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球后的征途 詹詠然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擁有天分與才華的人,永遠是大家所稱羨的對象,但天才如果一下子就走到極限,接下來怎麼辦?詹詠然的經歷恰好可以回答這個疑惑。

詹詠然說自己從小跟著父親打網球,

之後立定志向成為職業選手。

當然這不光需要努力,更需要天分,

但一個從小就展露才華的天才,

假使在自己的領域走到了極限,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繼續闖蕩江湖嗎?

意義又在哪呢?

我覺得詹詠然的故事就像是熱門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一個少女誤打誤撞走進了西洋棋的世界,發現自己的天才棋藝。只是一路過關斬將後,才發現真正需要征服的是自己的內心深處,而不是對手。唯一不同的是,這位女主角靠網球闖天下。

天才不見得都是寂寞的,但職業選手的生活比較不同,「能夠找到知音的機率就沒有這麼高」,讓詹詠然更在意人際關係的經營。

停下腳步 回首征戰經過

然而在2020年,不管你多有天分、多有本事,碰上了疫情都得低頭,國際網球比賽也是如此。於是詹詠然突然多了很多額外的時間,多到她足以完成一本《你已是你所需的一切》,「我也沒有想過自己30歲會出書,因為碰到疫情,讓我多了很多時間,可以去反思、回憶自己很深刻的片段,把一篇篇故事寫出來。」

2020年許多比賽紛紛叫停,詹詠然忍不住懷念比賽,也懷念搭飛機時、起飛前的期待,但不喜歡碰上亂流。(時報出版提供)

訪問當下,詹詠然已經為了即將在明年元月展開的澳洲網球公開賽進行訓練,她承認很想念比賽的感覺,但不光是勝負,而是為了比賽而踏上周遊列國的旅程。

「比賽的時候,其實每一天的目標很明確,行程都是繞著賽事進行,所以每一天生活都還蠻固定的;加上可以到各個不同的國家或城市,雖然沒有辦法一一拜訪景點或旅遊勝地,況且我們只是在旅館跟球場之間移動,但是一到那個地方,當地的氛圍跟文化,就能讓你感覺很不一樣。」

詹詠然說,不只對職業比賽選手而言,羅馬、巴黎這兩座城市,也是很多人嚮往的,跟其他地方舉行的比賽相比,選手會稍微不專心一點點,「一方面是旅遊勝地、浪漫的地方,尤其女生會特別喜歡這樣子的地點。再來可能因為義大利的美食、巴黎作為時尚之都,都會讓選手在這兩站比賽的時候,稍微利用閒暇時間,多安排一些觀光行程。」

她說在羅馬比賽,大家的心情更愜意一點,「會覺得我今天比完賽後,預訂好一點的餐廳吃晚餐。例如哪裡的披薩很好吃,或者義大利麵特別厲害,要不然就是去羅馬競技場走走。」

雖然想念歸想念,詹詠然說自己沒有特別喜歡搭飛機,「因為我怕亂流!」只是久久沒有搭飛機,現在說起來也會想念,「就是要起飛之前,期待的心情。」那種新鮮感,會讓人一直期待下一站的來臨、新的衝擊,不然到處比賽、四海為家的生活,只剩下折磨人的漂泊。

公私不分 家人堅強後盾

跟《后翼棄兵》總是單打獨鬥的女主角相比,詹詠然的傳奇背後少不了她的家人。不管是身為網球啟蒙教練的父親、擔任經紀人的母親,還有同樣也是職業網球選手的妹妹詹皓晴,讓他們於公於私都無法分開,姐妹之間不管是搭檔還是拆夥,也永遠會被拿來議論。

一家人都跟網球分不開,「這樣的關係甚至於超越緊密」,詹詠然說放假的時候就不會管對方,才能維持合作的新鮮感。

「在我們家來說,我覺得算是加分的,應該說,我們再也找不到更了解我們、或者更為我們著想的教練或經紀人;父母所有一切出發點都是為了我們,這也是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一路走來,一起工作這麼長的時間,都還能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

詹詠然說,這樣的關係甚至超越緊密,不過也因為生活的一切都跟網球脫離不了關係,反而休假時,是難得沒有想到對方的時候,「因為我們4個人真的太常在一起了,所以休假的時候,大家會分開。比如說我可能在台中,皓晴可能在高雄,彼此不會管對方,這樣才能讓自己有一個空間、可以想念對方或關心對方,也才能夠維持合作或團隊的新鮮感。」

選手人生 社交無可迴避

詹家姐妹在球場上既可以合作、也彼此較勁,讓人不由得想起美國的大小威廉絲。詹詠然覺得她們除了球場上搭檔雙打之外,各自生活都分開了,「雖然大家以『威廉絲姐妹』的封號稱呼,其實她們都有自己的個人空間,我覺得這點其實是相對非常重要的。」在外人眼裡看來,也許不見得是融合、甚至是衝突,但她們就是有辦法處理得很好。

這又導致我們開啟了另外一個話題,也就是人際關係的經營,為什麼網球選手會對這個議題特別有想法?「因為職業選手的成長過程,跟同年齡層的小朋友、學生、甚至上班族也好,會比較不一樣。我們的生活模式不同,能夠找到知音的機率就沒有這麼高。」

「人際關係不一定是我真正交了多少朋友,或得到多少讚美,而是怎麼樣跟自己相處?」詹詠然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相處模式。

畢竟大家都以為網球選手不就是埋頭苦練、對著牆壁練球不就得了,為什麼要操心人際關係?詹詠然說:「雖然說某種方面來看,我們的工作其實個人色彩很濃厚、很孤獨,但同時要懂得很多應對進退,比賽要致詞、甚至要做很多,譬如說跟社群媒體相關的工作,以及接觸球場邊的工作人員等等。我覺得在人際上面能夠有一個好的關係,對自己的看法也會更不一樣。」

接受逆境 內化反身自省

「要經營人際關係的同時,必須要先了解自己,妳可能會帶給別人怎麼樣的感覺?或者根本不在意別人對妳有怎麼樣的感覺。」詹詠然提到,一開始當然不容易,「以前小朋友或青少女時期,有各種不一樣的聲音,自己有沒有辦法接受、消化?很多時候都是邊走邊學,人際關係不一定是交了多少朋友,或得到多少讚美,而是怎麼跟自己相處?然後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相處模式。」

「921大地震」讓詹家在台中東勢經營的超市,瞬間從3樓變成2樓,也成為詹詠然投身網球運動的契機。當年只有6歲的詹皓晴沒想那麼多,看到相機主動比出V字手勢。(時報出版提供)

另外一個有趣的議題,就是職業選手消化勝敗的速度,遠比大多數人來得快。當然也不得不如此,畢竟輸了這一盤,下一盤還要贏回來;這一站敗了,下一站還要求逆轉勝。碰上逆境,詹詠然選擇往內心看,「我們往往第一反應都會抱怨怎麼這麼衰?這件事竟然讓我遇到了?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抱怨的時候,並沒有去內化它、接受它。一旦沒有接受,這件事情對妳來說就是沒有益處的。」

「很多時候新的創造,反而是走到絕境的時候。」詹詠然提到,要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比賽被迫暫停,她也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寫作、出書,「每個人都有情緒,當下可能真的會生氣、難過,這是難免的。不過難過之後,有沒有辦法消化這件事情,而且提醒自己說,『其實這件事情換個角度看,我可以怎麼做。』」

化妝、髮型:Abby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