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靜雯斥責溫昇豪的話 原來是從大數據來的

【劇本開發番外篇】

文|劉慧茹    影音|陳廷豐 李政達
賈靜雯(右)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斥責溫昇豪(左)的一段話,其實來自大數據調查。(翻攝自公視)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2016年與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合作,開創大數劇協助劇本開發首例,負責人徐毓良笑稱當時沒人知道他在做什麼,直到戲紅了,陸續有劇組上門求助。然而最令徐毓良開心的,是看到劇中出現大數據資料改編而來的台詞。

據了解,製作人湯昇榮欲參考國外媒體隨機殺人事件的觀點,委請徐毓良搜尋案例,徐將搜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鄰近國家的新聞,分享給湯昇榮與編劇呂蒔媛,兩人當下面無表情,直到他舉出挪威案例才引發兩人熱烈討論。

徐毓良指出:「一個開槍殺了30個人的挪威殺人犯,法院判他無期徒刑,因為當地沒有死刑制度。他關在獄中嫌伙食、住宿環境不好,還被移到當地最好的監獄,證明即使是這樣的人還是有人權。」

案例與台灣民情反差大,湯昇榮還詢問呂蒔媛需不需到當地田調,而呂蒔媛也將當時的討論融入劇中。徐毓良笑說:「有一幕賈靜雯對溫昇豪說『挪威社會福利這麼好,還不是出了隨機殺人犯』,觀眾看了可能沒特別有感,但我看到非常開心。」

資策會服創所副主任徐毓良,去年完成推出《大債時代》大數據輔助劇本開發,同時間有4個劇組找他幫忙。(資策會提供)

徐毓良坦言,大數劇協助劇本開發案並非資策會主要研究項目,執行團隊約4人,經費亦不高,他因為想挑戰用新的方法,幫助傳統產業有效率解決問題而參與:「因為內容開發很難做,業者不會做、不想做、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我們該做的事。」

自從《與惡》獲得成功,徐毓良團隊也得到更多關注,去年有5個團隊找上徐毓良協助,《大債時代》是第2個完成並推出的案例:「我們碰的只是冰山一角,不同劇組、內容,解法問題的方法不一樣,有成功也有失敗。有人說我之前的案子只是個案,做一個當然是個案,如果做很多就會變通案,建立出方法。」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