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導演分工雙管齊下 徐譽庭顧表演、許智彥顧畫面

【暖心賀歲片4】

文|項貽斐
拍攝期新冠肺炎疫情升溫,導演許智彥(左二起)、徐譽庭與演員傅孟柏等工作人員在現場都戴口罩。(華納提供)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是導演徐譽庭與許智彥繼《誰先愛上他的》之後,再度共同執導的電影,兩人在導演分工上,延續上一部片模式:徐譽庭負責演員表演、許智彥則負責畫面調度。至於剪接部分則由兩人與剪接師雷震卿共同參與,不過這個階段,3人前後修改7次才終於定剪。

徐譽庭透露,劇本的開場戲,她特別穿插安排有人在酒精路跑、有人在直播、有人在加班等等,希望描繪出台北的某一個夜晚。不過開拍第一天她卻驚覺,劇本開場戲竟然長達15頁,相當40分鐘的戲。「通常開場戲5分鐘才會精彩,我卻太耽溺台詞、角色,忘記檢查。只好先拍攝,再調快節奏。」

雖然徐譽庭與許智彥在導演時一個顧表演、一個顧畫面,但有時還是會相互有意見。譬如:許智彥安排的畫面,徐譽庭並不滿意;或許智彥想介入調整演員的表演。徐譽庭表示,「調整演員的表演要有技巧,有時演員自己也知道表演不好,這時導演就要想辦法看是用鼓勵法、或激將法、還是詮釋給他聽?達成導演想要的感覺。」她笑說,拍片時許智彥看她沒事坐在一旁,就一直講話,其實她是在想辦法解決表演問題。

殺青後兩人檢查每場戲都紮實可用,但照劇本開始順剪,就發現情緒很難進入。「因為開場戲太長,要想辦法打散,並讓觀眾儘速知道、相信每個角色的存在。」經由加快節奏、拆解重組,最後再穿插吳慷仁在電影中的直播影片,建立角色內、外在的反差,終於找到最適切的敘事方法。

從《誰先愛上他的》到《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徐譽庭直言,「因前面兩部連續劇的基礎,找資金一直沒大問題,這次還有更多資金想投,但現階段我只敢做預算5,000萬以內的電影。」《我》片製作加宣發費約4,000萬元,由南人電影、可米傳播、親愛的工作室、海納百川娛樂、鏡文學、原點概念、華文創共同出品。徐譽庭希望各家投資額都不要太大,才不會有負擔,「它們也都是天使投資方,只給協助、不會干涉。」

徐譽庭與許智彥合導的第一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叫好叫座,演員謝盈萱(左)與邱澤(右)的演技也獲肯定。(華納提供)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