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回宥勝3】結婚6年才戴婚戒 儀式化連結了情感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劉耀勻
最近宥勝為太太蕾媽籌畫一場生日派對,並送上婚戒。(翻攝自宥勝臉書)

不去往外冒險的時候,以為自己失去挑戰新世界的能力。其實冒險的形式是由人決定。當一個小孩學著走路,把腳趾費勁張開、試著抓住地面、保持身體的平衡,你能說這不是冒險嗎?

宥勝曾到南極冒險,他坦言不會再去第二次。(翻攝自喜鵲娛樂)

當然,不必是夫妻,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多少都有冒險的成分。但,尤其是夫妻關係,你要加倍留心。

宥勝說,去年賣掉房子開始露營流浪,其實是蕾媽的念頭。因為宥勝外出遊歷,是她陪著一對兒女,「她也有自由的需求,所以後來就抓著我一起去流浪。」宥勝坦白:「但2人之中,肯定是我比較幼稚。」

《戒指流浪記》是宥勝5年來第一次主演戲劇,甫回歸,他就必須掌喜劇的節奏。(HBO Asia)

蕾媽本來是宥勝經紀人,一起工作5年後,因女方懷孕而登記,結婚至今已6年。2人的相處時間本來就是很多的,但因為這半年以車為家,他們幾乎是24小時在一起。宥勝先說:「很可怕的, 」但再解釋:「我們對彼此的認識又很不一樣了,是各自再認同對方一點的階段。」

6年來沒戴婚戒,宥勝前一陣子去挑了不算太貴的婚戒。他說:「我們在結婚那一刻沒想要婚戒,因為我覺得還要帶小孩,手上戴著也很麻煩。」現在他戴婚戒了,雖然工作時常要拿下來,不過這是一種儀式,是戒指的象徵意義,某部分也具體化並連結了2個人的情感。所以戴上婚戒,不是結婚的當下而是此刻。

宥勝與太太有一子一女,為了小孩的教育,他們近期暫定居台中。(翻攝自宥勝臉書)

結婚前,宥勝沒思考過,愛與結婚的差別性。「有些人覺得結婚很重要,但我認為走得多久才是重點,我反而比較想花力氣了解,我怎麼跟這個人繼續走⋯夫妻是團隊合作,你沒有顧到你的團員的話,夫妻關係沒辦法運作得很好。」

他的一舉一動,蕾媽幾乎都會知道那背後有什麼意思。

經過大半年流浪,宥勝也愈來愈了解她了。比如,蕾媽載他上台北工作後,2人還在討論,她是要坐高鐵或開車回去,但從對方找耳機的動作,宥勝已早一步知道她的決定。「當她說:『我覺得今天坐高鐵回去好了。』我說好啊。反正心裡已經預備好了。」他苦笑:「她不喜歡麻煩別人,但其實都有很堅定的想法。之前我⋯會完全相信她講的話。」

宥勝早年到澳洲打工度假時,曾大膽全裸拍照。(翻攝自宥勝臉書)

我笑這算是一個男人的成長之路嗎?宥勝用力點頭。

這細節是如人飲水,但至少是願意去猜測、願意去感知的。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我,但在自我的同時,所看到的視野,也包含另一個人的視角。這能力或許本來就蟄伏於每個人心中,只是被愛刺激、喚醒了,它可以如這個事件般溫暖,也有其黑暗的一面。愛的進化,多多少少是瘋狂的。

造型:李詩文 服裝提供:BOSS(橘色西裝)、BOTTEGA VENETA(黑色羊毛造型扣大衣)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