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偏房三官司敗訴長房反擊 霧峰林家爆百億爭產風波

文|林慶祥    攝影|賴一銀
霧峰林家廈厝長房長孫林義功(左)表示,不排除對偏房堂叔父子林正方、林俊明(右)提告。

被稱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的台中霧峰林家,最近傳出爭產風波。廈厝長房的林義功兄弟控訴偏房叔叔林正方父子,把持近百億元祖產,還另外成立一間「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不但接收政府補助的11億元,也獨霸古蹟經營權。近年來,林正方父子為了讓公司漂白,連續提出3個行政訴訟均敗訴,法院認定祭祀公業的資產是「公同共有」,所有子孫權利均等,這讓林義功兄弟看到曙光,準備提出民事與刑事訴訟,討回屬於全體子孫的祖產。

12月中,台中霧峰林家第九代嫡系子孫林義功兄弟,拿出族譜說,霧峰林家分「頂厝」「廈厝」二系,頂厝是知名的林獻堂那一脈,其「林甲寅祭祀公業」「景山公祭祀公業」至今組織健全,反觀他們廈厝的「林本堂祭祀公業」已不復存在,且因偏房子孫奪產,原應屬於全體子孫的近百億元祖產,淪為少數人禁臠。

 

日治改組 各房爭權奪利

本刊調查,霧峰林家從第三代林甲寅之後,就分為頂厝、廈厝二脈,廈厝的林文察曾任清朝福建省綠營水陸提督,是林家官位最高的,長子林朝棟在歷史上也赫赫有名,中法戰爭時曾在基隆附近的獅球嶺擊敗法國將領孤拔,是中國近代史上少數打贏洋人的將領,而林義功正是他的嫡系曾長孫。

林義功的弟弟林義明指控,祭祀公業近百億元資產淪為偏房禁臠。

林義功及胞弟林義明告訴記者:「把祭祀公業弄得分崩離析的,就是我們曾祖父三弟林朝宗的兒子林資彬、孫子林正方與曾孫林俊明。」林義功兄弟說,1895年,清廷把台灣割讓給日本,身為清朝將門之後的林朝棟,與後來追隨國父孫文革命、曾任閩南軍司令的三子林祖密,不願子孫當日本人,帶著此脈家人渡海前往中國大陸。

林義功指出,台灣光復後,林朝棟的子孫返台,卻發現原屬於他們名下的土地、田產,幾乎都被其他族人侵占,連「林本堂祭祀公業」也差點不保。他忿忿不平說:「霧峰林家百年來從未分家析產,都是由族長掌握、分配資源,當初曾祖父林朝棟也知道,在異族統治下,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所以還特別以族長的身分交代,財產田園可以分,但祭祀公業的土地絕對不能分割!」

1936年,日治後期推行「皇民化運動」時,日方企圖削弱霧峰林家這個根深蒂固的百年家族力量。林義明表示,那時林家偏房子孫林資彬選擇配合日本人,將「林本堂祭祀公業」改組成「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並將原本紀念來自廈門的「廈厝」改稱「下厝」。此後,族長失去威權,各房爭權奪利,內部紛亂,家族影響力也逐漸式微。

藝文團體在霧峰林家「宮保第」的「花廳」演出崑曲,頗受歡迎。(翻攝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臉書)

 

嫡系弱勢 多筆土地遭賣

林義明進一步指出,改為股份制的株式會社共2千股,由於長房子孫都在大陸,他們被迫「寄股」給其他房堂兄弟,後來部分股份甚至被侵吞,台灣光復之後,返台的長房嫡系子孫處於弱勢,最後只分到50股。

對此,林義明強調,祭祀公業所有子孫權利均等,變成株式會社後,股份產生變動,失去「公同共有」的意義,還有可能落入外人手裡。

林義明痛心地說,當時林家分崩離析,在日治時代後期與台灣光復初期,祭祀公業的土地被私賣不少,最近他們更查出,家族原本有58筆共有土地,因為市地重劃等因素,目前只剩22筆,其中甚至有7、8筆被盜賣,錢到了誰的口袋?至今仍是謎。

林義明指著族譜說,他們長房嫡系在光復之後回台,才知祖產被奪。

 

三位一體 三官司皆打臉

台灣光復之後,國民政府規定,向日本政府登記的株式會社,必須改制為中華民國的公司,握有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最大股的林正方,以「林本堂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向台灣省政府申請變更,但因股東名冊與股權不符等問題,被打回票,因此對外仍然沿用日治時代的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至今。

至於家族內部,則由並未向政府登記的「下厝管理委員會」負責管理祭祀公業的資產。剛開始時,還會固定由各房推派委員,選舉主委,並且定期祭祖、修屋、公布財務資料,但後來林正方擔任主委,一當四十多年,到了九十多歲還不願意放手。林義明告訴本刊:「我這個叔叔當主委,比蔣介石當總統的時間還要長!祖產的運作、收支,都是黑箱作業。」

林義功則補充,林正方利用長期擔任主委的權力,與兒子林俊明又成立「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無產業二字),對外宣稱該公司與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下厝管理委員會是「三位一體」,父子倆大權一把抓,實質掌控近百億元的資產。

霧峰林家宮保第、將軍府、景薰樓等,都被列為國定古蹟。

921大地震後,霧峰林家古蹟被震倒、毀壞不少,台中市政府文化局、中央的文建會(文化部前身)前後撥款共11億元修繕,在三位一體的邏輯下,也是由林正方父子的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出面接受政府的補助款,甚至就連林家「宮保第」等古蹟景點的門票、商店的收入,也都進入了這家公司。

林義功兄弟指出,或許因為心虛,林正方父子急於讓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漂白,以獲得支配祖產的法律地位,所以接連提出三件行政訴訟,卻通通獲判敗訴。

最早的一起官司,是2014年,台中縣市合併後,林正方要求市府核發證明文件,確認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等同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遭市府拒絕,因此轉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但敗訴。

偏房子孫林俊明(中)遭堂兄指控,壟斷古蹟經營權。(翻攝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臉書)

緊接著,2016年,林正方父子要求台中大里地政事務所,將登記在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名下的土地,直接改登記在他們公司,被拒絕後,一樣打行政訴訟,還是一路敗到底。

最後,因921大地震後,文建會把修繕經費撥給台中市政府,再由市府撥給林正方父子的公司,但文化部成立後,發現林家產權不清,拒絕撥發相關款項,於是林正方父子再打行政訴訟,要求文化部依慣例撥款,也希望藉此官司證明他們是林家代表,但仍敗訴。文化部明白表示,只撥款給林本堂產業株式會社,該公司無法代表。

 

提告民事 謀解任林正方

「霧峰林家林祖密將軍紀念協進會」法務祕書劉麗萍指出,這三場官司打破了三位一體的鬼話,也證實林本堂株式會社(即祭祀公業)是「非法人團體」,屬《民法》上的「合夥組織」,資產應該是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

「林祖密將軍紀念協進會」法務祕書劉麗萍說,林家資產屬全體子孫共有。

林義功兄弟則表示,官司讓他們看到重新恢復祭祀公業的希望,他們準備提出民事訴訟,先解任株式會社的主委林正方,並重選管理人,也不排除控告林正方父子背信、詐欺、侵占,希望透過法律途徑,討回屬於全體子孫共有的財產。

霧峰林家廈厝簡譜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