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主終局之戰1】網路電視電話全斷了 緬甸政變再次關押翁山蘇姬

特約撰述|劉忠恩
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右)日前遭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左)政變奪權。圖為翁山蘇姬與敏昂萊2015年12月會面,雙方握手致意。

翁山蘇姬再次被關押,緬甸將近10年的民主化進程,在短短一個上午被打回原形。緬甸反政變示威活動沒有大台、無團體主導,從2月6日起,至今不間斷。

一名羅興亞人說:「我們也對軍方政變感到無比憤怒。」一名抗爭者說:「雖然我們對翁山蘇姬很失望,但我們現在也跟其他國人一樣支持她…有問題的是軍方還有他們撰寫的憲法。」抗爭者表示,翁山蘇姬已不再代表緬甸的民主抗爭,如今的示威是公民對抗軍方的戰役,不是翁山蘇姬或全民盟對上軍方-「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為自己而戰。」

2月1日,本是緬甸國會履新的日子,但許多人早晨醒來之後卻發現網路不能用了,電視不能看了,甚至電話也打不出去。緊接著軍方在其電視台上宣布,緬甸進入1年的緊急狀態,上一代人的惡夢重演—緬甸走回軍事獨裁,翁山蘇姬則再次被關押,將近10年的民主化進程,也在一個上午回到原點。

 

民眾不合作運動 軍方斷網射殺學生

緬甸人民並沒有摸摸鼻子就此妥協。政變隔天,全國民眾開始在網路上串聯發起「不合作運動CDM」(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宣誓抵制一切軍方相關的公司,公務員也宣布罷工。當週週末,在沒有個人或團體主導下,全國人民走上街頭和平抗議,從2月6日起,至今不間斷地示威遊行。

政變當天原本在彬烏倫的Marina(26歲,律師助理),在抗議爆發後便趕往緬甸第二大城曼德勒,與家人加入示威。「看著軍方合法化他們的行為,說這是因國家主權受到威脅,然後選舉結果沒有反映民意,我只覺得他媽的有沒有搞錯,看看路上這麼多反抗的民眾!」Marina提高分貝地說。

2月14日,曼德勒大學的畢業生舉著海報,聲援被警方實彈射頭的19歲女學生Mya Thwate Thwate Khaing。

軍方多管齊下,先是封鎖在緬甸被視為網路代名詞的臉書及其服務,爾後甚至直接斷網,切斷緬甸國內與國外的一切聯繫。軍警在抗議現場的態度也隨著時間越趨強硬。

Marina回憶2月9日的遊行現場,她看著站在前排的示威民眾被水炮擊中,水柱的壓力把受害者噴得飛離地面;接著聽到巨響、白煙,下一秒就讓在場的人狂吐,皮膚辛辣無比,之後她才知道那就是催淚彈。

同一天在首都奈比都,軍警對手無寸鐵的民眾更為殘忍,一開始對空發射橡膠子彈、實彈,後來甚至直接朝著19歲女學生Mya Thwate Thwate Khaing的頭部開槍,當天即被判定腦死。往後,軍警更多次動用實彈,在克欽邦首府密支那與第二大城曼德勒向抗議人群掃射,坦克車則是直接開入仰光市區,像是警車一般巡邏。

不僅如此,軍方更強推網路安全法,把手伸進網路世界,審查言論並可直接調閱使用者IP及個人資訊。另外,軍方廢除或改寫原有的法律條文,賦予他們有權到任何人家中隨意搜索以及逮捕。

緬甸華人Eric(左)和Mark(右)鼓勵身邊人士加入CDM行動。(受訪者提供)

 

重演八八年壓制 超過500人遭逮捕

「軍方真的非常歹毒以及狡猾…他們在國家緊急狀態下發布的法律,根本不是法律。」在曼德勒幫忙組織抗議行動的Mark說。24歲的Mark是自由從業者,因這場政變投入CDM的「革命」,「我們已經有所覺悟(可能隨時被抓),只是怕家人難過。」

「在這樣的革命裡,中立或置身事外的人就是站在軍方那邊,助紂為虐!」Mark大聲疾呼。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