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請獨處時閱讀!她用「聲道」享受性愛 鏡文學超反轉結局犯罪小說《聲音》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女人用陰道享受性愛,但我用的是聲道。

聲音是李靜接受外界資訊的第一道刺激,同時也是激發她情慾的神祕鑰匙……

李靜有著極度敏銳的聽力,而她的工作是每天撥打上百通陌生開發電話。好聽悅耳的聲音,可令她產生情慾,甚至達到高潮。也因此,儘管無法從丈夫身上感受性的歡愉,李靜倒是在每天上班時尋求慰藉與刺激。

某天,透過電話交流,她愛上了素未謀面的男性客戶曹立東。兩人長期在電話上相互慰藉,終於鼓起勇氣相約見面…….

所有人都離開辦公室之後,整個世界只剩下空調機的低鳴。

李靜有了享受獨處的時間,孤獨是讓耳朵清靜的柔和時刻。她的世界沒有絕對的安靜,但她卻享受那些詩意連連的小聲響。例如電風扇吹過書本紙頁翻動聲音,她覺得就好像一名女子的訕笑;老闆伸展腰骨時關節發出撘搭搭的聲響,就像一座人體羅馬競技場的殺戮聲。雨水拍打窗玻璃的時候,彷彿天空對人類演奏一首小奏鳴曲;鉛筆書寫在紙面上的沙沙聲響,有如一名不停梳理長髮的女子,等待愛人歸來的欣喜相逢。

李靜的聽覺,比尋常人多了一分敏銳和情感,若要說這是一種第六感,李靜又覺得這說法太不符合現實,充其量就是個聽覺細胞與獵犬相當的人類罷了。

當黃天成也走出辦公室之後,李靜再度檢查環顧四周是否還有人在內,她猶如一名小偷一樣點閱手機通訊錄,其中一個刻意以0980數字命名的朋友出現後,李靜由原本沉靜淡然的臉轉變為欣喜期待的笑容。

為了不讓人看出這是她心心念念的通話對象,所以李靜不編輯這個人的名字,反而故意用原來的0980電話號碼編輯為通訊錄的名稱以便於搜尋。她的丈夫郭鄭禮並不知道她在手機號碼上的這些小巧思有何用意,但就算郭鄭禮親眼看著這通來電號碼,個性莽撞的他也不會聯想到那是與妻子私會的第三者,畢竟所有人都不會對端莊優雅的李靜疑心會有出軌可能。

豈料,李靜每一天盼望的這位0980先生,她從來未曾見過他,對他的背景成長一無所知,唯一最誘惑她的,就是0980先生的嗓音。

非常非常好聽的嗓音。

0980的本名叫曹立東。曹立東最初來電的時候,純粹看著網頁的廣告而撥打電話進來,網站上標註的明明是一間知名度高的銀行,然而電話號碼打去之後竟是一間金融代辦公司。立東起初對於這種混淆顧客的手法很不以為然,隨後卻是被李靜的聲音安撫了情緒。兩人藉由彼此的交談聲音第一次邂逅,都認為對方的談話感性迷人。

李靜本就是話音優美且具備挑剔聽力的女人,很快地就和曹立東從音樂、話劇、藝術等等偏離貸款的話題愈聊愈深,然後聊到了最私密的感情以及性。

他們的通話時間每一天都增加著,有如一對初戀的情侶一樣。平時的李靜在辦公室與同事所說的話不超過二十句,與曹立東的聊天數量則是倍數以上。

為了聽曹立東的說話聲,李靜換上自己隨身攜帶的高音質耳機,有助於聆聽對方聲音裡的每一個環節,她的臉上漾著無比期待的神情按下通話按鍵。

「是我。」李靜以萬分柔和的口吻輕語。

「靜。我等妳好久了。」對方回道,發出略有磁性的嗓音,竟是比李靜還要溫柔的語調。

「對不起,昨天晚上,我不方便和你聊太久。」

「我懂,他在旁邊吧?」

「是。他是個看起來霸氣又隨姓的男人,但對於我所認識的朋友,他還是會偷偷盯著介意,卻又不想承認自己會吃醋的人。若是讓他聽到我和你談聊天,就算他表明不在意,心上也總是疙瘩。」

「如果妳願意和我見面,那麼他才有起疙瘩的必要呢。提到這……我就納悶,……當年妳怎麼會和一個魯莽的沙文主義男人結婚?」

李靜回思了半晌,她其實也找不回當年同意求婚的理由,「或許,學生時期足不出戶的我,可能也只能邂逅國小就認識的他吧?但說起來,他長相雖然普通,可是他渾厚的嗓音倒是很吸引我。」

「原來,還是聲音的緣故……如果我們兩人能相遇,看見對方……」

李靜不等他說完,旋即婉拒。「立東,千萬不要。我喜歡上的是你的聲音,就讓我沉浸在這裡就好。」

「難道妳都不會對我好奇?」

「當然會,但我怕你看到我之後,那些好奇、期待全都煙消雲散了。」

「靜。我以為妳和我的交情,是架構在世俗目光之上的,但看來是我多想了吧……對我來說,能夠遇上一個心靈交流的伴侶,無論她是牛鬼蛇神,是男是女我都不介意,我不是那種以外貌評定好壞的人。」

