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3座金馬男配獲獎無數 黃秋生:現在覺得都是虛榮

文|熊景玉
黃秋生在台灣LONG STAY,受到不少台灣人的歡迎。(LiTV提供)

港星黃秋生先後來台LONG STAY拍攝公視戲劇《四樓的天堂》,最近又拍攝情境節目《開著餐車交朋友》,他日前接受LiTV線上影視專訪時表示,這陣子在台灣不免在路上被粉絲認出要求合影,他說:「其實從來對粉絲的態度,我都稱呼他們是朋友!確實在路上我經常被認出,就是覺得很窩心,例如他們會給你打氣問候,也會希望合影,全部我都很感謝,沒問題的!」

近40年的紮實演技功力,黃秋生幾乎什麼角色都演過,2019年又憑《淪落人》的身障人士角色獲得香港金像獎影帝。他覺得詮釋壞人比演身障人士更為辛苦,「我認為演員是這樣,到了某個年紀有些角色便漸漸不適任,我覺得演壞人更辛苦!」在拍攝時他也對現場工作環境感到印象特別深刻,「像是拍攝當時身邊的人事物,像與攝影師或導演的互動過程,當然也有環境的惡劣,我指的不是髒…而是惡劣,因為那是個許久沒人住的地方,很多都需要克服。」

黃秋生練習書法已有十多年,字跡頗為漂亮。(LiTV提供)

早年黃秋生是反派角色專業戶,演過那麼多壞人,他透露「不知道自己壞的人和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的人,這種壞人是最壞的!」在香港早已是視帝與影帝,也拿過三座金馬獎男配角獎,問他開心嗎?黃秋生感性起來:「開心啊…年輕的時候,當你沒有時,會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可是到了現在,就覺得這些都是虛榮。」黃秋生還拿街訪影片舉例:「日前不就有個影片是街上訪問學生,認識畫報裡的劉德華嗎?有些還認識,但有些小孩子幾乎都不認識了!別以為自己非常了不起,再過幾年可能都沒有人知道你是誰…那個誰?你不就是那個誰嗎?」

演過無數反派角色的黃秋生,認為「不知道自己壞的人最壞」。(LiTV提供)

除了演技絲絲入扣,黃秋生的字跡也是公認的美,他說:「從小我的字就很醜,總被外婆罵逼著寫字,那時覺得寫到手都是墨很髒,後來就有次拍劇很悶,住的地方剛好有張很大的桌子,晚上沒什麼事就開始寫起書法來,大概十幾年了吧!」他也大讚劉德華的字漂亮,「他有根基,是認真修為來的!」

黃秋生的經典作《人肉叉燒包》曾嚇壞不少人,被問到真有人至今因為他精湛演技不敢吃叉燒包,該怎麼是好?只見他毫無安慰,而是回:「不要再看電影了…,以後不要看電影,免得你看了《無間道》就不喜歡警察,看了鬼片就不敢出來,晚上睡不著!」但黃秋生隨後補充,不光是演員要懂得現實的拿捏,品戲的觀眾也是,「電影第一著重娛樂性豐富,第二就是裡面有話講,有話講的意思是,不是從頭到的講道理,而是讓你有思維產生,例如《淪落人》就具備娛樂性,觀眾不是感動落淚了嗎?感動落淚就是娛樂性,不是笑才表示娛樂性,你看戲是看作品想讓你知道什麼,不是陷進去了。」

更新時間|2021.01.05 10:1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