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場面爆破加料 《複身犯》飛車、動作統統來

【借屍還魂找真相2】

文|項貽斐
開場的飛車爆破戲,選在台中高美溼地環港北路拍攝,捕捉風車大道的空曠荒涼景觀。(牽猴子提供)

電影《複身犯》故事來自獲優良電影劇本首獎的洪子詠作品《193路(往月球)》,該片導演蕭力修和監製林秉聿同樣熱愛科幻電影,也欣賞劇本故事裡重要的「意識上傳」創意,但原劇本關於意識人格原生家庭問題的描寫,傾向文藝片,林秉聿和蕭力修討論取得共識之後,決定朝商業靠近。

林秉聿認為,「原故事要做成類型片,最大的調整,就是要放入凶案。使意識上傳的機密計畫,有強而有力的動機。」洪子詠認同林秉聿的想法,在新版故事大綱加進連環兒童失蹤案件,隨後由蕭力修與林秉聿接手改寫劇本。林秉聿每寫一稿,蕭力修就邊看、邊思考如何拍攝,並盡量以觀眾角度提出建議回饋,一來一往,劇本多達5、6稿,逐漸發展為具類型片特色的《複身犯》。

劇本經過3人修改,加入犯罪、懸疑等元素,風格樣貌也跟著變化,林秉聿認為,這是共同創作的結果。「我覺得可以用做Pizza來比喻:子詠把很好的餅皮做出來;導演關心Pizza上的主菜是牛肉、香腸或雞肉;我關心的是調味或添加提味的橄欖,我們都希望觀眾體驗這次的美味。」

導演蕭力修(前)在飛車拍攝現場研究鏡頭取景角度。(牽猴子提供)

由於影片具類型片特色,蕭力修表示,「不管靈異、動作或黑社會電影,類型片都有專門滿足觀眾的『馬戲團段落』,這些段落的設計,要靠編寫與拍攝經驗的累積。」有些橋段看似和主軸無關,但因是類型電影必要的表演秀,所以要保留。《複身犯》裡的爆破、飛車、動作等場面戲,不但是順應劇情發展而出現,也因能給觀眾直觀的娛樂感,所以不能少,並得在劇本階段先想好。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