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面向世界 佐見啦生技執行長李昆霖

文|王筱君    攝影|楊弘熙    影音|吳明曄
李昆霖是面膜產業的奇葩人物,旗下提提研品牌面膜先打入法國頂級百貨通路,才從國外紅回台灣,去年年收5億元。

李昆霖13年前協助岳家推動TT面膜品牌再造,放棄低價廝殺的亞洲市場,連5年全球參展,卻因不懂如何證明產品有效,遭老外譏是亞洲詐騙集團。為雪恥,花2年半、燒百萬元,取得歐洲最高規格認證,打進法國頂級百貨。

翁婿對經營不同調,3年前拆夥,因爭商標權對簿公堂,妻子左右為難。2017年另創「提提研」品牌,砍掉低價產線,營收蒸發8成,他堅持拉高製程規格,砸3億元建研發生產總部,媲美愛馬仕工廠,靠寵粉召喚買氣,去年年收5億元。把挫折當試煉,只盼一天比一天更進步。

進佐見啦生技位於高雄市的研發生產總部「佐研院」,猶如美術館的純白建築體,在臨海工業區內格外醒目,被SK-II、蘭蔻、海洋拉娜等一線國際保養品牌公認足以媲美愛馬仕工廠,幕後推手佐見啦生技執行長李昆霖開門見山的第一句話即霸氣宣稱:「我把這裡定位為保養品的最高殿堂,是台灣唯一結合美學與科學的工廠,保證顛覆想像。」

李昆霖斥資3億元打造研發生產總部,被歐美一線美妝品牌客戶讚譽媲美愛馬仕工廠。

 

品牌升級 接瑞士大廠訂單

「花3億元蓋佐研院,不是要凸顯我們財大氣粗,而是我們一直在追尋更好的可能性,不斷突破自我。」李昆霖急切領著眾人參觀他的心血結晶。來自瑞士的活性原料,囤放於精密溫濕度控制的儲藏室,不手軟使用藥廠等級純水、長纖維與生物纖維等級布膜,大幅拉高面膜製造規格;為證明自家產品確實有效,這裡也是全台唯一具備安全性評估、重複性貼膚測試、舒緩度測試與功效性測試4大檢驗功能的生產基地。

滔滔不絕的李昆霖,駐足在一根由上萬張文獻紙張堆疊而成的柱子,說明自己的與眾不同。「這是我們過去所有產品申請歐盟PIF(產品履歷)認證的足跡,PIF簡單來說就是美妝產業的憲法,是產品的身分證,就像我們移民要出示良民證,美妝產品要上架到歐盟的百貨公司,就必須提供PIF認證。」衛福部已公告,2025年台灣將全面落實化妝品須符合PIF認證,比起還摸不著邊際的同業,李昆霖已提早10年練兵。

佐見啦生技目前是台灣第1家取得歐盟最高規格認證的美妝廠,圖為研發人員進行安全性測試。

今年43歲的他,是面膜界的奇葩,13年前加入岳父的面膜工廠,偕妻將TT品牌轉型升級,成功打進法國巴黎百年精品Le Bon Marché、老佛爺百貨,是唯一征服法國的MIT面膜,協助岳父還清負債後,卻因彼此的經營理念漸行漸遠,3年前無奈分家,他再創提提研品牌,用精品規格生產中高階面膜,搭配KUSO行銷手法,去年營收衝上5億元,今年受疫情影響小幅衰退,卻接到瑞士最大美妝集團MIGROS代工訂單。

 

赴澳翻轉 輕狂少年步青雲

雖說人不輕狂枉少年,但李昆霖曾在自撰書刊、社群媒體上,百無禁忌分享異國性愛、在世界各地脫褲的搞笑遊記,被封為「遛鳥博士」。27歲拿到化工博士學位,擁有澳洲網球教練執照,精通英、日、德外語,然而在這些傲人紀錄背後,他其實有過一段自卑退縮的童年。

李昆霖對自己的身材充滿自信,過去常裸露搏版面,有「遛鳥博士」綽號。(翻攝部落格李昆霖前遛鳥國手)

李昆霖的爸媽在高雄白手起家經營黃金中盤生意,母親因小學沒畢業,被家族親友嘲笑,格外期盼望子成龍。「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學霸,其實是天大的誤會。」李昆霖就讀道明中學資優班時,每天讀到半夜,13歲就有少年白,成績仍是中後段,為了給兒子更好的學習環境,父母毅然決然退休,帶著百萬元積蓄舉家移民澳洲。

