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后闖天下3】逆境造就新局 詹詠然霸氣當「網美」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人際關係不一定是我真正交了多少朋友,或得到多少讚美,而是怎麼樣跟自己相處?」詹詠然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相處模式。

「要經營人際關係的同時,必須要先了解自己,妳可能會帶給別人怎麼樣的感覺?或者根本不在意別人對妳有怎麼樣的感覺。」詹詠然提到,一開始當然不容易,「以前小朋友或青少女時期,有各種不一樣的聲音,自己有沒有辦法接受、消化?很多時候都是邊走邊學,人際關係不一定是交了多少朋友,或得到多少讚美,而是怎麼跟自己相處?然後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相處模式。」

接受逆境 內化反身自省

另外一個有趣的議題,就是職業選手消化勝敗的速度,遠比大多數人來得快。當然也不得不如此,畢竟輸了這一盤,下一盤還要贏回來;這一站敗了,下一站還要求逆轉勝。碰上逆境,詹詠然選擇往內心看,「我們往往第一反應都會抱怨怎麼這麼衰?這件事竟然讓我遇到了?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抱怨的時候,並沒有去內化它、接受它。一旦沒有接受,這件事情對妳來說就是沒有益處的。」

「很多時候新的創造,反而是走到絕境的時候。」詹詠然提到,要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比賽被迫暫停,她也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寫作、出書,「每個人都有情緒,當下可能真的會生氣、難過,這是難免的。不過難過之後,有沒有辦法消化這件事情,而且提醒自己說,『其實這件事情換個角度看,我可以怎麼做。』」

 

場邊側記

看完了《后翼棄兵》,再來讀詹詠然的書,就會發現裡頭有很多相近的趣味。以比賽維生的人總是出門在外,征戰各地的結果就是除了比賽場地哪也沒去;旅途經過及在賽事空檔跟其他選手的交流,這些過往很少人能窺探,現在,屬於職業選手的點滴,躍然紙上。

做完網球選手的訪問,發現從頭到尾訪問的圖片視覺好像沒有出過現「網球」的符號。不知道這該算是「刻意」還是「巧合」,或者,在沒有「網球」的陪襯下,這樣的詹詠然可能更像一個普通的凡人。

好比每拍完一個鏡頭後,詹詠然很認真地說要「買下」所有的照片(這出手未免也太霸氣了點),也叮嚀要幫她「修圖」。畢竟離開了球場後,她終究也只是一個想在鏡頭前好看一點的「網美」。

「921大地震」讓詹家在台中東勢經營的超市,瞬間從3樓變成2樓,也成為詹詠然投身網球運動的契機。當年只有6歲的詹皓晴沒想那麼多,看到相機主動比出V字手勢。(時報出版提供)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