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文念中攝製《好好拍電影》 近身捕捉許鞍華光影人生

文|項貽斐
片中捕捉到導演許鞍華對電影的認真執著態度,也呈現她率直、堅持的一面。(傳影互動提供)

資深美術指導文念中首度執導的紀錄片《好好拍電影》,耗時4年攝製,近身直擊香港重量級導演許鞍華的生活與工作現場,訪問親友與蕭芳芳、劉德華、徐克、侯孝賢、田壯壯等兩岸三地影人,以影像回顧她的人生歲月與逾40年的創作生涯。

全片從許鞍華的成長,擴及香港電影的興衰,由作品對應社會異動、時代更迭,而她對電影、對香港始終一往情深。

「我從小就喜歡許鞍華的電影,第一部印象最深刻的是《投奔怒海》,片中的劉德華為了自由,坐船離開出生地而喪命的畫面,在戲院看到非常震撼。因家人曾有類似經驗,親戚自廣東偷渡到香港成為新移民。」紀錄片《好好拍電影》裡,文念中也把38年前倍感震撼的這段放進去。

美術指導出身的文念中,2002年首次參與許鞍華電影《男人四十》,之後陸續合作《桃姐》《黃金時代》。「我一直欣賞許導演的為人與拍片態度,尤其拍《黃金時代》感受特別深。我們去中國大陸很多地方拍片,覺得她很辛苦,想幫她記錄一些東西,但那時器材條件沒能配合,就算有想法,自己也做不到。」

美術指導出身的文念中首度執導紀錄片《好好拍電影》,耗時4年攝製。(傳影互動提供)

2016年,文念中擔任許鞍華電影《明月幾時有》美術指導與服裝造型設計,有一天在前往拍片現場的路上,他因剛看過紀錄片《無涯:杜琪峯的電影世界》,和助理講起「香港電影人的紀錄片為什麼那麼少?」當時他每天與許鞍華一起工作、彼此熟識,心想「為什麼自己不拍?」那時4K攝影機已普遍,門檻降低,加上許鞍華年近七十歲,常覺得可能是最後一部片,文念中決定付諸行動。

許鞍華年輕時代就喜愛影像創作,並成為香港電影新浪潮代表人物。(傳影互動提供)

「趕緊拍吧!」文念中當晚就傳訊息徵詢許鞍華同意,且立刻收到對方回覆「要拍就拍吧!我怕你拍了沒人看!」隔天早上起,文念中每天帶攝影機、三腳架到片場,邊工作邊拍。

「她很清楚這是我的電影、不是她的電影,明白創作者最怕的就是干涉。她說:『你想怎麼拍告訴我,我覺得OK就拍,覺得不好就不要拍,你也不要生氣。』好像有個君子協定。」

許鞍華在片場時,文念中會在不影響雙方工作的情況下拍攝,兩人閒聊時也開機,但她有時知道、有時不知。在許鞍華私領域部分,不少是在她家中拍攝。文念中與助理潘蘇晨、姜雯潔都和她認識,談話就像朋友,氛圍格外親密,甚至談到些感情生活。許鞍華還會考量同住的母親身體狀態,並先替愛美的母親打點好才入鏡。此外,許鞍華定居海外的妹妹、弟弟回香港,她也會事前告知,協助安排受訪,從而分享珍貴的家庭往事。

文念中是華語影壇知名美術指導,2019年以《無雙》第4度獲香港電影金像獎肯定。(東方 IC)
文念中笑道,訪問都很順利,但請他們說許鞍華缺點,竟沒一個人說。

雖獲許鞍華信任,文念中拍攝時仍感受到朋友與被攝者兩種立場間的界線。後來約許鞍華喝咖啡,她也會說:「你不是想喝咖啡、是想拍。」開拍3年多後的某天,大家坐下聊天,文念中習慣性開機,聊到一半,許鞍華迸出一句「別拍了」,他立即停拍,氣氛卻僵住。隔些日子許鞍華說:「你們再來我家拍我一天的生活,之後找個地方好好訪問,就結束拍攝吧!」

影片訪問許鞍華(右)親友、工作夥伴,其中包括有40餘年交情的女星張艾嘉(左)。(傳影互動提供)

全片訪問約30位許鞍華的親友與工作夥伴,經由侯孝賢、吳念真、施南生和田壯壯等人,文念中得知兩岸三地電影人曾經美好的交流互動;也請劉德華、蕭芳芳以監製、製片人身分,講述與許鞍華的合作。文念中笑道,訪問都很順利,但請他們說許鞍華的缺點,竟沒一個人說。

「我想如果只拍導演怎麼好、怎麼好,觀眾不會投入,有優缺點,才更真實。」文念中表示,倒是許鞍華很坦然面對電影在票房或口碑的失敗,由她現身說法檢視從影歷程的起落,自認從《傾城之戀》起「衰了十幾年」,到《女人四十》才重受肯定。

片中不只有豐富的照片、剪報資料,更穿插許鞍華電影,追溯她的成長與創作核心。例如《客途秋恨》隱含她與日裔母親從對立到和解的關係;《今夜星光燦爛》有她的大學生活經驗;《難民三部曲》連結她早年電視作品《獅子山下》系列的人文關懷。「這是很明顯的軌跡,所以覺得應以電影片段串聯她的故事。」

不過取得電影版權的過程,各有不同。其中《男人四十》《黃金時代》都只象徵性收費;但《胡越的故事》幾經迂迴、透過朋友聯繫才獲授權;《女人四十》輾轉賣給美商華納兄弟公司,終於聯絡上,對方又開出高價,也是這批電影中授權費最貴的一部。

自許鞍華個人,由小而大帶出格局。講她的成長,也講她在電影的成長。

儘管文念中與兩位助理「三人組」很早就定調,全片以許鞍華的故事為主、並非分析她的電影,但因素材龐大,剪接近5個月始終未見雛型。後來邀《無涯:杜琪峯的電影世界》導演林澤秋協助,花2個月剪出一個版本,文念中雖未採用,但得到結構上的啟發。

從影超過40年的許鞍華去年9月獲頒威尼斯影展終身成就金獅獎。(東方 IC)

至於全片製作費,文念中粗估約港幣500萬元(約新台幣1,800萬元)。他表示,雖然申請到香港電影發展基金的「電影製作資助計畫」,但只補助總預算的五分之一,費用都由自己張羅。

他不諱言,開拍之初,有大陸平台聽說拍許鞍華,開出好價錢希望買斷版權,「我怕萬一要求誰能訪、誰不能訪、什麼要或不要,所以拒絕,先把影片拍好再說。」2019年全片大致完工,政治大環境卻改變,那些offer都沒有了,但他也不覺遺憾。

香港是許鞍華成長、工作、生活的地方,影片由小而大,帶出格局,講她個人的成長以及港片與香港的轉變。(傳影互動提供)

《好好拍電影》依文念中構想,自許鞍華個人,由小而大,帶出格局。「講她的成長,也講她在電影的成長。她是香港電影新浪潮很重要的一人,所以同時要講香港電影的轉變。電影反映生活,自然也講到香港的轉變。」為何取這個片名?他說,「《好好拍電影》(Keep Rolling)是拍片時的暫定名稱,結果影片拍好請大家想,都不太適合。『好好拍電影』是指她一生都在拍電影,沒更好的片名了。」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