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縱容狼師1】女童遭狼師侵犯 校長為退休金壓醜聞

文|呂苡榕    攝影|賴智揚
師生權力不對等,造成校園性侵案極難發覺。(示意圖,非案件當事人)

20多年前,老師在B國小擔任四年級班導,總以「健康教育」為由,要女孩一個一個進入視聽教室,或脫褲子、摸下體,或要求女孩坐在他大腿上。

一個女孩回家後告訴父親老師要他們脫褲子,父親質問校長,也向派出所報案。報案後,校長帶著一盒水果去女孩家中「協調」,說自己即將退休,怕影響退休福利,又說老師還年輕,希望家長能給老師一個機會。最後決定讓老師調去別校,就算了事。

Z老師曾經要求與妳有不當肢體接觸嗎?

妳曾被Z老師要求脫衣服或褲子嗎?

妳曾被Z老師要求親吻過臉或身體部位嗎?

前監察委員高鳳仙還記得一部分題目。它不是一場考試,而是一紙驚悚的問卷調查,「應答」的是900多位曾經或正在就讀南部A國小,被Z老師教導的女學生⋯⋯

這場調查遲來了20年,Z老師在B國小前任校長的縱放下,悄無聲息轉往A國小繼續任教、施暴。A國小現任校長透過逐一的問卷訪談,最終清查Z老師共犯下24起案件,共有22名受害者,受害地點遍及游泳池、電腦教室等。

A校現任校長面對問題,換來的是地方教育局以「校園性騷擾防治宣導做得不夠」等理由記過懲處。一位旁觀的性平委員憤憤不平:「查了還要被罰,不如遇事就壓著,反正賭一把,能蓋過去就蓋過去。」校園性侵案件總有多個觀察面向,官場慣性下的「多做多錯」,堪稱其中最荒唐的一面。

南部A國小這起校園性侵醜聞,涉及2所學校,數十名學生,調查範圍近千人。它的揭發,起於一對痛心的阿公、阿嬤。

老師以「健康教育」為由,要女孩子逐一進入教室,或脫褲子摸下體,或要孩子坐在他大腿上。(示意圖,非案件當事人,東方IC)

 

議員,最後的求助管道

阿公和市議員是舊識了,那日初春傍晚,阿公和阿嬤工廠下班後便急匆匆地趕到議員服務處,議員連忙招呼2人在泡茶桌邊落座,剛巧其他工作人員都在內室的辦公區,只有3人圍著泡茶桌。阿公一坐下連忙開口,急切地說起孫女如何在這所南部的「A國小」裡被「Z老師」欺負——9歲女童被禁錮在空蕩的教室,老師用手指插入她私處,算一算2年來犯行超過50次。說到激動處,阿公揚言要找十幾個親友一起去學校圍堵、教訓教訓那人,「我趕緊跟他們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然後先帶去派出所報案。」

議員回憶:「最初是其他女同學看到老師欺負受害女童,回家告訴媽媽,家長聽了不對勁,馬上和受害女童的父母聯絡。」年過60的議員同樣也是為人阿公,他嘆口氣:「受害女童的爸媽原先有點害怕說出來會讓孩子曝光。但阿公阿嬤受不了,跑來找我。爸媽後來也是堅持提告。」

議員先聯繫了派出所主管,當天所裡沒有女警,派出所趕忙招來女警為孩子做筆錄,也隨即通報社會局和檢察官指揮辦案,隔天教育局也已知曉,「通知學校要老師別去上課,免得被打。」女孩之後就醫,已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徵兆。

議員說。事件鬧上新聞版面後,不少人打電話到議員服務處,「問我那名老師的住址,說要去給他一點顏色。」還有該所國小畢業多年的校友致電給議員,「說她們當年也被猥褻、性侵過,要我堅持,把事件揭發出來。我後來想,如果阿公、阿嬤第一時間沒來找我,而是去找學校,事情會不會被壓住?」

被控性侵的老師Z在A校任教20年,他擅長影像製作,常常拍攝校內活動,作品放上網路,為學校加分不少。他的妻子也在教育界服務。事件爆發後,老師隨即停職,等待調查。

「他太太有來找過我,哭著說不知道自己的先生做這些事。」議員說,老師也曾致電給他,說想過來拜訪,「他父母跟他一起到,跟我說全是一場誤會。我說事情已進入司法程序,有或沒有,法院會給你一個交代。」

 

受害者必然不只一人

遠在高雄的人本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看到新聞時心頭一震,她思忖依照過去處理校園性侵案的經驗,這樁案子的受害者應該不只一人。

張萍先加入了地方網路社團,看看新聞下方留言有沒有什麼線索。果然被她發現幾個留言者輕描淡寫地提及:「我也遇過。」張萍接觸幾人,一位畢業女生告訴她,國小時曾被Z老師騷擾過,而她姊姊還遇過更嚴重的狀況——老師曾把頭埋進姊姊的胸部磨蹭。還有些女孩被Z老師要求蒙眼脫褲。

有個留言提及這名老師10年前在「B國小」任教,不知何故,有天開學突然消失了。張萍心裡起疑,「那時為了追查他在前一所B國小的事,有人跟我說學校對面羊肉爐老闆娘的小孩也讀B校,老闆娘知道很多學校的事。為了探聽,我光羊肉爐就去吃了至少3次,結果什麼都沒問到。」張萍苦笑一聲,蒐證過程本就充滿挫折,她一個線頭牽著另一個線頭,總算摸清前一所國小發生的事:

20多年前,老師在B國小擔任四年級班導,總以「健康教育」為由,要女孩一個一個進入視聽教室,或脫褲子、摸下體,或要求女孩坐在他大腿上。他在住家私設補習班,小孩放學後到他家補習,也曾被帶去樓上房間,壓上床強吻。

一個女孩回家後告訴父親老師要他們脫褲子,父親質問校長,也向派出所報案。報案後,當年的老校長帶著一盒水果,與主任同去女孩家中「協調」,說自己即將退休,怕影響退休福利,又說老師還年輕,希望家長能給老師一個機會。最後決定讓老師調去別校,就算了事。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