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漢書評—經典重來EP00】以我們當下的眼光,喚起作品新的閱讀可能

文|朱嘉漢    聲音|朱嘉漢 繪圖|王聖光

所謂經典,不僅是在漫長的時間裡保持相同意義,而是在不同的時空、語言、文化的脈絡中,依然可以產生不同的意義,才是經典不死的原因。

自本月起,【朱嘉漢書評—經典重來】將每月探討1本值得重讀的經典文學,與我們的當代對話。請持續閱讀、收聽,更歡迎到《鏡好聽》的粉絲團或Instagram與我們互動!

經典重來,讓我們以閱讀之眼,承接起來自於書本的一瞬之光。歡迎收聽「朱嘉漢書評—經典重來」,我是朱嘉漢。這一季的節目,我將介紹10本值得重讀的經典文學,與我們的當代對話。

所謂經典,不僅是在漫長的時間裡保持相同意義,而是在不同的時空、語言、文化的脈絡中,依然可以產生不同的意義,才是經典不死的原因。換句話說,因其豐饒,且在時空中幻變,禁得起如此考驗,經典才得以成為經典。經典並非不朽,而是能不斷重生。

於是,閱讀經典的意義,就不能僅止於追尋固定的永恆價值,試圖將作品的可能性,閉鎖在「經典」的狹窄想像中。換句話說,經典閱讀,首先要讓「經典」本身的意義更加開放。

所有的「經典重來」,也是「經典重新」

對個人而言,初次閱讀與再度閱讀,所讀到的意義便有差異。文本的差異,在於一次一次的閱讀實踐。若對於個人而言如此,對一個時代來說更是需要在當代中轉換。面對書市上經典作品的重新出版,讀者的任務,就在於我們的當下專注的閱讀裡。

班雅明思考翻譯時,曾說過「原作在它的來世裡必須經歷其生命的改變和更新,否則就不成其來世。」其實,所有的新譯本、乃至於所有的新書,都在面臨其改變與更新。缺乏這個過程,猶如不曾存在。

亦即,所有的「經典重來」,也是「經典重新」。試圖,以我們的閱讀之眼,承接起來自於書本的一瞬之光。猶如抬頭仰望星辰,來自數萬光年外,經歷無數時間,終於接觸到我們眼球的光芒。

因此,我們除了閱讀最基本的就書論書,貼近原作品與作者的生成脈絡,探索作品的核心外,另一方面,亦探索這本書在當代重出的意義,以及我們閱讀的可能性。

「經典重來」節目,將選讀兩類近期出版的經典。

第一類是經典文學的新譯本或再版,探索重新翻譯的差異,以及如何重讀。

例如卡繆《異鄉人》不僅於2020年同時有3家出版社重新請知名譯者翻譯,近期內亦有《尋找異鄉人》與《異鄉人:翻案調查》等作品,讓我們能以不同的當代之眼觀看。

以我們的當下閱讀,重新賦予作品意義

或如《小王子台語版》的重要翻譯,不僅將台語文學的幅員向前推進,其實也證明翻譯一事,是能讓原文的意義輻散更加豐富。並讓台灣讀者真正以語言重新認識《小王子》語言中的音樂性。

卡夫卡《變形記》則回到了他本身文學的簡約感,並讓我們重新回味「現代性」當中,人作為一個人的制約情境。

另一類是盼望多年的經典文學中譯本,討論其補足或擴充了我們閱讀拼圖的哪些部分。

比如文學史上的奇書《薩拉戈薩手稿》,補足了我們文學史上的缺漏,並重新喚起對傳統說故事技藝的渴求。

普魯斯特《歡樂時光》是他第一本處女作品,可以對照《追憶似水年華》裡,想寫作的年輕人的漫長摸索。

或如布羅斯基《小於一》是文學價值極高的散文,其對政治、歷史的反思,足以回應我們當代需要的思索。

願以我們的當下閱讀,重新賦予作品意義。並期待藉由引介與討論,讓經典的再生可以推往未來。經典重來,邀請各位以我們當下的眼光,喚起作品新的閱讀可能。

 

接下來請收聽:【經典重來】第一集〈重讀卡繆《異鄉人》:關於感受〉。

最多獨家更新內容,請下載《鏡好聽》APP:https://mirrormediafb.pros.is/LY67K

更新時間|2021.01.14 03:3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