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看了直呼「好想去台灣」 電影《燕》高雄風光盡收眼底

文|王怡文
日本電影《燕》男主角水間龍今天接受台灣媒體視訊訪問,回憶來台取景的趣事。(希望行銷提供)

日本電影《燕》特地來台至高雄取景,劇中男主角早川燕在父親的委託下,回到母親的故鄉台灣找哥哥,全片有8成場景都在台灣。雖然這部電影在日本上映規模不大,但持續熱映半年,今導演今村圭佑和男主角水間龍,以視訊接受台灣媒體訪問,透露許多日本觀眾表示「看了好想去台灣」,開心作品彌補了疫情間無法出外旅遊的遺憾。

《燕》以混血兒早川燕尋找自己歸屬的故事為主軸,因小時候母親帶著哥哥離家後回到台灣,思想著母親為什麼拋下自己?台灣是自己的故鄉嗎?早川燕懷抱著不安與忐忑的心情,來到台灣尋找失聯許久的哥哥,也盼能找到心中疑惑許久的答案。

水間龍飾演的早川燕是台日混血兒,搭機來台灣尋找失聯許久的哥哥。(希望行銷提供)

片中早川燕小時候吃水餃裡包著硬幣,便當帶的是魯肉飯,在日本同學的眼裡成了怪咖。水間龍的母親來自中國大連,他透露這些描繪其實是出自他的真實經驗,「在拍攝時我是抱持著自己是另外一個人來建構角色的,但是我認為在詮釋的過程中,經驗也很重要,所以請導演與編劇把我實際的經驗也融入了故事中。」

導演今村圭佑是日本知名的攝影師,《燕》是他首部執導的長片。(希望行銷提供)

導演今村圭佑是近年在日本極受矚目的攝影師,曾擔任電影《帝一之國》、《新聞記者》、《說再見前的30分鐘》等作品的攝影指導,拍過許多知名歌手的MV,包含米津玄師成名作《Lemon》MV,也是由他掌鏡。

《燕》是今村第一次擔任導演的作品,首次執導就以海外為舞台背景,為了拍出更貼近台灣的感覺,事前下了不少功夫。他說:「說真的對於台灣的文化或是語言,我了解的程度很粗淺。但我認為拍《燕》,我必須更加理解台灣,才能把故事說好,否則會給人很假的感覺,所以我問了很多人的經驗,盡可能地去認識台灣。」

為了尋找合適的拍攝地,導演與水間事前也多次訪台勘景,最終選定高雄。今村說明:「母親不惜拋下小孩也要回去的地方,我認為必須很有魅力,也希望這個地方可以讓人感覺與日本有連結。高雄是海港城,很符合我要的感覺,還有在勘景期間,市場的人主動跟我們搭話,那種很親切熱情的感覺讓我印象很深刻,想要放到電影裡面。」

《燕》的主視覺照是在開鏡前由今村掌鏡所拍下,水間龍(左)透露這張照片中的兩人其實是騎在腳踏車上。(希望行銷提供)

開鏡前3天前導演帶著相機,與水間龍等演員在高雄街頭散步,隨手拍照,前後拍了上千張的照片,其中一張意外成了電影海報。水間興奮拿著海報說:「這只用了上半部,其實下面我們是騎在腳踏車上的,當天在路邊看到腳踏車覺得很有FU就騎了上去,拍起來感覺也很好,就變成海報了。」這段隨興拍照散步的時間,也成為今村導演與演員拉近距離的溝通機會,讓開鏡的拍攝更加順利。

電影中水間龍要消化大量的中文台詞,儘管本身就有中文底子,但因角色設定是台日混血,說話腔調也得進行調整。「我的中文也僅止於家中聊天的程度,這次有特別請中文老師教我發音,不過因為燕是在日本長大的,說得太流利也會有違和感,拍戲期間我也不斷和老師與導演討論,如何拿捏那種生硬的感覺。」

歌手一青窈在片中飾演兩兄弟的母親,挑戰台灣人角色。(希望行銷提供)

《燕》在日本上映長達半年,雖遇上疫情,但在狀況許可的前提下也舉辦了放映活動,今村導演和水間都有機會直接聽到日本觀眾的聲音。今村說:「大家看了都說很想去台灣,透過電影感受到了那種台灣特有的氛圍。另外就是意外地有很多台日混血兒,他們對電影中的故事很有共鳴。我也很期待台灣人看完會有什麼感覺。」

水間也透露許多喜愛台灣的日本觀眾特別支持這部作品,他也讚嘆:「今村導演鏡頭下的台灣,與過往在台灣取景的其他作品很不一樣,我相信台灣人來看可能又會有不同的感受,很期待台灣觀眾的反應。」

最後水間也主動用中文向台灣觀眾問好:「希望很多人去看這部電影。因為疫情的關係,這次很可惜不能去台灣,但我希望很多台灣人會喜歡上這部電影。」訪台多次的今村也表示「很高興能把我最喜歡的台灣放入電影之中」,他更盼未來能有機會再來台灣拍片,無論是日本電影或台灣電影都想嘗試,透露出對台灣的喜愛。電影《燕》下週五在台上映。

更新時間|2021.01.26 09:3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