「立東,我就是你在路上常常能擦身而過的平凡女生罷了,繼續讓我活在你的幻想裡也好,這樣我才能永遠是個美女。」

「光憑妳的談吐,我已經猜想得到妳的穿著,妳的髮型,妳的生活模式,還有妳的辦公桌可能有著那些物品。依妳拘謹又不喜外出的個性,身材或許偏瘦,即使公司要求穿裙,可能也是及膝蓋長度的合身裙,搭配素色的上衣……今天是個晴朗的日子,搞不好妳搭的正是一件白襯衫呢。」

李靜的確穿這一款衣裙上班,上衣襯衫的顏色雖然不是純白,卻也是淡雅的米黃色。被猜中自己穿搭的一剎那,李靜的心理產生一種彷彿被看透裸露的全身的羞澀。

「你全都說錯了,我穿的是牛仔褲呢。」她說謊的時候,緊張的右手壓在雙腿之間,裙子因推擠而上移高到膝蓋上緣。

「好吧。就算我說錯,但我相信妳應該是那種長時間穿著深色絲襪,遮蔽陽光的長袖上衣,不隨意將自己肌膚露出的女人。」

「喔?為什麼會這樣猜呢?」李靜的手指夾在自己的膝蓋腿彎,彷彿那一吋的肌膚正隨著曹立東說到的位置而被撫摸著。

「為了保有上帝給妳敏銳的聽力,我猜想妳應該足不出戶,避免在人群喧鬧的市區出沒,這樣的習慣會改變妳的穿搭,也不可能穿著暴露的衣裙外出。」

「我好像都被你看透了一樣。」李靜嘆了口氣,「可知道,我的耳朵只給了我麻煩,我並不覺得這種聽力有多好。」

「什麼麻煩?」曹立東問。

「例如……認識了你這個麻煩呀。」李靜的聲音帶著甜甜笑意,她對自己還能發出十五、六歲的少女笑聲都感到意外。

曹立東也笑了,隨後他輕輕的在話筒上呼了一口氣。那道氣息聲宛如挾帶著男性的低沉誘惑,沿著電話線傳到了李靜耳邊,她的高音質耳機把這效果放大。

李靜忍不住輕聲呻吟,隨後覺得自己這樣的聲調也太過失禮,「抱歉,我禁不起這種氣息聲。我會很……」

「沒關係。我很想再聽一次。」曹立東又再呼了一口氣。他完全懂得李靜的心與身體,甚至比她的丈夫郭鄭禮還要清楚,他刻意撩起李靜的身體反應,想要聽一個女人對於誘惑的抗拒聲。

男人的呼吸聲或許對一般女人毫無作用,但是對聽覺敏感的李靜卻是完全無法抗拒的誘惑,她彷彿覺得雙耳被按摩一樣舒服,名名耽溺於這醉人的聲音,但嘴上卻是全然拒絕。

「不要這樣,我可是在辦公室裡……這會讓我,無法上班的。」李靜雙手摀嘴,遮擋通話的麥克風,她擔心自己的呻吟傳了出去。

「我想聽妳身體的聲音。」

「你知道我有這樣的缺陷還故意捉弄我?」

「這不是缺陷,這是優點。」

「不!完全不是優點。有哪個女人的耳朵,比私處還敏感的?沒有的,只有我這種怪胎……」

李靜說及此處,發自內心的自我哀憐。

「所以,妳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個,最令我著迷的女生。」曹立東的安慰讓她感動,也讓她的身體繼續開放給曹立東,任憑他挑逗與探索。

曹立東呢喃的低音對李靜說了四個字,讓她全身發麻。

「我好想妳。」曹立東以感性的口吻央求:「如果可以的話,我好想吻妳。」

李靜已經聽到了曹立東傳來唇舌親吻的聲音,她輕聲的說不行,不過她的婉拒只讓男人更想入侵。她感受到全身皮膚酥麻狀態的宛如吶喊著想要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骨子裡震震顫抖著就像發出亟欲渴望做愛的訊息。

她何以能抗拒這等誘惑,恨不得把自己耳朵戳聾了才能解脫;但同時她又慶幸自己能有這樣的耳朵,否則該如何享受這等興奮的快感?

曹立東以呢喃般的輕聲耳語說道:「靜,我想要請妳用自己的手,替代我的手,撫摸妳最想讓我觸碰的位置。」

李靜服從他的話,或者說她也想這麼做,伸長了右手觸摸自已的腿彎,指尖沿著腿部,滑溜在隔著一層薄絲襪的肌膚上,摸到了腰際。

「我猜,妳應該觸摸著妳的雙腿,妳的腰,然後往上移到胸前,再爬上脖子。」

曹立東說的路徑全都成李靜渴望被男人撫摸的部位,她很詫異自己對曹立東的命令如此順從。

「然後,請妳替代我的手,往下滑……去觸碰妳最敏感的位置。私處。」

李靜沒有抗拒,彷彿曹立東真的在身邊一樣。她的右手下移動到雙腿之間,她感受到自己的臉頰潮紅,乳房甚至因此而堅挺,她左手壓著胸前,企圖壓抑狂跳不止的心臟,但雙腿之間已經產生微微顫抖,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彷彿興奮尖叫。那是一般女人接受了性愛前戲才會有的反應,李靜卻只因為聲音就達到巔峰。

