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捷番外篇】妹妹眼中的黃捷 既是照顧者又是人生導師

文|曾芷筠    攝影|王漢順
黃捷站在議會辦公室門口,辦公室內有許多社運議題、同婚的標語,除此之外相當簡樸。

小黃捷4歲的妹妹黃蓉說:「小時候爸媽離婚,她很自然會幫我包尿布。一直到長大,都有點像是我人生的諮詢師,連買哪件衣服、讀什麼科系都會問她,但她自己的問題比較不會問我,幾乎不太表現脆弱。」由於父親喜歡看武俠小說,給二女都取了很俠氣的名字。

父母價值觀不同,黃捷說:「我記得我一直都很壓抑,我媽創業失敗(開行銷顧問公司)、家裡負債蠻長一段時間。我小時候學畫畫、鋼琴,會請老師到家裡,但是後來都學不長,可能沒錢繳學費吧。媽媽覺得生活享受是必要的,要出去吃飯、玩樂,定期去墾丁渡假村,爸爸覺得很奢侈,他要我們在外面不要提家裡經濟狀況,但私下會跟我說家裡很窮,我就覺得好像是個很沉重的事情。」

媽媽有一天就突然離開了。姊妹倆跟著爸爸,但一份薪水要養3個人,還要還債,一直到黃捷上了大學都還在還錢,她很自然地擔起家中照顧妹妹的責任,自己的情緒只有自己照顧。「我在學校過得還不錯,會玩社團,也有好朋友,課業也不致於太大壓力。我以前很瘋偶像,是超級追星族,國中時是第一屆《星光大道》很紅的時候,我前一天做好加油看板,隔天早上5點去排隊,為了搶8點的簽名號碼牌,那時候紅的是楊宗緯、林宥嘉,收集很多偶像的周邊,那時候就覺得比較開心。」

她會刻意切開家庭背景和自己,到台北念台大公衛系以後一個人生活,遠離以前媽媽不在家的感受。她後來又考上台大公衛研究所,外在看來是優秀菁英,但她自己卻覺得不知道為何而念、人生渺茫,後來休學去當記者。黃蓉說:「已經在上班了才跟我們說,任何事都是已經決定才說,選議員又休一次學。」

黃捷(左)與妹妹黃蓉(右)從小感情好,在父母離婚後扮演她的人生導師。(黃捷提供)

就連參選議員,也是先斬後奏。已經答應參選,都要開記者會了才跟爸爸說,爸爸意外又生氣,覺得她在癡人說夢。「我跟他說我還是想試試看,雖然知道很辛苦,還是有想要實現的理想。」黃蓉倒是很支持姊姊參選,週末沒課時就回高雄,跟著姊姊一起跑競選行程。

黃捷突然從姊姊變媽媽,對於媽媽的埋怨也是姊妹倆自己慢慢消化,理解母親的處境。黃捷淡淡地說:「不會期待她應該要照顧我們,不要因為我們是母女就把很多責任加在彼此身上。以前大家都會講家裡、爸媽怎樣,我比較沒有媽媽在家的生活經驗,那時會鑽牛角尖,自己心情很不好,想要埋怨他們,覺得你們為什麼要把家裡搞成這樣?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大學後生活重心就在自己身上,我大妹妹4歲,就覺得要照顧她。」

她獨自承擔許許多多,因此她說自己個性壓抑,成為各方箭靶後更是。被討厭需要勇氣,但黃蓉眼中的姊姊永遠超級勇敢:「無論網路酸民、地方民眾,她會直接被劈頭大罵,心理素質到底要多強才可以視這些為無物?她也不會跟我抱怨。」她說姊姊個性其實有點粗線條,個性大喇喇。或許,那也是保護敏感內心的一種方式。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