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無邪》 中邪者與驅魔人

文|聞天祥
看起來平凡又有幸福家庭的老實中年男子,他的任務令人驚嚇咋舌,對他而言卻是日常的一環。(光年映畫提供)

先開個玩笑。如果嫌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無邪》太長,你可以只看前半小時。這是近乎完美的短片,微胖的中年男子,工作結束後去接老婆下班、女兒放學,一起上超市、吃披薩,探望年邁的母親,還解救了小貓。好個平凡但孝順、恩愛、慈祥且樂於助人者。隔天凌晨,再回到工作崗位,小小空間裡有掛衣架、洗臉台,收音機、咖啡壺、電視機,但令人側目的是牆上兩排燈號,紅燈先亮,再來綠燈,訊號提醒他接下來的任務。最後這幾秒,炸翻了前面的一切平和。

無邪《There is no evil》

但說正經的,不是後面不值得看。事實上這看似由四個短片組成的電影,都糾結著同一題目。各段主角就算選擇不同做法,都不見得找到解答。更有甚者是二、三段主角還是服役中的青年,是否願意為了三天榮譽假而去做件在體力上沒太難的事?如果以為他的答案簡單明瞭,那麼有如第二段延伸的最後一個故事,卻又告訴你堅守原則失去大好前程就算了,但會不會連坐所愛之人而無法釋懷?

伊朗導演拉索羅夫是近十年國內影展的常客。拜柏林金熊獎之賜,《無邪》成為他首部登上台灣院線的電影。他那股直球對決國家機器的坦然不諱,令人無法別過頭去。對長久深信「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的人而言,他的論點也許逆耳,然而他不僅找到精彩的切入點,從向來不被關注的人物下手,擴散延伸的問題也具備相當視野。

愈來愈多過去享有盛名的創作者,被迫或自願妥協效忠;拉索羅夫卻在被監控下讓這部作品由一變四,合四為一,甚至為此付出被判監禁的代價。因為他戳破了每個人都該扮演好小螺絲釘的迷思,如果機器就是魔鬼的話。

  • 90分以上:神作!一定要膜拜
  • 80~89分:佳作!不看就沒話題了
  • 70~79分:普作!錢很多就看看吧
  • 60~69分:爛作!避之大吉
  • 60分以下:糞作!看完要洗眼睛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