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魏德聖《臺灣三部曲》 花谷秀文入境隨俗斷日本邀約

【美學藏在細節裡5】

文|王怡文    攝影|陳仁萱    影音|陳廷豐 林雅菁
花谷秀文(右)3年前透過種田陽平介紹加入魏德聖《臺灣三部曲》團隊,去年暑假為搭景作業來台。

日本電影美術指導花谷秀文3年前透過《賽德克·巴萊》藝術總監種田陽平介紹,加入魏德聖《臺灣三部曲》(以下稱《三部曲》)團隊擔任美術指導,種田則是藝術總監。

《三部曲》以400年前的台灣為背景,是魏德聖醞釀20年的電影計畫,其中包含五部電影以及「豐盛之城」園區,總預算高達新台幣135億元,5部電影製作費約45億元,是台灣影史最高規格。

花谷秀文(左)和魏德聖走訪台灣各地勘景。(米倉影業提供)

花谷先前雖接觸了好萊塢劇組,但主要負責與日本相關的美術工作。《三部曲》講的是台灣歷史,「在日本完全沒學過台灣歷史,甚至連荷蘭為何會在台灣歷史中出現我也不清楚,只能從頭學起。」

勇於挑戰的他接下工作後,透過網路資料、圖書館借書學習台灣歷史,也委託台灣工作人員寄書給他。其後他飛來台灣勘景,「我請他們帶我去看很多老街,包含澎湖、金門,看了很多閩南式建築,也請大學教授幫忙解說。」

花谷秀文也親自到台灣老街,了解台灣過往建築的形式和特色。(米倉影業提供)

回到日本後,他親自走訪長崎縣平戶和出島,由於當地曾和荷蘭有密切貿易關係,花谷特地去看後來重新搭建的貿易商館、歷史建築等作為參考。掌握資訊後,開始繪圖構思設計,每周定期和台灣開一次視訊會議討論,《三部曲》中的場景也逐漸成形。

去年7月,他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從日本帶著4位助理來台長住,結束14天居家檢疫後投入搭景工作,而在台灣負責美術的團隊有20多人,依《三部曲》中3種主要族群的觀點,分成西拉雅組、荷蘭組、漢人組作業。為了全心投入,他婉拒期間接到的日本電影邀約。

花谷秀文收集各方資料後開始繪製《臺灣三部曲》的主要場景設計圖。
花谷秀文完成設計後,會交由團隊的台灣人確認是否有需要修正之處,魏德聖導演若認為沒問題,就會將手繪圖交由電腦繪圖團隊將設計數據化。

在《追殺比爾》劇組時,花谷搭景時得向好萊塢及中國工作人員說明日本建築的風格與特色,但這回《三部曲》換他「入境隨俗」。他解釋:「我是要接受指導的那一方,所以我把模樣設計出來後,再請台灣團隊幫忙調整。《三部曲》是要讓台灣人看完後能更了解台灣歷史的作品,比起用日本人的角度,盡可能和台灣人站在同一角度去做,會更合適。」

更新時間|2021.01.20 22:3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