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你永遠擺脫不了家人! 毛到讓你睡不著的驚悚經典《瘋狂媽咪日記》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互相傷害卻還是要繼續相處下去,家人就是這樣,可惜你們不懂!

(鏡文學提供)

失婚又失業的單親媽媽嘉寧,獨自扶養女兒瑄瑄,經濟陷入困境的她卻收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曾經很照顧她的貴婦Doris立遺囑指定要給她一棟豪宅。如果嘉寧願意同住,可以再繼承Doris全部的財產,走投無路的她,不得不接受眼前最好的選項──三人一起住進Doris的豪宅,嘉寧彷彿回到二十年前……

十五歲的葉嘉寧,和古靈精怪的小魚成為好友,家境富裕的小魚,住高級社區的豪宅,還有人人稱羨的完美媽咪Doris,幸福的生活讓從小父母雙亡的嘉寧滿是羨慕。嘉寧也偷偷許下心願,希望Doris變成她真正的媽咪。

二十年後夢想成真,只是Doris坐在輪椅上,小魚到國外生活了。Doris的財力支撐了嘉寧和瑄瑄的生活,但也開始展現超乎常人的控制欲,禁止嘉寧與外界來往,迫使她辭職、接送瑄瑄上下課,甚至稱自己為瑄瑄的媽咪…….

一台黑色Uber駛過台北明亮的街道。

葉嘉寧坐在後座,檢視著手邊的信件。她順了一下遮住視線的短髮,發現女兒已經興奮的把臉緊貼著車窗,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四處張望窗外整排的扶疏綠樹。

這個城市街景對嘉寧來說並不陌生,對瑄瑄卻很新鮮。瑄瑄大概是覺得出來玩的,或者以為她們即將展開一段小冒險。嘉寧不願戳破,只是心中一酸。

瞄了一眼司機前方的後照鏡,裡面的女人頂著兩顆黑眼圈、皮膚黯淡缺乏滋潤,還有了無生氣的眼神。她想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究竟是外表不再青春,所以男人厭倦了,還是男人的選擇讓她看起來如此狼狽憔悴?

她放下了手上那些令人煩心的通知跟帳單,再度想起上個月意外接到的那通電話,還有後續讓她至今仍不敢相信的過程。

「葉小姐,謝謝你今天過來一趟。我知道這陣子對你來說特別忙碌,就直接切入正題了,我的當事人希望將她名下的一棟房產贈予你,還有每個月定額的零用金,幫助你度過最近的難關。」

眼前的男人穿著西裝,儀容整潔,眼神冷漠,坐在金碧輝煌的律師事務所辦公室裡,用毫無情緒起伏的語調說著她的事,用詞乍看有同理心,但態度卻是那麼疏離,彷彿作為一個女人,失去一個家,被丈夫遺棄是那麼無關緊要的小問題。嘉寧低下頭,雙手交握,不自覺將指甲嵌進了掌心的肉裡。

「這些先前電話裡有提過,但你堅持要我人到現場才說對方是誰。」

她試著想要表達這件事不合理之處,結果坐在她對面那個像是機器語音的聲音又單調的響了起來:「很抱歉讓葉小姐感覺不快,我必須遵從當事人的意願,她希望等人到現場再詳細說明,避免你因為不理解而拒絕這份好意。」

嘉寧沒有應聲,他嘴上說著抱歉,但彼此都心知肚明他其實一點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律師停頓了下,像是終於要進入正題。

「我的當事人是虞樂美女士,她委託我們處理她的遺產。」

她在腦海搜尋一遍後,還是反應不過來。「請問她是?我好像……不認識。」

「我的當事人有提醒,你稱呼她為Doris。」 在聽到那個名字的瞬間,她腦中一片空白,因為過度震驚而無法開口,律師也就自顧自講下去:「她留給你的房產,地址如下……」

律師的嘴一張一闔,像是市場老闆強調剛打撈起來還很活跳跳的鮮魚,雖然活著躺在竹簍裡喘息,其實也是垂死掙扎。她有一段話都沒聽清,只是兀自坐在那裡。她當然記得Doris,也記得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讓自己不再想起關於這個人的任何事情。

「……葉小姐大概很熟悉,因為這是你曾經住過的地方。贈予的條件必須是自住,不得轉賣或租賃第三方,相信你能夠理解,這間房產對我當事人有特殊的意義,她希望由適合的人選來維持一個家的完整性。」

Doris要送房子給她?在長年失聯以後?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當然是解決她經濟上的燃眉之急,但比起遺產繼承,她卻不由自主想起另外一件事。

「小魚……我是說她女兒,還好嗎?」她幾乎是直覺反應,用略微顫抖的聲音說出這個名字,才發現自己這麼多年不曾提起卻從來沒有忘記。

「如果葉小姐是擔心虞樂美女士的家人對遺產分配有意見,我可以告訴你不用擔心,後續流程我也會協助處理。」

「我跟Doris很多年沒聯絡了,為什麼是由我繼承?我想見她女兒,當面跟她了解。」

「當事人的家人不希望受到打擾。」律師似笑非笑地打量著她,目光有幾分銳利,「葉小姐還需要時間考慮嗎?我以為你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找到新的住所跟工作,才能爭取女兒的監護權不是嗎?」

