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當我在炙熱下查詢一種金屬的材質 謝旭昇

文、聲音|謝旭昇 設計|林彥谷

時間跟它的名字一樣鬆散

只要放置

可以成為任何

可以有它的腳和命

這一天,白晃晃,我炙熱
且和周身一樣空蕩
從柏油到腳踝,從腳踝
到懸吊身體的絲線。移動像身體
在膨脹的陰影中
反覆落地
坍縮為一個黑點
黑點倏忽伸出舌
令我停駐
是吹向腳踝一陣如晚夜的風
陰涼,參入街市的氣味
是不知哪裏來的地下混凝土管道
廢棄於柏油上,管心靠著管心,打開著
空且乾燥,時間,有著光滑的內壁
是它不再消化的時候
凝視進去的局限
──所有方向都往同一個方向去。一塊金屬
從凹穴,進到腦髓,宇宙冷卻下來
遠方
宇宙的哥哥,操作絞鏈
吊起石灰泥桶,裏頭的鐵水
在半空黏稠地搖晃、搖晃──
鐵水,這桶子,和哥哥,都在忍耐
鐵水比它的名字還要炙熱
時間跟它的名字一樣鬆散
只要放置
可以成為任何
可以有它的腳和命
謝旭昇(謝旭昇提供)

作者小傳—謝旭昇

台灣新竹人。著有詩集《長河》。詩刊《力量狗臉》編輯。近期作品亦發表於《字花》、《虛詞》、《微批》與《Sample 樣本》等刊物。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