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看家本領 特力集團總裁何湯雄

文|謝君怡    攝影|楊弘熙    繪圖|欒昀茜
特力集團總裁何湯雄為了和樂中國坐鎮上海2年半,卻未能挽回頹勢,2019年結束中國的事業回到台灣。

2020年初特力集團尾牙,總裁何湯雄因為不堪虧損,退出中國市場,向員工道歉。原已是半退休狀態,個性不輕易認輸的他,3年前為挽救中國市場而重新出山,坐鎮上海2年半,卻依舊無力回天,沒想到斷開連結,反讓特力集團不受疫情影響,2020年累計前11月合併營收374.37億元,年成長8.07%。

因疫情出不了國,閒不下的點子王何湯雄另闢戰場,不再只是特力集團的總裁,開啟分身模式變成「Tony總裁」,當起網紅拍片,要幫自己的新事業加分。

脫掉鴨舌帽,順好襯衫、理好領子,何湯雄入座3台攝影機聚焦的中心位置。現場導演倒數,「3、2、1!」這天他的身分不是特力集團總裁,而是網紅「Tony總裁」,被cue要做益生菌知識測驗,身旁還有醫師監考與解惑。「益生菌和乳酸菌一樣嗎?」遇上難題,這位71歲的網路新秀也懂年輕人用語,一句「偶母雞抖」(我不知道)虛心求教。

特安康推出的精準化益生菌,可以針對個別所需,調配出適合個人的菌種。

2020年初因為疫情飛不出台灣,生活總能找到新鮮事的何湯雄,看見特力45歲以上的客人,占了70%的營業額,而且來客數持續增長,「這年齡層的人最在意什麼?健康啊!」於是他全力投入自己的新事業特安康,開始拍片,沒拐彎抹角:「旁邊的人說要先把我promote成健康達人,再慢慢地開始直播帶貨。」

何湯雄(沙發左)為了新事業特安康化身網紅「Tony總裁」,拍了不少以健康為主題的影片。

勇追女老闆 夫妻齊心打拚

40多年來,何湯雄(右)與太太李麗秋(左)並肩作戰,將特力從不到十人的小公司發展成跨國企業。(何湯雄提供)

對能言善道的何湯雄來說,面對鏡頭非難事,但在瑜伽牆上倒掛、赴蛋廠看雞生蛋,為拍片嘗試了許多以前沒做過的事,比起當年與妻子、現任特力集團董事長李麗秋一起把事業壯大,疲憊感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總裁被人伺候慣了,出一張嘴就好,現在都要自己來。想熬夜也不敢,隔天還要開會。」他搖頭感嘆:「年輕時工作沒日沒夜,那是在求生存,不會想太多。現在回頭過這種生活,真的是休誇(稍微)艱苦。」

1978年5月,幹過助理導演、站過專櫃、當過船務的何湯雄,進入李麗秋創立的「特力貿易」擔任驗貨員,欣賞李麗秋的能幹大方,10月時就不顧眾人眼光,越級追老闆,像是打閃電戰般,3個月內訂婚、結婚。

婚後李麗秋不想婚姻受「女強男弱」的目光影響,讓何湯雄擔任公司總經理,自己當經理,夫妻二人一起打拚。那年代的台灣,家庭即工廠,願意做、努力做都能賺到錢,「我們驗貨都開車,高速公路還是一段一段的,一路開到屏東再開回來。租不起倉庫,半夜在大馬路分裝、包裝,是這樣慢慢起來的。」

街頭點子王 引進居家產業

這對夫妻性格迥異,丈夫好奇敢衝,就在外面跑業務,妻子務實謹慎,負責執行工作,以及拉回衝過頭的丈夫。何湯雄腦袋裡有各種新點子,做生意全憑直覺,還被稱為「街頭博士」,「如果我覺得這個事情可以試試看,就算失敗了也無傷大雅,總可以學點東西。算KPI(關鍵績效指標)、投資多少、多少return,哇啊災!我就做。」

何湯雄出身軍公教家庭,母親是高中校長,卻不曾逼迫孩子一定要照世俗的規矩走,「家庭和教育open,就比較有自信。而且我是老大,所以媽媽非常寵,對我比較大方,我對朋友也會大方,機會就會特別多,有什麼好處他會先找你。以前做貿易的時候,開什麼玩笑,客人進來沒有空手而出的。」

何湯雄(左)現在還會抽空到特力屋巡場,針對商品內容、陳設,提出意見。

90年代,何湯雄常在國外跑,看見強調DIY的居家購物商場崛起,加上朋友告訴他,國民所得超過1萬美元後,居家裝修的DIY就會興起,讓他決定朝這路線發展。1996年,與英國大型國際裝飾建材零售公司翠豐集團(Kingfisher)合作,在台灣成立「B&Q特力屋」,奠定居家產業霸主基礎,直到現在,那洗腦的廣告旋律還留在許多5、6年級生的腦海裡。成功不斷堆疊,讓何湯雄的不顧一切向前跑更有理由。

曾慘賠六億 尾牙剃頭謝罪

「要使一個人失敗,先讓其瘋狂。」摸摸自己的頭,想到一次剃光頭髮就是因為自己的瘋狂,導致公司虧損。2003年,何湯雄輕忽股東「不熟的行業不要碰」的警告,主導收購美國3C產品通路商CenDyne。「那時候特力屋很成功,貿易也很成功,人就是很容易得意忘形,自以為是經營之神。」結果8個月慘賠6億元,跌落神壇。當年尾牙他舉起寫著「剃頭謝罪」的大牌子,當場把頭髮剃光。這代價高昂的一課影響了特力,不再碰不熟的領域,「我們很少做其他投資,公司再有錢也不搞,萬一遇到的問題沒辦法解決怎麼辦。」

