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衝撞釀重傷、灌稀飯奪命 警追贓車揭情侶檔殺人詐保

文|李育材    攝影|賴智揚    繪圖|米承鶴、林媛婷
馬祥富約徐姓街友到偏僻的產業道路碰面,之後開車企圖撞死徐男。

6年多前,桃園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詐保殺人案,馬姓男子與謝姓女友因積欠債務,竟共謀由謝女找徐姓街友假結婚,並為其投保500萬元意外險,之後再由馬男開車衝撞徐男,企圖詐領保險金。不料,徐送醫後撿回一命,但2人並未就此罷手,硬將徐男從醫院接回家,由謝女夥同王姓共犯強灌稀飯,把徐男活活嗆死。檢警追查發現,衝撞徐男的車是贓車,偷車賊正是馬男,加上驗屍發現,徐非死於車禍傷勢,而是窒息死亡,最後突破共犯心防,讓全案水落石出。

回憶起6年多前的詐保殺人案,現任刑事警察局偵查第三大隊第三隊隊長黃聖嘉說,此案是從一樁街友死亡案揭開序幕,檢警抽絲剝繭,查出背後牽扯一對情侶檔偕同友人2度犯案行凶,也讓他親眼見識到人性的貪婪與黑暗。

 

街友遭撞 隔月命喪住處

黃聖嘉告訴本刊,2014年7月,桃園地檢署檢察官相驗一名「肇事逃逸車禍死亡案」的死者徐金龍,詭異的是,徐男死亡地點竟是在民宅,而非醫院,檢察官認為案情不單純,於是將案件交由他清查、偵辦。

黃聖嘉查訪後發現,無業的徐男,經常在桃園內壢火車站一帶活動,6月13日凌晨3點半,卻在楊梅一條偏僻的產業道路,遭車輛高速撞擊,造成全身多處骨折、腦出血及腦水腫,倒臥路邊,所幸被民眾發現送醫,撿回一命,但近一個月後,卻死於住處。

為了釐清真相,黃聖嘉循線前往死者住處調查,當時屋內除了與死者新婚3個多月的妻子謝足妹,還有一位名叫馬祥富的男子。鄰居爆料,其實謝女和馬男才是一對,2人還一起在新竹湖口經營KTV。

謝足妹因被倒會,積欠債務,與男友馬祥富合謀殺害假結婚的街友徐男,企圖詐保。(翻攝畫面)

黃聖嘉調閱死者的戶政資料發現,謝女與徐男在2014年3月20日登記結婚,詭異的是,謝女隔天就幫徐男投保500萬元的意外險,讓黃懷疑徐的死可能與詐保有關。

馬男與謝女在新竹湖口經營KTV,因積欠龐大債務,犯下殺人詐保案。(翻攝Google Map)

 

報請相驗 妻即申請理賠

由於徐男是遭車輛追撞,黃聖嘉於是請桃園警方協助,一同前往車禍發生的產業道路查看,發現有輛墨綠色轎車被棄置在附近,由於車頭有明顯的撞擊痕跡,警方研判應該就是肇事車輛,於是聯繫廖姓車主。

警方告知廖男,他的轎車涉及肇事逃逸案,但廖男矢口否認犯案,並告訴警方,他的車在案發前一天於楊梅路邊遭竊,還說車上有暗鎖,外人不可能知道,偷車疑似熟人所為。

撞擊街友徐男的贓車在車禍現場附近被尋獲,車頭有明顯撞擊痕跡。(翻攝畫面)

為了揪出偷車賊,警方調閱車輛失竊處附近的監視器,發現一名頭戴安全帽、戴手套的不明男子,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車門打開、把車開走。

廖姓車主告訴警方,友人馬祥富日前向他借車,但在案發前一天告知車子被偷;後來廖仔細觀看警方提供的監視器畫面,確認偷車賊的身形及走路姿態與馬男吻合。

街友徐男遭撞擊後倒臥路邊,被人發現送醫,現場留下他的鞋子。(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認定馬男涉有重嫌後,擴大追查範圍,發現馬男在死者遭撞前夕,曾到友人王仁正家中,隨後王男就騎機車前往車禍現場等候,警方研判王男很可能是為了接應開車的馬男,加上DNA鑑定結果證實,該車確實就是衝撞徐男的車輛,因此朝馬、謝、王3人合謀殺人詐保的方向偵辦。