「靜……我好想妳,好想見妳。」曹立東用最溫柔地方式親吻,他若是可以親眼見到李靜現在陶醉迷濛的眼神,他必然會用力抱住她不放。

李靜成了遭聲音操控的囚犯,凡屬那聲音所能創造的意境她必將照單全收,她終於在不斷侵襲而來的親吻聲下發出呻吟,嬌喘的音量已能讓周遭十公尺內的人聽見,此時她很慶幸辦公室裡只剩她一個人,即使情慾高漲的她繼續呻吟也不怕被嘲笑了,但她的理智還保留百分之一,對著話筒喘息似的求饒。

「快停了,我們現在不該這樣,我還在辦公室……」

李靜只說了一半,索性放棄伏在桌上,她感受到陰蒂因為興奮而鼓脹,即使用手指壓抑也擋不住慾望潮浪的來襲,她的知覺進入了另一個時空,肉體的本能教她大感上帝造物的奧妙,歡欣到極欲尖叫吶喊的程度。

辦公室裡,傳真機依然自動運作;電話鈴聲時而獨自響著時而多線齊發;冷氣空調機嘎嘎作響;老闆的辦公室裡傳來黃天成和銀行經辦業務爭執貸款額度不足對話。在這混雜的聲音之中夾雜了李靜情不自禁的嬌聲喘息,她的手指將自己帶入了慾望城市,聽見了脈搏與心臟如皮鼓般地震動聲,聽到了來自中指摩擦陰道的濕濡節奏。罪惡感愈強烈興奮也愈濃烈,原來在封閉沉悶的場所裡自慰竟可換來離經叛道的快意。這一瞬間,她軀體宛如融化為液體,化為海水的洋流,瀟灑且自由。

她還沒從意亂情迷中甦醒,眼前卻是晃過了一道人影,李靜大吃一驚,原來是提早走回辦公室的同事美桂姐。

美桂姐的高跟鞋剁地聲應該很容易提早聽見的,然她卻因為太過投入慾望之中而忽略。本以為自己被美桂姐瞧見那不堪的模樣,豈料美桂姐持著手機與客戶滔滔不絕地講公事完全沒有留意到李靜,接著只管使出如同鞭炮爆炸的說話方式罵起了客戶。

「你怎麼都講不聽呀?不都告訴過你在申辦的過程中千萬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同時跑去別家問貸款嗎?你急?我不急嗎?告訴你這下子你把自己搞死了,我這裡幫你跑的銀行本來可以核准一百三十五萬,偏偏你在這關鍵點給我跑去借民間私人設定,我的媽呀,我可得告訴你,這案子就被你這樣玩完了!我的媽呀,真是我的老媽呀。受不了你耶。」

美桂姐一旦脾氣上來,同樣的話都會重複好幾遍,這次她氣著客人搞砸貸款案子,也沒留意到李靜雙腳的奇特歪扭坐姿。

反倒是李靜,她的情慾尚未退潮,探索的手指也還沒由裙底縮回,她很訝異自己居然如此大膽妄為,手指依舊在探索慾望的底端,原來慾火能忘卻廉恥,尷尬也能燃燒殆盡。

「妳怎麼了?」曹立東的聲音把她喚了回來,李靜才把電話切斷,急急忙忙的奔往廁所。她在鏡子前喘氣,稍顯冷靜後發了通簡訊給曹立東──

晚上再聊好嗎?

至少等我身旁沒有人干擾的時候……

傳完訊息後,李靜凝視著自己,才發現她雙頰白皙的肌膚已經泛紅,這是她未曾有過的性高潮,就連與郭鄭禮做愛的時候都沒有過的體驗,怎知居然一通電話就讓曹立東達到了。但她非常自責,短暫的歡樂過後換來的是濃烈罪惡感,對著自己的瞳眸發誓,下次不能再如此縱容慾望了。

手機的震動打斷了她懺悔的心,是曹立東的簡訊。

可以的話,我等不及的想擁抱妳,感受妳的體溫。

如果妳不願意讓我看見妳的話,我們可以約在一個分隔妳我兩人的地點,球場的鐵絲網或者是柵欄造型的鐵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妳上班的公司是一棟商場大廈,頂樓有著柵欄造型的鐵捲門,我很願意在那裏與妳第一次約會。

妳可以背對著我,讓我見妳的背影就好。或者,我們可以隔著那扇門擁抱。

李靜沒有回覆,她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一直等到屋外的雷雨停歇,她才一字一字的回覆。

抱歉,目前我還不想跨越那界線,見面這件事,請給我時間思考……對不起。

一直到下班之前,李靜都凝視著窗外,思考著下一步該如何面對丈夫郭鄭禮。

《聲音》於鏡文學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 https://bit.ly/2KBeVlx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