嘉寧盯著律師,大概要瘋了才會接受這個奇怪的提議,尤其贈予者還是Doris。她對無端送來的大禮充滿疑慮,但其實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選擇。

「馬麻,外面下雨了。」 雨絲飄上車窗,嘉寧回過神來,牽住了身旁女兒的小手,彷彿能從那具幼小的身軀身上擷取力量。

「台北常常下雨。」

雨勢越來越大,車子轉入天母一帶,先是經過幾個曾經繁華一時的商場,還有新建的高樓社區大廈,隨著遇到的人車逐漸稀少,花園綠地、車庫圍牆等具有巧思和隱蔽性的設計則越來越多,最後穿過左右兩排分門別戶各具特色的建築,停在一幢沒有鄰居相伴的獨棟洋房。

嘉寧母女下車後,司機便立刻把車開走,留下她們在大雨中撐著傘,還有身旁笨重的大件行李箱。兩人凝視著眼前兩層樓高,被綠色植物環繞美麗優雅的洋房,不約而同產生了對新生活的恐懼。

瑄瑄抬起頭望著她,「把拔什麼時候會來新家找我們?」

她摸摸女兒的頭,「暫時就是我們兩個,只要有媽媽在,一定會讓瑄瑄幸福的,不要擔心好嗎?」瑄瑄難掩失望但還是懂事的點頭。

嘉寧摟緊了瑄瑄,親吻那光潔的額頭。女兒是自己現在唯一擁有的了,必須相信為母則強。她深吸一口氣,按下門口的密碼鎖,最外面控制汽車出入的深黑色鐵門應聲而開,像是邀舞者做了一個鞠躬。設定密碼出乎意料的,跟當年一樣。

她攬著瑄瑄跑了進去,又獨自回到門口把幾件行李往內拖,就在她有點吃力的時候,瑄瑄也跑出來幫忙,在母女倆的努力下終於連人帶行李全都鎖進屋了。

雨一直在下。

嘉寧剛把門打開,瑄瑄率先進入,才看到室內環境第一眼,立刻發出興奮的歡呼聲往內跑,嘉寧跟在瑄瑄後面,環顧眼前的一切,有種熟悉卻又陌生的感受。

屋內以白色和大理石為基調,寬闊方正的客廳格局,開放式的廚房,即使下著雨採光仍舊明亮;觸感絕佳、色彩復古的地毯一路蔓延過去,延伸到通往二樓的樓梯。儘管房子瀰漫一股久未人居的寧靜氣息,家具和裝置藝術品件件整潔不染一絲塵埃,彷彿主人剛打掃過才出門。

牆壁上裝飾著幾件畫作,優雅節制,色彩富有層次,而眾多的景物主題中,又以一幅掛在樓梯旁女人的畫像最為顯眼。左手邊是沙發區,右側是一整片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頭小花園的枝葉繁茂,在雨水的澆淋下越發嫩綠鮮豔。

二十年了,除了密碼如舊,這裡竟然沒有什麼改變。比起物是人非,這樣的時光凍結反而帶給嘉寧更大的衝擊。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變化,嘉寧從桌櫃上擺飾的照片拿起了最靠近的一張,相框裡青春亮麗的長髮少女偏了一邊的側臉顯得特立獨行,眼神寫滿就算世界即刻坍塌我也不在乎的態度。嘉寧拿起相鄰的相框,主角依稀可以從相近的輪廓判斷是同一人,卻已經是個對著她微笑的成熟女人。

成年的小魚和Doris五官就像從一個模子刻出來,但氣質截然不同。是啊,她不年輕了,小魚也已經不是當年的高中生了,能看到小魚長大後的樣子,嘉寧心中莫名有點激動,小心翼翼把照片擺了回去。

「馬麻,這裡好漂亮,比我們原本的家還要好!」瑄瑄的眼裡閃著崇敬和驚喜,嘉寧給她一個笑容,瑄瑄受到鼓舞,又往房間更深處去冒險。

嘉寧往前走到了女人的畫像前,終於發現這個家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就在樓梯下方的地毯上。有些沒有清洗掉的深色污漬色塊,顯示了長年使用的痕跡。她想起Doris以前說過,魔鬼藏在細節裡。而Doris總是很講究細節,不論食衣住行,如果她還在的話,大概容不下地毯的不完美吧。

她抬起頭,畫上的女人一頭浪漫捲髮,姿態優雅,將Doris的神韻揣摩的極為出色,尤其是那個似笑非笑的眼神和微微勾起的嘴角。嘉寧和畫像凝視前方的視線交會,彷彿看到活生生的Doris站在面前,突然感覺到寒冷,忍不住環胸抱住被雨淋濕的自己。

瑄瑄衝過來抱住她的大腿,仰起頭問她:「馬麻,我們真的可以住在這裡嗎?」

「可以,但只是暫時的,之後我們會再找到其他地方……」嘉寧話都還沒說完,瑄瑄就等不及的發出歡呼聲,然後拉著嘉寧要她跟著走。

「我要帶你去看一間很漂亮的房間……」隨著瑄瑄越往內走,爬上樓梯,經過那盞令人讚嘆的水晶燈,嘉寧大概知道她要去哪,終於走到二樓最內側一間房,瑄瑄把門推開。

《瘋狂媽咪日記》於鏡文學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 https://bit.ly/3iyhdyy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