為了拼湊3人犯案的證據,警方前往救治徐男的醫院找尋蛛絲馬跡。主治醫師指出,徐男車禍當時傷勢非常嚴重,無法自主進食,必須靠灌食維生,院方還曾向家屬發出病危通知。一般來說,家屬都會希望醫院全力救治,但徐男的妻子謝女卻要求把丈夫帶回家休養,實在有違常理。

雖然醫護人員覺得奇怪,終究還是拗不過謝女要求,在同年7月8日讓徐男出院,沒想到他3天後隨即身亡。徐男死後,謝女第一時間向檢警報請相驗,並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

謝女和共犯王男強灌稀飯,把無法自主進食的街友徐男活活嗆死。

 

法醫驗屍 食道塞滿稀飯

檢察官會同法醫驗屍,發現徐男真正死因並非車禍傷勢,而是因為食道被塞滿大量稀飯,飯粒嗆入呼吸道,才導致窒息死亡。由於徐男無法自主進食,顯然是遭灌食致死。

隨著證據逐漸浮現,案情也更加明朗,檢警於是拘提馬男、謝女及王男。馬男、謝女到案後矢口否認犯案,供詞也避重就輕,而共犯王男在警方曉以大義後,坦承受馬男、謝女指使,協助犯下殺人案。

街友徐男被強灌致死後,他使用的輪椅還留在屋內。(東森新聞提供)

檢方複訊後,認定馬男等3人犯罪事證明確,聲請羈押禁見獲准,檢警也同時傳喚3人的友人作證,還原整起犯案經過。原來,馬男積欠賭債、謝女因跟會被倒,為了還債,2人心生歹念,共謀找上謝女的前同事徐男,準備殺人詐保。徐男當時無業,淪為街友,居無定所,謝女於是邀徐男回家,供其吃住,並展開殺人計畫。

馬男、謝女利用徐男對他們的信任,以辦理結婚登記日後可詐領醫療保險理賠金為由,讓謝女、徐男假結婚,並徵得徐男同意,投保意外險。期間,馬男企圖利誘另名詹姓友人開車撞死徐男,但遭對方拒絕,才轉而找上王男合作,由馬男親自駕車行凶。

馬男故意尋找未裝監視器、人車稀少的產業道路,作為犯案地點,之後藉故約徐男在凌晨時分前往現場會面,徐男到場,馬男便駕駛廖姓友人的車,高速衝撞徐男。

馬祥富(右)始終否認故意殺人,但仍遭最高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定讞。(劉志原攝)

 

狠心主謀 遭判無期徒刑

心思縝密的馬男,擔心衝撞後車輛故障難以脫身,安排王男騎機車接應。沒想到,徐男當下逃過死劫,被民眾發現送醫急救,而狠心的謝女為了詐領500萬元保險金,強勢將徐男從醫院接回家,拔掉鼻胃管後,與王男合力灌食稀飯,導致徐男死亡。

馬男的鄰居(圖)告訴警方,馬男與謝女是情侶,2人共同經營KTV。(東森新聞提供)

針對這起詐保殺人案,桃園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審理後,認定主謀馬祥富惡性重大,判處無期徒刑,謝女及王男則各判12年及10年半有期徒刑。

謝女、王男認罪,二審判刑定讞,但馬男一再強調自己沒有殺人犯意,堅持上訴三審,還供稱自己因為忙於處理債務,未參與將徐男灌食致死的計畫,並說他考量徐男無法自行吞嚥,還出於善意購買奶瓶、奶粉,讓謝女負責餵食,並未違反醫護人員的叮囑。

偵辦詐保殺人案的刑警黃聖嘉以車追人,終於順利破案。

不過,共犯王男作證時表示,馬男曾經打電話給他,要求他說謊應付警察,還特別囑咐:「拔鼻胃管的事不能說,說了保險金會受到影響…就把鼻胃管丟到一包裝垃圾的袋子裡。」最高法院審理後,未採信馬男辯詞,最終駁回他的上訴,全案定讞。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