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姨媽媽有孩子11個

文|曾芷筠    攝影|林韋言
寄養媽媽羅桂鈴前後帶過11個孩子。

卵巢癌開刀那年,我臥床6個月,一直擔心被出養到澳洲的男孩。我帶他半年多,他發展遲緩,爬行就像毛毛蟲蠕動,在我手中,他還不會扶、也不會走,一歲一個月就被送去國外,我難過2、3個月,心好痛。化療時,神經痛到半年沒辦法睡覺,躺在床上一直看他的照片、影片,感覺很安心、有個伴。

羅桂鈴 55歲 台中市 寄養媽媽

倫理上,寄養媽媽不能去問孩子的後來生活,特殊情況機構才會破例讓我們聯繫。還好他養父母同意從澳洲寫E-mail給我,女兒再幫我翻譯。信上說他雙眼弱視開刀,腳無法施力需要早療,還被診斷出開放性自閉症,最多只能接觸7、8個人,超過就會抓狂。他很努力治療,當我看到來信說孩子會扶著站立了,真的很感動。他在國外很努力生活,我心想我也要努力趕快好起來。是他支撐我走過開刀、化療。

10多年前,我在新聞上看到有小孩一出生就被丟在火車車廂廁所,很難過。我是社區保母,心想家裡還有一個24小時的床位,能不能給小孩一個安身的地方?我申請當兒福聯盟的寄養媽媽,第一個案子是爸媽、小孩都睡公園,接到時小孩還沒滿月,全身被蚊子叮滿包。

我在台東太麻里長大,傳統觀念是重男輕女、打罵教育,媽媽說女生是賠錢貨,我是長女,小時候一直在煮飯燒水,下了課去農田放水餵雞、幫忙農事。家裡窮,小時候喜歡玩具沒錢買,所以現在我會買很多玩具給小孩,陪他們玩,也療癒自己。

我前後帶過11個孩子,只敢帶嬰兒,因為2到6歲要教育的東西比較多,我沒自信。有些寶寶因為生母疑似在孕期吸毒,他們較難被一般收養家庭接受,平均要等到440天,才有家庭願意且適合接手,這些孩子,我帶著帶著,常常不知不覺就超過3歲。

我曾帶一個6個月大早產女嬰,生母吸毒、坐牢,生父找不到,她半夜不睡,哭了快一年,哭聲高亢像海豚音,我常抱著她禱告,自己快崩潰時,我也會找社工訴苦。我帶她3年多,後來她出養到美國。最近看到她慶生的影片,英文講得超好!聽到她偶爾會問:「姨媽媽怎麼沒有來看我?」心裡還是有點酸酸的。

孩子都叫我姨媽媽,因為我只是暫時的照顧者,畢竟不是真正的「媽媽」,但我全心全意愛每個孩子。孩子送走了,理性上,我知道要給他祝福,把心放下;感情上,還是會想念。還好我有拍照習慣,每個小孩都有一本相冊,想念的時候,就翻翻照片吧。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