場硬道理,不曉得他個人就算神文聖武,也只是民進黨整個政治結構大格局裡,一顆可被取代的螺絲釘。

天下沒有不散宴席,官場沒有不倒政客,上台自有下台時,莫看眼前官場上,某些角色轟轟烈烈,到了下台那天,砰然一聲,冰山傾倒,照樣灰頭土臉,蒙塵滾蛋。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