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我曾經是植物人

文|鍾岳明    攝影|賴智揚
林佳生每天爬基隆獅球嶺砲台當復健,他笑稱這是他家的「灶咖」。

我喜歡種植物,看到花開很有成就感。有人問我,怎麼這麼會照顧花?我會說,因為我以前是植物人,所以我懂植物的感受啊,哈哈哈。

我25歲時在宜蘭工作,有天下午騎車送貨,時速80,騎快車,遇到一輛貨車逆向,他時速也有5、60,我們對撞,找死。我在醫院昏迷二十多天,怎麼撞的都不知道,記憶沒了,出院才曉得肇事者酒駕,但有幫我叫救護車,把命救回來。

我醒來無法說話,手骨折、膝蓋粉碎性骨折、顏面神經麻痺、腦蜘蛛網膜下腔出血,診斷是極重度植物人。植物人要完全康復,幾乎不可能,媽媽說我看起來只剩3歲智商,她傷心絕望,四處求神問卜。我靠針灸化解腦內瘀血,但是手腳很痛會亂動,所以被綁在床上。住院第5個月,舅舅說:「要活,就要動。」這讓我想活,更想動,我叫看護讓我下床,扶著牆壁走,1個月後,我跛腳走出醫院。

車禍把我的朋友和感情都撞散了。出院雖然能走,但大小便失禁,手會一直抖,也有語言障礙,大舌頭,一句話重複十幾次,別人都聽不懂。有次帶交往5年的女友逛街,大便在褲子上,我心裡很受傷,她雖然愛我,但植物人恢復成正常人,機率不到萬分之一,我不想耽誤她,主動提分手。

我13歲也發生過車禍,當時堂姐騎車載我去夜市,遇到酒駕對撞,我被撞飛到田裡,腦震盪,堂姊送醫死亡。我以前不愛走路,去哪都騎機車,買飲料走路1、2分鐘的距離也要騎車;但這2次能救回來,我再也不騎車了,就算要走1、2小時,能走就不坐車。

有天早上,我遇到剛回家的鄰居,他們說去附近爬山,上下山共1小時。我隔天跟他們去爬,一開始「掰咖」,很不方便,身體也卡卡的,但越爬越好。我從那天開始愛上爬山,每天爬山當復健,從爬1小時的山,到爬一整天的山,越爬越高、越走越遠。

車禍後每年要去醫院做鑑定,植物人、重度、中度、輕度肢障的殘障手冊我都拿過。第4年我覺得我全都好了,沒回去做鑑定,把殘障手冊的福利讓給別人,那種感覺超好的,連做夢都會笑。出院第6年,我開始上班,現在的朋友都是年紀比較大的山友。3年前,我還登上七星山,1千多公尺耶。

你有看過會爬山的植物人嗎?

林佳生,39歲,基隆,待業中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