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待業中1】來台開餐車被群眾包圍 黃秋生:演員已是副業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何姵嬅、蕭志傑
雖說很多年沒有拍戲,大家應該把他忘了,但黃秋生去哪裡,都有人認出他。

應該沒有人不知道黃秋生吧?拜過去演出許多香港電影所賜,那些誇張的、血腥的,甚至怪力亂神的劇情,在大家腦海裡頭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那些劇情都被淡忘,只留下一個永遠也無法抹去的黃秋生。

黃秋生並不完全喜歡被「大家記得」這件事,理由顯而易見,過去那些讓他打下知名度的香港電影,早已成了歷史的灰燼,而韓國也一躍成為亞洲娛樂主流。當他來台灣錄製實境節目《開著餐車交朋友》,對於那麼多觀眾圍著他的人山人海,也有點驚訝,「因為畢竟那麼多年沒有拍戲,年紀那麼大,應該把我忘掉了。沒想到,真的是,連年輕人都知道我是誰。」

 

快樂不快樂 主業已不是演員

但既然那麼久沒拍戲,或者說,沒戲可拍,難道不會好奇到底這些年輕人怎麼會認識他嗎?黃秋生說:「我沒有那麼自戀。『你從哪裡來的?』『你喜歡我嗎?』『要不要幫你簽名?』我看起來有像病到那麼嚴重嗎?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謝謝。」

這次在台灣出外景,在每個地方都引發了許多群眾圍觀、拍照,這種萬人空巷的騷動,還適應嗎?「在這行業30年了,要是我說不習慣的話,那應該是個白痴。」黃秋生沒說喜歡,但也習慣了,就當作是工作的一部分。

感覺他好像有點不快樂,但又不是真正的不快樂。應該說,沒有舞台可以發揮他的才華,卻又不算完全跌落谷底。那種介於「時不我予」與「蕭條繁華」之間,對於像他這樣的人來說,才是最可怕的。「演員已經不是主業,是副業了。」他說,「主業現在還沒有找到,副業肯定是演員!」

有些事情真的沒辦法僅用三言兩語交代,但黃秋生表現得非常清楚,那些過往的唏噓,就別再問了,再問就只有悲情。

電影《淪落人》黃秋生挑戰扮演身障人士,順利3度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甲上娛樂提供)

為了來台灣拍戲跟做節目,黃秋生去年先後體驗了兩次隔離14天,講這個應該不會讓他不開心吧?!「第1次比較舒服,第1次隔離的地方比較大,第2次是我自己1個人。因為第1次我跟我助理是2個房間,然後還算是有1個空間可以煮飯。第2次沒有,1個人很悶,差不多到了一半的時候已經瘋掉了,要怎麼過?」

化妝髮型:王詩婷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