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速飛車狂飆腎上腺素 幕前玩命、幕後竟像玩VR

【借屍還魂找真相5】

文|項貽斐
影片進棚拍車內戲,演員在車內,車窗外景是素材車拍到的影像投影,得配合實景不停變換調整。(牽猴子提供)

電影《複身犯》結合犯罪、懸疑、科幻等類型元素,為了增添娛樂效果,片中還有爆破、飛車戲。這些爆破、飛車場面雖然緊張熱鬧,但對劇組卻是一大考驗。而且基於安全考量,飛車戲也拆成好幾個步驟,過程更複雜耗時,不過演員則可以安全地在棚內車上專心演出。

監製林秉聿表示,以前台灣飛車戲多半將車子放在行駛中的拖板車上,鏡頭拍攝駕駛座的演員。這次《複身犯》採好萊塢拍攝方式,先拍車手開飛車的外景,另有車頭、車身、車尾配備攝影機的素材車,照原路線再開一次。接著進棚拍車內戲,演員在車內,車窗外景則是素材車拍到的影像投影。

林秉聿說,此種拍攝方法,車拍時間比以往多一倍,投影流明度也要夠亮,還得配合實際窗外景色隨時調整,並晃動車身。雖更複雜,但演員在車裡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可專注演戲,「還有演員覺得很有趣,像玩VR、打電動。」

片中運用許多投影技術,包括楊祐寧等演員的車內戲都在棚內拍攝,可更專注於表演,但因作業更複雜、拍攝時間比以往多一倍。(牽猴子提供)

全片殺青後,後製花1年7個月,光剪接就耗時1年,原計畫赴北京製作特效,也因新冠肺炎疫情,多由台灣團隊負責。該片素材很多,為有效鋪陳故事,由曾入圍金馬獎的剪接師高鳴晟、陳俊宏,分別處理敘事節奏與人物情感。音效部分也下工夫,以聲音帶動人物情緒與環境的轉換。

對導演蕭力修而言,片名《複身犯》中的「複身」,有多層雙關意義,像附身、也是復生。「片中死去的人有機會因實驗重新獲得一次生命,但如何在重生的過程找到自我認同、面對過去,才是關鍵。」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