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我這個不怕醜的人 艾怡良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被歌迷暱稱「姨娘」的艾怡良, 跑去拍戲不說, 整個造型改頭換面, 差點讓大家認不出來。

金曲歌后艾怡良被找去拍賀歲片《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大家以為是漂漂亮亮的出場,誰知道一張張劇照都是時尚災難般的造型,不得不說頗有話題性;連歌迷都頗興奮,他們最熟的那個歌手竟然被改頭換面,差點認不出。如此荒唐又有趣的經歷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本來以為新聞標題應該是「金曲歌后被唬弄上賊船、初次拍戲慘被整成醜八怪」,不過艾怡良反而覺得扮醜並不會比扮美更有挑戰性,「扮醜,我自己本人就差不多。我覺得扮美比較難!」對於大多數人看到這個造型的第一反應,她也笑說:「那個造型,就是不會出去走在街上的造型!」

 

首闖大銀幕 女一自招怕爆

雖然扮醜在外表上吃虧,但就像周星馳的電影總喜歡惡整女主角一樣,這些造型上的大缺憾,最後都成了影迷心目中的經典,艾怡良當然也不例外,「我很享受那個造型,很可愛。我覺得它即便把人在現實中的醜,放大了10倍、20倍,但人生當中,一定有滑鐵盧的時候。」沒有人是24小時永遠都美美的,總會有落漆的片刻,因為我們不是塑膠做的呀。

歌手身分斜槓成為演員, 艾怡良說她一直害怕到現在。

然而艾怡良跑去拍戲,動機倒不是碰上什麼滑鐵盧的打擊,「其實這算是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而且一開始聽到導演徐譽庭找我演女主角的時候,我還再三地確認,是女主角嗎?因為我從來沒有演過戲。既然人家願意相信我,我決定放手一搏。」

當上電影女主角的艾怡良,頂著驚世造型亮相,讓歌迷大吃一驚,她卻說:「我很享受那個造型。」(華納兄弟提供)

當然隔行如隔山,即使電影已經拍完就要上映,艾怡良卻說,她從一開始就會害怕,「到現在都還很害怕。」因為光是想像戲分,就覺得責任很重大,「從表演課開始的時候,我就每天提心吊膽。」可是眼前的她講起這些經歷,雖然看不出害怕的神情,她內心還是覺得演戲很難,「一開始的百分比是,難。」她頓了一下,把等級不斷提升,「難難難難難!我心裡99%都是難!」

 

對戲吳慷仁 菜鳥跨過心坎

「每一次鏡頭都像是一個挑戰和考試,有沒有成功傳達你的情緒,以及角色特質?再加上很多技術性的東西,例如走位等,我根本不知道這些事。」艾怡良說,這些技術上的問題,的確在剛拍戲時糾纏了許久,「到中後期,我開始慢慢享受這一切。說它是規範也好,說它是精準傳達也好,我感受到另外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情感表達方式,我也愛上這種方式。」

「每一次鏡頭都像是一個挑戰和考試。」 艾怡良說, 剛拍戲時跟技術問題糾纏了許久, 但最後也愛上這種不同的表演方式。

身為演戲的菜鳥,卻成了電影女主角,還在《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片中跟許多拿過獎、資歷又深的演員對戲,這個拍戲初體驗就像是錢買不到的震撼教育。「很害怕,一直都害怕!」艾怡良說,跟她最多對手戲的吳慷仁,完全能夠體會她身為演戲菜鳥的心情,「一開始很怕他會覺得我一個鏡頭要拍好幾次、很慢、耽誤大家的時間。可是他一點都不會這樣覺得,『拍戲不要講這些,再來幾次都沒有關係,一定會有的!』」

 

無法說再見 情歌也有極限

艾怡良說,她是個喜歡在工作時保持愉悅氣氛,也是個很圓融的人,但偏偏要演一個情感受挫的工作狂、無法從工作中得到任何滿足感,又總是對人板著臉,「如果身邊有個這樣的人,我一定會覺得超痛苦的!要是看到這種人,我會嚇死!祝她永遠不可能談成戀愛!」

跟劇中人最相似的地方, 艾怡良說就是沒辦法面對再見。

可是要在大銀幕上扮演自己無法認同的人,還要能打動觀眾,這就是一門很大的挑戰,沒有辦法打混的,「其實這個角色,讓我滿痛苦的,是真的!要把自己陷在那樣的情緒裡面,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然而這個情緒又是真實發生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

艾怡良說,要讓觀眾最後對這樣不討喜的人感同身受,就是要在表演時,把失戀的感覺找回來,她還特別強調是大分手後的失戀,「其實我最近一直在想這個議題,我還滿怕告別這件事情;不太喜歡說再見,我也沒辦法面對再見,所以某一個部分,我跟劇中的她其實滿像。」

艾怡良(右)初登大銀幕,大部分時間都是板著臉,連她自己都不想開導這種人。左為傅孟柏。(華納兄弟提供)

唱了再多的情歌,艾怡良說碰上這樣封閉自我的人,是沒有辦法開導、改變的,「這種人沒有辦法聽建議,因為她一定經過很多事情,有一番體悟,才會變成這麼倔強、斬釘截鐵地做她現在的自己。」與其遊說、改變對方的態度,她倒覺得可以嘗試用比較軟的方法,「所以我寧願偷偷塞個小點心,給她有意無意的試探,這可以試試看。」

 

情路指南針 終點未必重要

雖然不想開導別人的感情路,但如果要艾怡良替片中兩種不同個性的男生配對,個性花心的吳慷仁跟不解風情的傅孟柏,究竟誰比較適合談戀愛?「我覺得兩個都適合,每個人都適合談戀愛。」艾怡良說:「談戀愛好重要,每個人都該多多少少談一下,體驗被傷害的感覺也好、付出的感覺也好。」

艾怡良本人真的很美, 讓我們還她一個公道, 不要被電影給騙了。

「我聽說過一個理論,妳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態,就會找到什麼樣的伴侶。」難怪艾怡良的歌迷都稱她「姨娘」,因為她解析感情的時候,的確頗有一番見地,好像在指點迷津,「我覺得,無論再怎麼花心的男生,都一定找得到那個,不能說跟他制衡,但會有互相吸引那一面的人;或者,也能找到一個野蠻、花心的女生?然後兩個人在人海裡尋尋覓覓,搞不好,就這樣依偎在一起也不一定!」

我完全被她說服了,艾怡良當然算不上什麼愛情教主,但她真的很會給人希望,也許在這混亂又忙碌的年代,人們需要的不是圓滿的愛情,而是擁有希望的救贖。

造型:李詩文 / 服裝提供:MAJE、Longchamp / 化妝:曾國維 / 髮型:Janic @ HC Group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