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電影圈未領酬勞也甘願 他意外與已故名導大林宣彥搭上線

【美學藏在細節裡2】

文|王怡文    攝影|陳仁萱    影音|陳廷豐 林雅菁
花谷秀文因緣際會下擔任已故名導大林宣彥《戰裡的野孩子》的志工,負責幫忙管理劇中童星。(翻攝自東京影展官方網站)

日本電影美術指導受邀來台加入魏德聖導演的《臺灣三部曲》電影計畫,入行30多年的他,高中時透過爵士酒吧老闆介紹進入已故名導大林宣彥電影《戰裡的野孩子》劇組當志工當志工,展開與電影的緣分。

花谷出生於廣島縣三原市,三原市隔壁的尾道市有很多爵士咖啡廳、酒吧,他因喜愛爵士樂,每天下課後就騎著腳踏車,花30至40分鐘到尾道的一家爵士酒吧,跟老闆聊天、聽爵士樂,偶爾偷偷小酌一杯。

花谷秀文靠著自己摸索入行接觸電影美術工作,他透露早期都得偷偷複印前輩的手繪圖回家自學。

已故名導大林宣彥的故鄉正是尾道,當年大林拍戲時經常借用那家爵士吧作為工作人員休息空間,和酒吧老闆熟識,牽起了花谷和大林的緣分。大林宣彥的作品出名,不少影迷會特地到尾道朝聖取景地,包含爵士酒吧也必看景點,花谷回憶:「老闆要我試試看當他們的嚮導,我就替影迷們帶路,當時因為是免費性質,行程結束回到酒吧,老闆就會請我喝一杯。」

大林宣彥(前排中)前年帶著作品《電影藏寶盒》在東京影展現身,隔年因肺癌病逝。(翻攝自東京國際影展官網)

其後大林在拍攝《戰裡的野孩子》需要志工,花谷就在酒吧老闆的介紹下,負責帶從東京到廣島拍戲的小童星們,空檔時若有需要,也會幫忙美術組的工作,逐漸和劇組的美術指導變熟,花谷透過志工經驗發現自己對電影頗感興趣。

高中畢業後他到東京學電影,「當時有個職業學校叫做日活藝術學院,我進入導演科,但發現這好像不是我要的,做美術我更有興趣。」

花谷秀文去年獲邀擔任金馬電影工作坊講師,分享美術指導的經驗。(翻攝自金馬影展臉書)

花谷利用高中時在大林劇組建立起的人脈尋求打工機會,並請當時認識的美術指導收自己為徒。花谷未受過科班美術訓練,但因從小喜歡畫畫,入行後靠自己摸索,「那時候的前輩不可能從零開始指導,我就趁幫他們複印設計圖時,偷留一份影本,回家自學。」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