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親愛的共犯》選摘 四之三

文|陳雪 繪圖|王聖光

一樁豪門富二代綁票案,竟牽扯了另一樁虐童案,時隔多年的兩個黑夜,怎麼改變了兩個「家」?一個靠夢境解案的女刑警周小詠,如何面對一群在惡夢中找光的同謀?又為什麼刑與罰擺在眼前,她卻仍暗自希望他們無罪?當摯愛雙手染血,你是否願意奮不顧成為共犯?

小詠第一次走進白樓時,一路不自覺地屏著氣,深怕弄壞了什麼東西。那棟巨大的建築,矗立在尋常巷弄裡,感覺並不真實。直到管家帶領他們走進房屋內,在一樓客廳與張家的人交談,她的眼光始終在偷偷檢視著這間屋子,但與其說是檢視,不如說是欣賞吧,她沒見過這樣的樓房,她也沒接觸過張大安夫妻這樣的富豪,住在這個屋子裡是什麼感受呢?挑高寬敞的客廳,名牌沙發像藝術品擺在客廳顯眼處,周小詠坐下時感受到沙發材質的優越與舒適,卻也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怪異感受,還說不上來是什麼,或許跟張鎮東的失蹤也有關。

技術人員安裝監聽器材,各組人員各就各位,如照綁匪所言,應該明天晚上才會來電,今天正好搶時間把張鎮東的各項資料收集齊全。

周小詠從小看著父親為了刑案日夜忙碌,陪伴家人的時間很少,母親因此也多有怨言,但周小詠覺得父親雖然是不稱職的丈夫,卻是個好警察,也是好爸爸,她也崇拜父親,因而嚮往長大自己也要當警察。小時候她常會詢問父親辦案的細節,有時也在報紙上看見新聞裡有寫著父親破獲某重大案件的消息,她總會把報紙剪下來,彷彿那是父親陪伴她的方式。周小詠想著她從警生涯以來還沒有辦過綁架案,她記得父親辦過幾個綁架案,被綁架的都是電玩大亨、股票大戶或是資深議員,綁匪開價動輒上億,整個破案過程緊張刺激,與綁匪談判、監聽、故意延遲談話以爭取判讀發話地點的時間,那些案子大多破案了。相較父親辦過的幾樁大案,贖金都是上億元,張鎮東的贖金算是少的,但周小詠如今自己遭遇到,才體會到大海撈針,要找出一個被綁架的人有多麼困難。

李俊與周小詠待到深夜,待其他同仁到達協助輪班後便先行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到警局,李俊聆聽小組其他人員報告監聽進度,綁匪沒有進一步聯繫,似乎真要等二十四小時才會聯絡。張鎮東十月二十七日的行蹤無人得知,手機通聯紀錄已經調閱出來,二十七日有十幾通電話,以及數十封訊息來往,這些對象都要一一清查。張鎮東本來經營兩家餐廳,七月中與廚師和合夥人鬧翻,月底餐廳歇業,歇業後張鎮東每天依然外出,但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周小詠從張家查扣張鎮東的筆記型電腦,正在清查可能的線索,目前已經查到行事曆的內容,十月二十七日下午有健身房的行程,後來又取消,晚上與朋友飯局,也已取消,二十七日的日期上畫了一個星字號,詢問崔牧芸,崔牧芸也不解其意。

李俊綜合周小詠與其他同仁盤查的線索,張鎮東十月二十七日沒有其他既定行程,調閱他的手機通話紀錄,二十七日晚上十二點後就不再有訊號了,二十八日有短暫恢復通訊,撥出兩通電話,都是給合夥人劉在旭,但劉並沒有接聽。警方調閱通聯紀錄發現他近期與餐廳的合夥對象劉在旭有多次通話,二十七日當天也曾撥打過劉在旭的手機,也有很多訊息來往,二十七日還有另一個號碼張鎮東撥打多次,只是沒有通話,對方也未回撥。周小詠調查那個號碼,發現是一名陳姓女子所有。

誰綁架了張鎮東?是不是因為合夥關係破裂或生意糾紛引發?周小詠進一步盤查,發現張鎮東餐廳歇業前有三張支票跳票,兩個月沒有發給員工薪水,有人還去跟當地議員陳情,引發了一陣風波,那一陣子新聞爆料癮思餐廳的醜聞接二連三,一開始大家都還覺得是商業炒作,畢竟第一家餐廳開幕時,靠的也是新聞操作,他們請來藝人代言,網紅試吃,贈送手機、電腦等高價抽獎獎品,各種噱頭都有。

李俊要周小詠去查癮思餐廳兩家店的員工,欠薪的員工挾怨報復也不無可能。目前種種跡證,偵辦方向暫時設定朝餐廳員工與友人糾紛方向盤查。

李俊與周小詠於三十日下午再度到達張家,對張家家人做進一步訊問。

晚上九點,張大安的手機準時響起,綁匪來電話了。

「贖金準備好了嗎,你開車依照我的語音指示拿到指定地點,十分鐘後出發。」電話那頭是經過變聲器的低沉男子聲音,但因為聲音經過變造,也不排除女性的可能。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