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殺了我的稻5】漏水率比日本高9% 節水僅是飲鴆止渴

文|尹俞歡    攝影|周永受 王漢順 賴智揚    影音|陳昱弼
2020年6月至今,新竹至嘉義的平均雨量創下史上新低,水庫蓄水量只剩2到3成。(聯合知識庫)

「外界批評農業用水太多,事實上我們不是每年110億噸都用掉。」陳吉仲在發放補助之餘,不忘強調農業部門雖配合水利單位調度而停灌,但並非真正的耗水大戶,流經農田和灌溉渠道的水,都有其功能,「如果沒有30幾萬公頃水稻田,台灣7成5的地下水跟生態環境,就都不見了。」農水署長蔡昇甫也補充,相較農業用水有生態功能,工業、民生用水「漏了就是漏了」,若能提高用水效率,會比要求農業節水更有幫助。

缺水並非常態,但每逢異象就限制農業用水,猶如飲鴆止渴。「幾十億大家可能不會覺得心痛,緊急預算撥一下就有了,但為什麼我們每年都只在應急,不想長期解決的方法?」許晃雄直言,當乾旱可能成為常態,與其長年調撥農業用水、把錢花在一次性的停灌補助,不如好好改善自來水漏水率、加強精準灌溉,長期下來反而更省錢。「台灣漏水率14%,日本只有5%,我們1年只要少5%,30年就能省下150%的水,用經濟效果來盤點,這才是效率最高的。」

另一個平衡產業間用水不正義的可能做法,是針對用水量高的工業大戶開徵耗水費或差別水價。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即指出,每月用水度數超過1,000度的工商大戶,占總用戶數不到1/100,卻用了全台3成的自來水,呼籲經濟部應盡快開徵耗水費。但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則回應,為兼顧經濟發展及就業穩定,仍在與各產業用戶溝通中,調漲費用「沒有時間表」。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左2)認為,政府應該要檢討不必要的開發案及都市計畫,避免用水量一再增加。(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許博任則建議,當水不夠用,政府又想兼顧如台積電「護國神山」般的重要投資,應先檢討整體產業跟都市計畫,停掉如璞玉計畫、竹科3期等配合地方勢力炒作、實則不必要的開發案,同時要求廠商提高用水效率及再生水使用比例,才能務實面對用水需求。

 

代耕農未插秧 補償歸地主

新竹地區1期稻停灌的消息確定後,我致電田守喜,他說自己還未插秧,政府補償按慣例是由地主拿走,像他這樣的代耕農領不到任何錢。我好奇他如何維生?「大概就是去田裡挖金礦吧!」他邊說邊哈哈大笑。

農人總是離不開他的作物和田,我想起我們造訪田守喜的那天,他的田一片荒煙,寸草不生,他光腳蹲在地上,費勁挖出最後一株巴掌大的芋頭,說就算長得再不好,還是要帶回家。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