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誤當額溫槍1】服務生拿酒精「量額溫」 大安區帥里長K歌角膜燒出洞

文|顏凡裴    攝影|顏凡裴
邱奕承現在眼睛時常乾癢刺痛,必須點人工淚液。

大安區臥龍里里長邱奕承去年4月15日凌晨間,和朋友到知名KTV唱歌,配合防疫政策,入場前讓服務生量測額溫,並伸出雙手準備噴射酒精消毒,沒想到服務生卻誤將酒精當作額溫槍,朝著他眼部噴射2、3下,「當時我眼前一黑,非常劇痛,感覺非常灼熱,像是刀在割一樣的感覺,之後立刻被送到醫院去。」

最讓邱奕承最不能接受的是,事發當下KTV服務人員沒有做任何處置,所有人都驚慌失措,隔了一下子才有人帶他去沖水。送到醫院又再緊急沖洗半小時,邱奕承眼睛才能微微張開,但灼熱感依舊存在,「一度以為自己要瞎了。」

沖洗結束後,邱奕承這才發現,一旁緊跟著一位KTV人員,原本以為對方是來表達慰問,「結果對方卻說是要蒐證,確認他是否有好好送醫,讓我感覺似乎在怕我是假受傷一樣。」

醫生診斷結果指出,邱奕承角膜有化學性灼傷,導致患有糜爛性角膜炎,「白話來說,就是我的角膜現在被燒到可以看出凹凸不平。」

邱奕承在受傷前視力1.0,在被酒精誤射眼睛後,視力逐漸下降,如今只剩下0.8,除此之外更為嚴重的是,他的眼睛變得非常乾刺,剛起床時眼睛甚至會乾到像是眼皮黏在眼球上,晚上則是會隨著使用眼睛的時間長,視力變得逐漸模糊,「而且只要稍微有點風,我的眼睛就會覺得有點刺,現在出門一定要戴著護目鏡,在室內開冷氣的話也得戴著。」

邱奕承邊說邊點人工淚液,短短約13分鐘的談話內,就點了3次,邱奕承無奈地說,就醫至今8個多月,「醫生都搖頭說,我的眼睛恐難恢復。」

更新時間|2021.01.11 02:33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