雖有家人陪伴照料,但李昆霖仍難倖免被歧視、霸凌。「剛開始你只能忍耐,然後努力做些會讓老外尊敬你的事情。譬如全班數學都不好,我就把數學練到可以當小老師,我同時學英文和德文,你能想像,一個亞洲人最後拿到全校德文第一名?不服氣被笑是東亞病夫或書呆子,我練舉重、健身、長跑,至今仍是澳洲華僑的長跑紀錄保持人。」靠著幾近瘋狂的好勝心,李昆霖成功翻轉劣勢,成為僑界風雲人物。

不到30歲,李昆霖已是全球前8大油廠與4家化學工廠贊助成立的亞蝕公司首席工程師,他負責撰寫維護油管內腐蝕預測軟體,前途似錦,卻因母親一場大病,毅然決然放棄海外優渥工作,返台照料家人。李昆霖私下是重度網路使用者,在還沒有無名小站、痞客邦部落格的年代,他自架網站撰寫文章,當時就已創造百萬點閱瀏覽,甚至連另一半小啦也是在ICQ上練倉頡輸入兼聊天,譜出戀曲。

 

法商質疑 砸下重金拿認證

李昆霖的岳父王金生經營波特嫚面膜工廠,2004年與女兒聯手創立TT面膜,從電視購物起家,靠著一片10元、20元平價操作,風光一時,甚至進軍大陸電視購物,然而好景不常,因同業削價競爭犧牲利潤,最終導致負債累累。「我是因為太太的關係才踏入這行,我算是有語言能力,希望幫她把品牌推上國際。」李昆霖不想重蹈低價競爭亞洲市場的舊路,決定做全世界的生意。

李昆霖(右一)因太太(右二)緣故進入面膜產業,曾協助岳父(左二)將TT面膜推上國際市場。(翻攝部落格Thor's rhapsody)

初生之犢豪氣萬千談夢想,但現實狀況是,李昆霖從2007年開始參加香港美容展,連續5年南征北討,全球參展40餘次,卻處處碰壁毫無斬獲,直到2011年,在俄羅斯美容展遇到法國代理商,對方第一句話就問「你能證明你的面膜有療效嗎?」徹底改變夫妻倆經營面膜品牌的觀念。

李昆霖無奈地說:「其實面膜的悶蒸原理,比任何霜、精華液導入皮膚的速度來得快,簡單來說,就是導好導壞都特別快,猶如雙面刃,偏偏台灣的保養品法規不允許業者講療效,如此一來,誰還願意當乖乖牌?以抗老為例,很多品牌宣稱有添加抗老化成分,但有加就等於有效嗎?要加到多少濃度才有效?成為多數業者規避的灰色地帶,最終導致大量劣幣驅逐良幣。」

提提研也生產眼膜系列產品外銷歐洲。

當時TT正是因為拿不出療效證明,被老外戲稱是亞洲來的詐騙集團。不服氣的他,跟著法國毒物學專家,從源頭原物料溯源開始,花了2年半,才拿到第一張PIF認證,取得進入法國市場的敲門磚。由於一款產品的PIF認證就要花200萬至300萬元,岳父不願出資,李昆霖只能向爸媽商借,也埋下翁婿對品牌經營的歧見。

斥資千萬元打造藥廠級純水設備,拉高製程規格,生產精品級美妝保養品。

挾著第一家征服法國的MIT面膜品牌盛名,TT隨後成功進軍台灣實體通路,單月可賣出50萬片。不論品牌如何轉型,李昆霖從沒忘記經營粉絲專頁,每天花超過14個小時掛網與T粉互動,自創敷面膜跳傘、餵鯊魚、踢跆拳道等KUSO試用影片,斜槓經營Booking漫畫店的他,還在漫畫店賣面膜、辦鐵粉聚會,成功將線上流量轉化為線下導購,2016年營收突破4億元,協助岳父還清負債。

興趣多元的李昆霖還斜槓經營Booking漫畫店,被網友封為全台最美必朝聖的漫畫店。
李昆霖是行銷高手,他曾敷面膜跳傘實測產品,在網路上引起話題。(翻攝提提研臉書)

 

自立門戶 浮誇策展戰紅海

隨著TT品牌聲量漸高,李昆霖想將旗下所有產品導入PIF認證,「我必須抉擇,究竟是要做細水長流的良心生意,還是低成本賺快錢。」他沒懸念地選擇前者,但這個決定並未獲得岳父支持,2017年翁婿正式分道揚鑣。如今,2家公司仍因商標權爭議,正循法律途徑解決,在親情與商業利益的拉鋸下,一向大鳴大放的李昆霖,罕見選擇沉默,拒絕多做回應,僅淡淡地說:「彼此關係需要時間來修復。」而妻子小啦夾在父親與丈夫中間,更是左右為難,負責研發的她選擇低調,這次採訪堅持不露臉,也不願透露全名。

