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肉媽媽專訪3】想做知性節目反被要求「來賓要穿得像酒店妹」 製作人失望離職

文|陳虹瑾    攝影|蘇立坤    影音|吳偉韶
不只是健身教練,筋肉媽媽同時關心女性身心靈成長鍛鍊與運動科學。

《今晚哪裡有問題》停播後,萬思惟成為另一檔熟女議題節目的製作人。她摩拳擦掌,希望一探知性熟女的思想、情感及人生觀。但當她與電視台男主管開會,男主管卻告訴她:「我今天不管那些女的(來賓)怎樣,我要你(電視)打開就是一排美腿,像在酒店,要給我穿得很辣。」她很掙扎,「腦袋有東西的女生,是不會想要爆奶露腿的,她們會期待自己以專業知性形象(上電視)…。」她不服,卻不曾嗆聲男主管。

熟女節目很快就被收掉了。萬思惟對奮鬥近十多年的產業有些失望,短暫轉職,在一家大型電商做公關。殊不知老闆宴請重要客戶時,公關需要「去陪」-「陪」的意思其實幾乎等於「被灌酒」。「那些老大哥也沒要幹嘛,把女生灌醉他們就很爽。」每當這種場合,女同事們就開始喝牛奶,找解酒偏方,「很可憐欸…為什麼看起來愈像『妹妹』的,被灌得愈凶?為什麼不能擋酒?為什麼一定要去這種場合?但那時候,妳不敢不去…。」她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這種工作環境,離職了。

29歲的萬思惟是電視製作人,當時還沒開始健身。她在臉書寫下,10年來最大的改變不是外在,而是內心逐漸強大。(翻攝筋肉媽媽臉書)

「我後來發現在很多地方,我不是不喜歡那份工作,而是不喜歡他們對女性的歧視,或感到不被尊重。」每當相似戲碼重演,她就開始盤算離職。萬思惟之所以逐漸成為大眾熟知的「筋肉媽媽」,與罹患產後憂鬱症有關。懷孕後期,她發現丈夫外遇;32歲的她發現產後身心逐漸失控,嘗試重回職場,同時開始斜槓人生,接受邀稿,並向擔任健身教練的丈夫請教運動知識。

 

內心變強壯 健身走出憂鬱

「她一開始很沒自信。考證照怕考不過,要我幫她補習,去國外上課,她怕聽不懂,都跟我選一樣的課;到後來她自己出國上課,也選了和我不同的專業。」筋肉爸爸觀察,筋肉媽媽逐漸強悍,並不只在於一身肌肉,而是在於內心的茁壯。「她變得很強,什麼都可以靠自己。」

剛開始訓練時,萬思惟常因缺氧而想吐,有時真的吐了。「手腳不協調,就連叫我右手拍左腳當熱身,都會拍錯腳。」不易流汗的她開始流汗,味道好臭,全身痠痛的隔天,又有股暢快感。開始負重訓練後,幼秀的手指長出厚繭,「其實我蠻愛我的繭,那是努力的象徵,有時繭變少了,我還覺得是不是運動量不夠?」她說近日牽兒子,兒子摸著她的粗掌心,稱這是「手的盔甲」,吵著要做運動,早日在手上生出盔甲。

全新的筋肉不只是皮囊,裡頭裝著新的靈魂,職場危機變成人生轉機,健身門外漢從此投入了體適能產業,筋肉媽媽開始到處考證照、出國進修,在過程中走出憂鬱,自己卻也外遇了。冤家未必歡喜;筋肉夫婦決定離婚,又決定不離婚,就在修補關係稍見成果、事業和婚姻都逐漸穩定時,2019年九月初,37歲的筋肉爸爸無預警中風。筋肉媽媽奔波於健身教室、醫院、孩子的學校,臨危之際到處籌錢,扛起家計,仍然決定照原計畫,參加第一屆全國健身健美錦標賽。她拿下女子比基尼163公分以下組冠軍。

此刻坐在健身工作室內,她談起一年多前,劇變後的某個奇異時刻。彼時老公還躺在醫院,焦頭爛額的她仍堅持每天10點就寢、早起運動,就怕連自己也倒下,「那我兒子就GG(完蛋)了。」

 

為自己而活 直拳反擊酸民

萬思惟指著工作室窗邊一角,提到某日送兒子上學後,陽光自玻璃外照進來,「我就站在那坨陽光裡,感覺熱熱的。突然有種感覺:不能因為這個家庭,就犧牲我想做的事情。我不能把自己變成《今晚哪裡有問題》裡面那些悲淒女性,為了家庭,把自己完全埋沒到別人都看不見我。就算再艱難,我都要有一部分是『只為我自己而活』。」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