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上)】青春熱血浪流連 高捷

文|王雅蘭    攝影|李鍾泉    影音|張匡皓 余孟儒
台灣的艾爾帕西諾是誰?像高捷這樣自成IP的演員很少,他像是台灣黑幫片代表,有他演的戲就有江湖。

台灣的艾爾帕西諾是誰?像高捷這樣自成IP的演員很少,他紅了幾十年,串連世代又不被浪潮淹沒,他像是台灣黑幫片代表,有他演的戲就有江湖!賀歲片《角頭-浪流連》的高捷,演的依舊是這輩子最擅長的好戲,大哥雖青春不再,氣場愈陳愈強。

高捷很不喜歡別人說:「啊你就是那個常演壞人的…」他會回:「不好意思,不是壞人,我是老大!」

高捷演出賀歲片《角頭-浪流連》,事實上《角頭》系列都有他,無論演大哥或警察都有說服力,接下來他還要演系列劇集,光是那句「做兄弟沒那麼簡單啦」就有獨特味道,而高捷的江湖味,也是兩岸三地粉絲都買帳的。

大牌雲集的《海上花》也是高捷(右)代表作。

私下的高捷很斯文,說話慢慢的,從年輕演到如今62歲,演的幾乎都是兄弟片。年輕時為演出氣勢,也在兄弟大哥身旁「實習」幾次,聽大哥們講兄弟事,高捷說:「他們說的精彩到不行啊,黑道電影就像只演出冰山一角而已。」

高捷的人生有兩個重大轉捩點,其中之一就是張華坤和侯孝賢領他進入電影圈。資深製片張華坤去年底因肺腺癌離世,他和侯導合作過《悲情城市》等多部享譽國際的大片,高捷對張華坤最早的記憶,則是他大哥常帶著坤哥回家吃飯,因為高捷母親燒得一手好菜。

高捷的大哥當年除了是廚師,也兼電影燈光組,後來不幸車禍過世,在大哥告別式上,坤哥哭得好難過,令高捷留下深刻印象。後來高捷20幾歲有次帶美眉去希爾頓跳舞前,先去探班張華坤拍戲,張見到他就立刻拉給侯孝賢看,侯導說他長得像艾爾帕西諾,高捷還很臭屁,笑說你不是第一個人講了。「那個時候他們叫我拍電影,我是拒絕的。」

侯孝賢(右)和高捷(左)關係深厚,曾站台支持《角頭》系列電影,中為顏正國。

當年高捷的父親是跟著學生大隊從上海撤退到台灣,後來從鳳山當逃兵到台北落戶,高父一開始做木工,後來家裡成了沙發工廠,高捷上有哥哥、姊姊,下有兩個弟弟,除了比較怕爸爸之外,日子過得很開心。

國二時高父出去跑船,這下天高皇帝遠,高捷開始打彈子(撞球)不說,還懂得賭博贏錢,高中自然考不上,哥哥就介紹他去西餐廳當學徒,後來又轉去圓山飯店工作。遇到侯孝賢時,高捷日子過得更漂丿,已經開了咖啡廳,專門服務樓下電玩店的客人。

後來張華坤要高捷把自己成長的故事講給侯導聽,侯導聽著有趣,第二次朱天文也來聽他講故事,講到後來侯導要拍《尼羅河女兒》,就要高捷演楊林的哥哥。本來對表演沒熱度的高捷,跟著侯導隨片去大學作分享,看到大家的反應熱烈,才勾起了他的青春熱血。

高捷說:「我的天啊,我怎麼會去和大學生分享?那個年代我們對大學生很敬佩呀。」

這部片票房雖失利,侯孝賢拍電影的腳步不停歇,他還替高捷排課程,金士傑、馬汀尼老師都教過表演,高捷都沒想過自己上表演課竟然會全勤!而那次學到的東西,不僅能演好《悲情城市》,甚至多年後他拍八點檔用的也是同一套,就這樣由內而外的,一點一點的走出他的演員路。

2004年拍《過了天橋~看見海》拿亞洲電視節最佳男演員獎,2005年以《孤戀花》拿金鐘獎最佳男配角後,高捷才真正對演戲有了興趣,好像演戲不再是熱血青春夢一場,真正成了事業,也就更放在心上。

更新時間|2021.02.05 03:16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