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日本「門」的學問大不同 好萊塢片高規格細膩分工

【美學藏在細節裡4】

文|王怡文    攝影|陳仁萱    影音|陳廷豐 林雅菁
花谷秀文也曾參與《追殺比爾》美術團隊,好萊塢團隊的細膩分工方式讓他獲益不少。(翻攝自IMDb)

日本美術指導花谷秀文入行30多年,曾曾加入好萊塢《玩命關頭3:東京甩尾》《追殺比爾》劇組,說到日片和好萊塢的製作環境差異,他回想當時:「從攝影機數量、團隊規模、到製作預算等等,可說和日本全都不同。」

進入《追殺比爾》劇組前,花谷曾負責日本東京迪士尼海洋樂園繪圖管理,「我帶領超過百名繪圖師,每天都得下指令告訴他們要做什麼,準備哪些塗料等。做了半年以上,我帶著這份工作經驗加入《追殺比爾》劇組,心想『儘管放馬過來』吧。」

有了先前資歷,再遇上《追殺比爾》的大規模團隊,花谷得心應手,「當時光是大型道具組就有幾十位工作人員,我就把需要的細節寫下來,再進行分組,分別下指令。」

花谷秀文認為參與跨國團隊時,理解對方的文化歷史很重要,這回加入《臺灣三部曲》,他訪台前也做了不少功課。

然而跨國合作難免會遇上文化差異,得靠溝通來讓雙方理解方向,在籌備《追殺比爾》時就出現「門」的問題。當時除好萊塢和日本外,還有來自中國的團隊,花谷說:「日式建築用的一定是『襖 』或『障子』那種紙門,且是滑門,但中國多是用開合式的門,因為負責大型道具的工作人員無法理解,我就把『襖 』和『障子』拆下來帶到現場,組裝給20多位工作人員看。」

其他如設置榻榻米時的高度等,在日式建築中也有一定的規格,為了讓中國團隊也能理解,花谷花費時間跟對方說明溝通,他說:「其實就是一點點的高度差異而已,但我覺得在處理這樣的細節時,去學習對方的歷史文化是最基本的。」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花谷在來台加入魏德聖《臺灣三部曲》電影計畫前,從頭開始學習台灣歷史,從基本功做起。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