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下)】大哥氣場留在戲裡 高捷

文|王雅蘭    攝影|李鍾泉    影音|張匡皓 余孟儒
高捷的眼神自帶兄弟氣,不過侯孝賢對他說:「跟兄弟還是不要走太近!」這盆冷水澆下來,高捷醒了八分。

那些年,高捷跟著侯孝賢、張華坤等人的電影出入國際影展,他記得《悲情城市》入圍威尼斯影展,不是男主角的他心想義大利耶,立刻舉手問自費能不能去?

高捷在威尼斯花了100萬里拉買套帥氣西裝,體驗到萬眾矚目走紅毯的浮華榮耀,還親眼得見侯孝賢上台領金獅獎說:「鑽木取火,終於冒煙!」的感人場面。

「那一刻真的感動得眼睛也溼了!」青春熱血的高捷,自此跟定了侯導,其實也沒簽約,但侯導和坤哥需要他就一定到。後來《南國再見,南國》《海上花》等片更見識到台灣電影在法國、日本受到的重視禮遇。

那些年的電影事,當然不只為國爭光的榮耀,其實也是一段國片低迷歲月,片商和製片業都很辛苦。

侯孝賢(右)和高捷(左)關係深厚,曾站台支持《角頭》系列電影,中為顏正國。

高捷記得侯導和坤哥曾經去抗議新聞局輔導金不公,還曾經為抗議票房不公,兩人跑去中國戲院,點了鞭炮就從售票口丟進去!高捷說著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後來,侯孝賢和張華坤似乎因為理念不同漸行漸遠,高捷說:「我曾經看過侯導和坤哥吵架啊,我夾在中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兩位大哥我要幫誰?後來只好去問陳國富,他就說讓他們發洩一下吧。」

其實這麼多年,高捷沒當過兄弟,卻也生活在兄弟週遭,認識很多大哥,也有人豪爽放話,要高捷有事可以找他。高捷說:「不會有什麼事啦,我是開心自在生活最重要,如果要做兄弟,就不用拍戲了。」

高捷說做兄弟是要用腦袋搏的,要運籌帷幄,地下秩序和規矩這些都要很懂的。曾經他起心動念要打造台灣黑幫片,把本省外省幫、全台各地勢力的源起歷程,都用電影詳加描述紀錄,一定比香港拍很多集的「古惑仔」系列更精彩!

畢竟高捷認識的人也不少,還曾經有位大哥牽著他的手對兄弟們說:「做兄弟就要像他這樣!」顯然大家都入戲很深。不過侯導對興致高昂的高捷說:「跟兄弟還是不要走太近喔!」這盆冷水澆下來,高捷醒了8分,加上後來也結婚生子,他決定還是單純當演員就好。

高捷人生第二個轉捩點是認識老婆陳泯蓁。高捷45歲才結婚,以前說是不婚主義,其實原因除了愛玩,還是因為身邊沒什麼錢,很難負起成家的責任。和老婆相識在他開始拍電視劇時期,年齡、心境成熟,而且也比較有賺到錢。

45歲才成家的高捷,心態很年輕,兒女都上私立學校,一年6、70萬的學費,他樂扛這甜蜜的負擔。

高捷說以前拍電影,除了侯導給片酬比較大方,很多電影人都是用「我們拍戲很困難」來拜託的,久了,高捷也會不滿:「只有你們困難,我們都不用付房貸和吃飯嗎?你們困難就不要拍嘛。」開始拍電視劇、連續劇之後,一、兩檔下來高捷才驚覺:「買房子頭期款都差不多了!」

成家之後,老婆帶高捷接觸佛法,被菩薩收為義子,斷了以前的不良習慣,他還守五戒(不殺生、不邪淫、不妄語、不偷盜、不飲酒),去大陸拍戲,大家也都尊重不會逼他喝酒,他日前也婉拒了酒商廣告,最近則花2,100萬元替菩薩和老師在樹林買了道場做功德。

高捷兒女都上私立學校,一年6、70萬的學費,他樂扛這甜蜜的負擔,不工作在家時,就發揮以前工作的廚藝喊話說:「來,今天點什麼菜?」為家人下廚最開心,女兒喜歡烘培也會在旁當小幫手。

平常後車廂會擺棒球手套,隨時投、接球當運動,高捷也會到附近公園打籃球,年輕人都認識他,他也會機會教育,用上《角頭》台詞:「以和為貴啊,我是貴董,大家回家要教順父母喔。」

高捷笑說自己也許體力不如從前,但心態很年輕,在這個年紀,覺得人活著有家,有責任感,很開心,他這一生原則就是對別人很尊重,做自己很自在,不佔人便宜,任何事物都取之有道。

更新時間|2021.02.05 03:16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