提提研的每1款面膜都可從原物料溯源,連效期製期標籤都有專人做確認是否有誤。

為了和岳父公司做切割,李昆霖全面更名「提提研」,妻子負責產品研發,為感謝妻子相挺,公司登記名藏著太太的小名小啦;然而昔日夫妻倆苦心經營的4千多筆關鍵字搜尋流量,瞬間化為烏有。自立門戶初期,考量產品定位參差不齊,李昆霖不惜大刀闊斧整頓,把只是因為便宜才賣得好的產品線砍掉,從50款商品精簡到10款,營收在短短半年內蒸發8成。

為確保產品功效,佐見啦生技是全台唯一具備安全性評估、重複性貼膚、舒緩度與功效性測試的生產基地。

分家後,李昆霖一邊尋找符合生產標準的代工廠,一邊著手打造佐研院。台灣每年面膜消費市場高達40億元,然而全台有超過135個面膜品牌,提提研如何從紅海中脫穎?「我都說我們是被面膜耽誤的策展公司。」李昆霖將過去在歐洲打天下的經驗移植到台灣,常出奇不意舉辦線下實體活動,像是連續3年進軍國內大型美妝展,以「羅浮誇宮」、「咖啡沙龍」、「法式甜點」浮誇式策展主題,成功吸引消費者目光。

 

堅不賤賣 口碑打入老佛爺

李昆霖十分懂得「寵粉」,和顧客搏感情,今年7月的亞洲美容保養暨生技保健展,有粉絲不顧炎夏酷暑,拖著備戰囤貨的行李箱徹夜排隊,他清晨5點就化身臉書粉絲團小編現場直擊,7點多,見排隊人龍已繞行1/4圈的南港展覽館外圍,他立刻派人送上輕食早餐,是4天展期中唯一得出動專員分流控管入場人次的品牌攤位。

面膜事業漸上軌道後,夫妻倆積極孕育全新美妝品牌JOLA,今年受武漢肺炎全球延燒,衝擊美妝產業,李昆霖不像LVMH、克蘭詩等大集團旗下美妝品牌投入乾洗手生產行列,卻低調透過個人網站,贈送全台灣醫療院所最頂級的護膚品雪藻霜,供醫護人員保養因頻繁洗手消毒的乾裂雙手,從2月以來已送出超過千瓶,為品牌搏得好評。他也把台灣成功經驗分享給法國代理商。

李昆霖要把總部打造成美妝接單中心,除了生產自有品牌,也替國內外美妝、醫美品牌代工。

「前段時間全法國百貨公司都關門,法國代理商的營收雪崩式下滑,一片10歐元的提提研面膜,一度打算降價至1歐元出清,我堅絕不能賤賣,否則我們這麼多年來在歐洲經營的品牌定位會立刻崩跌。」李昆霖建議代理商學台灣,將3萬片面膜庫存轉贈百貨公司,作為重新吸引人潮上門的贈禮,還因此打入最難攻進的老佛爺百貨通路,讓品牌形象更上一層樓。

JOLA是佐見啦生技旗下全新美妝品牌,目前正在積極籌備中。

「面膜只有2種,提提研或其他。」對李昆霖來說,標準是拿來超越的,他把每一次的挫折試煉,當成是蓄積下一次跳躍的能量,「未來,佐研院會成為全球美妝保養品的接單中心。」眼神中透出不容懷疑的堅定自信。

 

後記:被討厭的勇氣

李昆霖沒學過1天正規行銷,但他隨便1則臉書PO文,就能吸引萬名粉絲,葷素不忌的言辭,連私領域也能變熱門話題。他曾因分享兒女從早上8點到晚上9點的精實課表,引發專家、網友議論,不熟悉他的人,容易把他視為怪咖,貼上狂妄標籤。

李昆霖熱愛動物,他在Booking漫畫店後院養陸龜,天氣好時會陪寵物做日光浴。

「討厭我的人一大堆啦!」面對酸民,他靠強大自信與意志力練就金鐘罩,唯獨被封為虎爸讓他滿腹委屈,李昆霖拚命解釋:「孩子做的每一件事,我都是陪著他們一起…。」看來狂人也是有弱點的。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