失誤沒有「動搖國本」,但動搖了何湯雄,此役讓他萌生退意,思考著公司必須由家族化走向企業化,開始尋覓適合的經理人。2009年,出身IBM的前特力集團總經理童至祥到任,何湯雄卸下董事長職務,掛名總裁,「可以管事情,也可以什麼都不管。沒有要你簽字,也沒有什麼事情要等你做決定,所以有時候很放肆,晚上喝多一點,第二天早上可能睡到自然醒。」

HOLA特力和樂主打家飾用品,何湯雄對於商品擺設,怎麼呈現美感、協調感很重視。

之後長達7年的時間,何湯雄呈現半退休狀態,「看到有趣的事情,就去走一走、晃一晃,了解一下。我不會沒事幹的啦!打坐、遊山玩水,我喜歡的事情多了。」直到2016年,特力的中國事業斷崖式暴跌,「一下就是人民幣5,000萬元,哇!嚇死人了,李董就決定要把它賣掉。我心想,搞什麼!」

為此,當時幾乎不問公司事的何湯雄又入了世,「因為我問不到為什麼,如果有人回答為什麼做不下去,我就不會嘗試了啦!得不到答案,我心想,開玩笑,以何湯雄能力重新出山,一定可以扭轉乾坤。自以為還了不起。」

上海開眼界 認賠斷開中國

於是他飛到上海親自坐鎮,卻在那時發現自己跟不上進度。「我去以後不跟特力的同仁吃飯,找一些跟公司有來往的年輕人,讓他們再找10個人,我請客。」一次邀請一名美妝網紅,「我看完她播的影片,欸!怎麼長得不像。她說:『何伯伯,你不要老土了,我要長成什麼樣都可以。』」何湯雄那時才知道「網紅經濟」,才知道這些人只要一支手機,開個濾鏡,到哪兒都能做生意。

何湯雄曾發生車禍傷及頸椎,辦公時會盡量做好保護,連用手機也會使用支架,避免低頭過度。

「我已經算有一點update的人了,去那邊被人家當傻瓜一樣。」為了理解當地企業家和投資人想法,他到北京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進修,這個過往被稱為「點子王」的大老闆,在課堂上提出來的點子,屢屢被同學們打臉,「他們聽完以後說:『老哥,這個早就有了,你在這個網上看、那個網上看。』被說的真的是無地自容。」這讓他發現不管是線上銷售、服務或其他的模式,台灣做生意的方法在中國行不通。

「我們發生的錯誤和所有外國公司都一樣,幹部都待在台灣,所有決定都是總公司。」這樣的模式要因應中國快速變化的市場是來不及的,最終只能認賠殺出,2019年特力終於斷開經營15年的中國市場。「其實李董是對的!她覺得沒辦法了就賣,還能賺一點錢,可是我就學不到。2年多虧新台幣7億元,但這學費值得。」2020年初的尾牙,何湯雄再度上台認錯,之後唱起招牌歌曲〈向前走〉,這一年特力倒也真的沒受肺炎疫情拖累,持續向前。

何湯雄車禍造成頸椎移位,創立LaSova品牌,販售研發出的可摺式「總裁枕」、舒眠床墊等,在HOLA特力和樂內湖店內設有專櫃。

「很多人說總裁英明,我算什麼英明,運氣好而已。」對外,中國虧損停止,貿易生意不跌反漲,「貿易夥伴生意都還不錯,我們出口比較多DIY的東西,美國都在家上班,大家沒事都在DIY。加上防疫相關的產品,尤其是手套現在還是很夯。業務、利潤都增加,營收當然就上來了。」

何湯雄(左)特別出席去年7月的烘焙展,並在特力屋櫃位與其他網紅一起示範烹飪。

對內,台灣的零售市場,醞釀已久的調整也在2020年起跑。特力屋、特力和樂大店在挑選商品、陳設都有改變,刺激消費,例如過去習慣將同一品牌擺設一區,現在會在情境中將各品牌不同商品做組合,要讓喜歡的顧客包套帶走。

特力集團近5年營收(單位:億元)

推社區小店 到府房屋健檢

主打200坪以內的社區小店更是立功小兵,選在蛋黃區邊緣的交通要塞設點,配合各地因地制宜,例如學區旁加賣文具、基隆店強打除溼、暖氣,1年內快速擴店15間。「就像是鄰居一樣。吃過晚飯,出來散個步,就可以到我們店裡面走一走。」教戰社區店員工,何湯雄是這麼說的:「客人到店裡來,就告訴他們可以去家裡幫他們評估。進到他們家中,也順便幫他們房屋健檢。」一次就能有幾萬元的業績。「總裁真的是超強業務員!」不管是特力屋或是特安康第一線員工都是這麼說。

去年特力屋開始強打面積200坪以內的社區店,因地制宜提供商品,也更加強服務。

2019年收尾中國業務後,「沒代沒誌又搞出一個新的事業。」除了網路和零售市場,為了特安康還踏進網紅圈,「重新創業,我們的李董事長怕死了,強調是我個人投資,怕我做倒閉,牽連特力。」未來2個事業體是否會合作,今年71歲的何湯雄不知道,但這次他不再當自己是經營之神,心態回歸當年的小業務,一切重頭開始。

當年何湯雄與妻子李麗秋的婚姻跌破眾人眼鏡。(何湯雄提供)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